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科幻小說 > 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 > 第五百三十八章:強者的試探
    因此吸血鬼女皇一向循規蹈矩,就算不受族規約束,其實她們也不會對普通男子產生興趣。能入其法眼的,一定是能讓皇族純凈血液繼續下去的人類。吸血鬼女皇挑選下一代繼承者父親的條件亦頗為費解,向來是個迷,她們可能會從吸血鬼中挑選,不過更多時候卻是外族人。只要是合適的人選,哪怕是不同戴天的敵人,她們也會想方設法迷惑他與己交配,誕下下一代。
    除此之外,女皇生出來的后代無一例外都是吸血鬼,而且都是女性,不知與生理相關還是其他原因所致。
    向來對普通男子不屑一顧的茱莉亞,卻忽然出現在蘭蒂斯城,間展現出莫大的熱情,而且醉翁之意不在酒,這令比利很是不安,然而吸血皇朝是西北聯軍中一支強橫的力量,不好得罪,這樣比利也不知如何應付才好。
    也許最好的辦法,就是盡快快溜。
    因此比利干咳兩聲道:“茱莉亞女皇,歡迎來到蘭蒂斯。不過比利還有事要辦,暫時不能奉陪了,如果女皇能在蘭蒂斯城多逗留些時間,那么改天比利定會抽空一盡地主之誼。”
    “是么?”
    茱莉亞在回答的同時,卻沒有識趣的不耽擱對方公事的意思,一對妙目干脆毫不掩飾地直接落到陳霖身上,似乎想看出些什么來。
    茱莉亞有意無意的不識趣讓比利深感無奈,并再次領教到與吸血鬼打交道的麻煩,只好主動道:“茱莉亞女皇,我們先走一步了,告辭!”
    言罷比利邁步離開,并以眼光示意陳霖別理會眼前的女子,因為曙光統帥的風流同樣是出了名的,他敢同時挑戰娶阿卡林水土不容的兩位天驕辛迪婭與亞夜為妻,敢從千軍萬馬中救出凌蒂思,自然也敢與吸血鬼女皇扯上關系。比利生怕陳霖色心一起,什么都不顧,到時壞了大事,那可就麻煩了。
    好得陳霖并非受迷惑,他大感吃不消,有位大美女對自己感興趣是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即使她是吸血鬼。但若果她的目光像是觀察動物園中的猴子那樣,那可就太尷尬了。于是他一言不發地緊跟著比利,往貴賓區內部走去。
    好得茱莉亞并沒尾隨,笑盈盈的道:“比利大人,希望能與你,還有你的朋友能夠盡快再次見面。”
    陳霖一怔,因為他很敏銳地覺察到茱莉亞在說“你的朋友”幾字時,分明加重了語氣。
    貴賓房非常舒適,設置了大量的豪華家居及日常用品,可以在沙發上略作休憩,瀏覽下魔法鏡象新聞,無論是富裕的東南或是貧窮的西北,大城市的魔法鏡象新聞都少不了花邊緋聞。
    行程勞累的話,在寬敞的溫泉浴池里美美地泡上個澡,會讓人疲憊一掃而空。
    如果肚子餓了,只需按下門旁的按鈕,自然會有人將蘭蒂斯城的美酒佳肴鮮果小吃等物奉上,享受豐富的一餐。
    最內里的結界健身房,也是個不錯的消遣場所。
    但等待是件很無聊的事情,尤其是對陳霖這種缺乏耐心的人來說。如果缺少同伴的話,那么就更糟糕了。
    比利已經離開,只留陳霖一人在貴賓房中。所以這里就算再豪華舒適,陳霖也深感無聊。
    在百無聊賴地在客廳廚房臥室浴池健身房等地慢慢轉了第二十三圈之后,門外傳來了大笑聲:“丹尼斯大人,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笑聲爽朗而中氣十足,聽上去應該是位壯碩粗豪的大漢,然而任隨聲至出現在門口的來者卻令人大跌眼鏡。
    一位干枯瘦小得離譜的老頭,比路上所見的礦工還要可憐得多,手腳如干枝,滿是排骨,幾乎找不到一點肌肉,只由一層皺皮包裹著的身軀很讓人懷疑他從小到大是否吃過一次飽飯。才會營養不良到了如此地步。
