29小說 > 女生小說 > 侯府嬌寵 > 第574章 他不喜歡我
    從秦府大門一直到皇宮西側宮門,秦云舒的眉一直擰著,沒有片刻舒展。
    至始至終,料錯周無策的心思了?
    其實,對楚琉璃,他沒有男女意圖。倘若這樣,為何接近琉璃,大慈恩寺廟會,夜市,沒有旁人在,兩人相處可謂親密無間。
    周無策到底在想什么?兩國聯姻,嫁給周老國君,意味著什么?
    對妙齡少女而言,完全葬送一輩子。
    齊皇答應,不難理解,國與國之間,以大局為重。
    大局兩字,多少鮮活的生命。
    “大小姐。”
    恭敬的小廝聲響起,秦云舒沒有回應,挑起車簾下去。
    這時候,一陣沉穩腳步聲響起,朝前看去,正是楚連城。
    今日一早,楚連城值崗后,就在西側宮門逡巡。
    那件事,他昨晚就知道了,他也明白,一旦傳出,云舒必來。
    所以,他等著。
    屏退手下,邁步而來,恭敬一聲,“秦大小姐。”
    秦云舒嗯,隨即上前幾步,輕聲道,“此事為真?”
    “無法挽回,不僅齊皇,琉璃自己也應了。”
    態度決定一切,楚琉璃已經點頭,嫁去周國。
    秦云舒雙手一握,聲音略略提高,“什么?她竟應了,她可知……”
    周老國君,年約六十的人,素喜美人,后宮佳麗尤其多,這個臭毛病,即便年紀大了,也不改變。
    “周國使臣怎入齊,國君為何要娶公主,蕭總兵在查。”
    太突然,只是周皇心血來潮,難以信服。
    “我去看看她。”
    貴女沒有傳召,不能入宮,但她明白,既然到了西側宮門,一來就看到楚連城,他必已經安排好了。
    而蕭瑾言,比她更早得知此事,立刻去調查。
    一路上,宮婢太監都被楚連城清理,就連宮門守衛,此刻也不在。
    漸漸的,秦云舒覺的,她離開二十幾天,楚連城的職權不似以往,提高不少。
    “我領你到這,從小道行,這一帶我都清理了。”
    沒有任何閑雜人等,只管放心去。
    秦云舒點頭,離開前道,“謝謝。”
    說罷,轉身踏上小道。
    聽到那兩個字,楚連城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不過秦云舒已經遠走,看不到罷了。
    雙目泛著深沉,呼吸也不禁加重。
    做這些,他心甘情愿,為何要說謝謝?在她心里,兩人終究隔了一道障壁,無法跨越。
    如果換做蕭瑾言呢?
    以前他看不透,可現在,再不明白,他就是傻子。
    比起為她做事,他比不上另一人,就是蕭瑾言,默默付出,一直擋在她身前。
    回想以往,很多疑惑的事,現在茅塞頓開。
    只道一句,原來如此。
    男未婚,女未嫁,金童玉女,前者青云直上,后者世家貴女。
    就連他,都忍不住說一句,絕配。
    嘴邊唯有苦澀,不多時轉身離去。
    此時,秦云舒已經到了公主殿,除了兩個守門侍衛外,毫無他人。
    先前兩人就見過她,此次看到,立即躬身行禮,“秦大……”
    禮未落成,就被她揚手阻住,不一會入了殿。
    這時候,大宮女端著一碗羹湯,看到秦云舒時,步子一頓,“秦大小姐。”
    秦云舒看向緊閉的殿門,沒有立刻推門進去,而是問,“你伺候琉璃,她如何?”
    “這……,公主很平靜,繡娘剛來,替她丈量尺寸。”
    不用多說,她也知道,為做嫁衣。
    “我來拿。”
    輕輕一聲,秦云舒端了托盤,上前幾步一手推門,輕盈進入,最后反手關上。
    一眼就看到坐在紅木椅上的楚琉璃,她正在擺弄一個小物件,走近看去,是一個小泥人。
    這個泥人,秦云舒有點印象,大慈恩寺夜市,專門捏泥人的小販吸引不少人。
    比較獨特,不是一般的泥土,而是紅土,所以她才會斷定,是大慈恩寺附近買的。
    “放這,我等會……”
    說到這,楚琉璃看到秦云舒,不禁愣住,而后才想起什么,有些匆忙的收起泥人。
    “云舒。”
    淡淡兩字,平穩非常,應了大宮女那句話,很平靜。
    托盤放下,秦云舒跟著坐下,直視楚琉璃,“你告訴我,你真要嫁?”
    “嗯,我想好了。總歸要嫁人,我是皇室中人,理應為皇族做些什么。”
    一別二十幾日,這一刻,秦云舒覺的,楚琉璃不一樣了。
    “你可知,你去了周國,面對什么?”
    “云舒。”
    楚琉璃忽的笑了起來,雙眸彎起,“周皇室復雜,皇嗣極多,后宮更兇險。既然答應,我已經做好準備。”
    說著,她揚手覆上秦云舒的手,“不用擔心,那國君快六十了,人到七十古來稀,他活不了多久。”
    看到她這副無所謂漫不經心的樣子,秦云舒眸色豁的深沉。
    “既然鐵了心,還留著泥人做什么?明明喜歡周太子,嫁的卻是他父親!”
    一語中的,戳中楚琉璃的心思,唇抿起。
    “誰說泥人是他送的?普通的而已。”
    話落,徑自拿出袖中藏好的泥人,隨意的丟在地上,而后起身就要抬腳狠狠踩去。
    秦云舒立即拉住她,幾腳下去,泥人就被踩爛,楚琉璃的心會更痛。
    “真的,很普通,沒有任何意義!”
    這時候,楚琉璃不再平靜,情緒激動。
    最終,被秦云舒一把按下。
    抬頭時,眸光涌動,“云舒,這是我的命,他不喜歡我,從頭到尾,都是騙我。”
    說著,她緊緊抓住秦云舒的手臂,“周老國君突然派使臣求親,因為一幅畫。那幅畫,是他身邊的謀臣親自遞給國君,一切都是他的命令。”
    自然是美人圖,畫的就是楚琉璃,國君一見傾心,素有收納美人的習慣,當然不會放過。
    “他用我,換來超過半數兵權,一舉踢了周二皇子。”
    秦云舒的手被狠狠抓住,十分用力,她低頭看著,楚琉璃的唇已被咬成一道道白。
    “兩國相距遙遠,你怎知周皇庭的事?”
    秦云舒迅速抓住重點,若是權臣,能探聽一二,她還能理解,可楚琉璃,何處知曉?
    “周國使臣所說,那日,我就在太和殿屏風后,聽的清清楚楚。”
    在金鑾殿,只說議親,不道緣由。太和殿,屏了眾臣,道明原因。
    她,就在殿中屏風后,致命一擊,將她擊的體無完膚。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