    剛才地笑聲,怎么都不像是發自這個看上去即將油盡燈枯,行將就木的老家伙之口。不過除了他之外,確實沒有旁人了。
    陳霖幾乎不敢相信,西北人人崇敬的國師,與龍王麥克.賽爾齊名的一代梟雄拜謁羅,竟然是這樣一個老頭。
    根本看不出半點高手的風采,如果說是卡利斯特學院內掃地的下人也許會更容易讓人相信一些。
    而且,這副孱弱的身軀,能包容著西北第一高手的絕強力量么?陳霖很是懷疑。
    不管陳霖相信不相信。說話間拜謁羅已來到近處。
    近看這位西北第一高手更是單薄得觸目驚心,瘦骨嶙峋,一陣風吹來恐怕就要被刮到不知哪里去。
    盡管沙族人的皮膚是黃棕色,但拜謁羅與膚色相差無幾的蠟黃臉色還是非常明顯透露出他地病態來。
    陳霖不得不確認:“拜謁羅國師?”
    “對,久仰大名了,丹尼斯大……,咳,咳”拜謁羅的聲音依然爽朗,然而說到一半卻忽然激烈咳嗽起來,嚇了陳霖一大跳。
    大聲干咳幾下之后。拜謁羅才漸漸平息下來,一臉歉意的對陳霖道:“不好意思,丹尼斯大人,真失禮,這是我的老毛病。對了,很高興見到你。”言罷他伸出手去。
    陳霖伸出手去與他那只鳥爪似的右手握上,算是行了禮,然后他很快發現拜謁羅沒有松手的意思。
    就在陳霖警覺心剛起時,一股霸烈的力量狂涌而至,就像不可抵御的流沙。但拜謁羅的衣角。甚至是手掌上的肌肉甚至都沒動一下。臉上還是保持著輕松地笑意。
    陳霖在吃驚的同時體會到了拜謁羅的強悍,這種霸道絕倫而又突然至極的力量,他只在一個人身上見到過,那就是龍王麥克.賽爾。
    陳霖心知這是拜謁羅的試探,如果他真的擁有神級的力量,要應付自然不在話下。就是狂化前的水平也不成問題。但現在陳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新力量究竟如何。因此拜謁羅的試探就很成問題了。如果倒霉點地話。就是當場掛掉地話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畢竟對方是圣級高手。而且他誤以為自己當真擁有著驚天力量。
    拜謁羅狂霸的沙勁從手臂涌進體內,暢行無阻,尚未摸索清楚新力量應用之道的陳霖在對方的壓制下無法出聲,心中暗暗叫苦,拼命祈禱千萬別合作未成身先死才好。
    拜謁羅亦是十分吃驚,因為他的力量竟然未遇到一點抵抗,哪怕是一點都沒有。就是最低級地武者,他地身體各處都會儲積著靈力才對,這些靈力在匯集至一定密度之前是無法形成護體斗氣地,不過多少能起點抵御外力的作用。
    現在陳霖地體內卻是空空如也,仿佛殼似的,這顯然大大違反了常規。
    陳霖屠城的壯舉是震驚全大陸的,他是西北的貴賓同樣也是極度危險的人物,這樣的人進入境內具備高威脅性,因此有必要摸清他的底細。包括拜謁羅在內的少數幾位得到合作消息的高層,都在密切關注著陳霖。
    行程中不斷得到護送的使者信報,通過種種方法或秘技分析,他們認為這位所謂的神級高手,似乎并沒有著應有的恐怖能力——當然,是指沒有意外的情況下,畢竟大陸上從未誕生過神級高手,誰也不清楚他能否完全隱匿自己的能力。
    盡管沒見過陳霖,不過拜謁羅也贊同使者的報告。
    據說陳霖的力量是在他的寵物死亡后才狂化而生,來得突然,盡管不知道通過什么方式竟然能暴升至如此強大的水平,不過拜謁羅猜測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是具備不穩定性的,否則事后陳霖也不需要落荒而逃了,今天的合作也不會發生。一位神級高手,還需要與別人合作么?
    其次,如果陳霖真的達到了神級高手的水平,那么與他有著深仇大恨的吉斯根本無法幸免,當日的情況,只有他殺別人,沒有別人殺他的道理。
    因此拜謁羅有著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把握相信自己的猜測沒錯,不過他還是欲得知陳霖現今的實力,所以在見面的第一時間便進行了試探。
    許多邪惡的技能諸如黑暗系的“黑暗奉獻”有暴增力量的功效,只是自損同樣嚴重。如果陳霖真的有那種在短暫時間內達到神級的超級邪技,那么他過后必須承受的后果是顯而易見的,不死掉已是僥幸,完全喪失力量也不奇怪。
    如果陳霖真的成為了廢人,小小的力量就能要了他小命。
    然而就在拜謁羅急欲撤回沙勁之時,陳霖體內卻傳來了強大的吸引力。
    與龍王麥克.賽爾一樣,拜謁羅的武學風格是霸道突然,必須具備一往無前之勢,這樣他們在控制的時候難度頗大。盡管圣級強者有著自由收發力量的能力,但在出現干擾的情況下,那么就另當別論了。
    在陳霖體內的怪力牽引下,拜謁羅強盛的沙勁直接沖了進去,往丹田的方向。
    然而他在擔心會擊斃陳霖過后卻駭然發現,自己狂猛無匹的勁力如石沉大海,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且陳霖的怪勁還不甘心,將拜謁羅的掌心緊緊扯住,并如饑似渴地繼續吸取力量。
    “喝!”
    力量源源不斷流失的拜謁羅大驚之下大喝,掌心力量急吐,兩人的手掌才震開。
    雙方各退了一小步,陳霖一臉迷惘地看著自己右掌,拜謁羅的臉色有些難看,并再次干咳了好幾聲。
    如果對方抵御了他的沙勁,那倒沒什么,但他的沙勁竟然好像被對方吸收了!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陸上沒有兩個人的靈力是完全一樣,可以接納他人的,就是相似度極高的孿生兄弟修習同種斗氣也不行。部分高手能借助外力,不過外力在體內停留的時間十分有限,需立刻釋放出去,否則便會與自身力量產生排斥。
    現在吸收了沙勁的陳霖還是像個無事人般,這令拜謁羅不得不再次對他重作評價。
    確實,沒有神級水準,只是同樣難定深淺。
    如克里斯蒂所說,在很早之前他就開始關注陳霖,只是現在都還無法了解他。他的性格,他的想法,他的力量。
    拜謁羅的困窘神態很快消失不見,爽朗的笑聲再次響起:“不知丹尼斯大人想與我們西北合作些什么呢?”
    陳霖縱肩道:“很簡單,在適當的時機,我會幫助你們,成為這片大陸上的主宰!”
    拜謁羅又是咳嗽了兩下,眼中卻閃過寒光:“確切點說,是大人想成為這片大陸的主宰吧。”
    陳霖笑道:“我不否認,但在這之前,我們都有著共同的敵人,所以合作一定會很愉快的,對嗎?”
    拜謁羅瞇上了雙眼,并再次伸出了右手:“呵呵,我代表大西北,正式表示接受!”
    與拜謁羅見面過后的陳霖,接下來的兩天繼續會晤幾位西北最高層的巨頭。
    西北第一強國麥加帝國聯職公會會長弩洛維爾,當然少不了是其中一員。
    與長安聯職公會會長吉斯相同的是,弩洛維爾同樣是一位狡詐得如老狐貍的家伙,能坐在聯職公會會長這個位置上的人,自然都不是善類。
    夜叉族是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民族。他們的身體素質強悍,但卻太過單純了,在處理政務方面自然自然是很不擅長。因此在夜叉占據絕對比例的麥加帝國,站在最高點的弩洛維爾卻非夜叉的一員,他是位精靈。
    只要一提到精靈這個名詞,人們首先想到的恐怕不是他們的魔法天賦,而是俊美的臉龐與苗條修長的身材。
    但弩洛維爾卻很顯然讓人失望了,他是個白白胖胖的中年精靈,光禿禿的腦袋寸草不生,眼睛像綠豆大小,笑的時候瞇成一條縫,肥頭大耳,手腳頗短,與身高的比例失調,使得他看起來有點滑稽,走路之時一搖一擺簡直像個企鵝。
    從外表上看,弩洛維爾無論哪個方面幾乎都沒有一點精靈的特質,如果不是那對標志性的尖長耳朵,恐怕沒人會認同他是大陸最俊美種族的成員。
    陳霖第一眼看到弩洛維爾時首先想到的是馬戲團的小丑,在成就上他是精靈族的驕傲,至于相貌就不敢恭維了。
    當然陳霖不會就此而小覷洛維爾,畢竟麥加帝國的名聲不是蓋的。再說了,他手下同樣有著一個同樣滑稽的胖子,那位助他在商場上戰無不勝地助手哥瓦列夫諾。巫女婷婷的義父。
    與吉斯不同的是,弩洛維爾并非靠經商起家,畢竟能創造非戰職者成為一國之首奇跡的人是千年難得一遇的。
    弩洛維爾地職業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刺客,而且還是影級刺客。
    以他百分之四十五以上脂肪比例地肥胖身體,能成為影級刺客。也算是王者之界可載入史冊地一大奇跡了。
    不過傳言弩洛維爾確實是西北的頂尖高手之一,只是未達圣級。
    王者之界上有個很奇怪地現象。掌握著絕強力量的同時也控制最高政權地圣級強者歷史上寥寥無幾。按道理身為最受尊敬的武道至尊的他們。所占據的比例應該是比較重的才對。
    或許是因為跨入武學至高殿堂的條件之一是需要對武學忠貞不二地專注,而處理國事則是件繁瑣地任務。兩者只能取其一,這樣一個國家地最高統治者。往往不是最強者。就是被譽為海國之神的龍王麥克.賽爾,也不會全方位干預政務,只有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才會插手,否則的話他恐怕也達不到如今地成就。
    但凡涉及政務陰謀,都少不了令人厭倦的勾心斗角。
    陳霖也是政交老手了,不過碰上弩洛維爾還是暗呼厲害。這個胖子的臉上總是帶著憨厚和藹的笑容。就如慈父那么溫暖。但若誰真的被他老實地外表所迷惑而掉以輕心地話。很容易就會落入無處不在地語言陷阱之中。
    再有就是西北聯軍軍方地最高指揮官法蘭西,與弩洛維爾相反,是位沉默寡言的人,和他手中地長劍一樣地冷酷。仿佛已喪失了笑的本能,板著一張臉,好像世界上所有人都欠他錢那樣。只有偶爾說上一兩句,但每句都直刺要點的話才讓別人覺察到他的不凡。
    可以想象,此人在戰場上是會冷靜得如同計算機般分析情勢戰略的。是個可怕的對手。
    再有就是拜謁羅了。無需多介紹。他的名氣比弩洛維爾與法蘭西還要響亮得多。全大陸稍微有點見識的人都不會陌生。
    這種會議參與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知道內幕的人也是越少越好。所以與會者除了陳霖之外就只有三人。不過每位都是跺跺腳就會地震的角色。
    盡管陳霖此行的目的是合作,而且是私地進行,可算是背叛行為了,但他還是得最大限度上保證阿卡林所受的利益損害減少到最低。
    在經歷連續三天的會議之后,合作的具體內容與明細均成為了紙面上的文字,這張紙本身的意義并不大,隨時可能毀約。但事實上里面包含的東西卻讓雙方均能明顯地看出利害關系來,禪明毀約后可能會產生的嚴重后果,從而間接性地起到了約束作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