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女生小說 > 鬼神賣花 > 第三六七章 裝修準備
    雨蘭的父親見第一個孩子是智障,第二個孩子是女兒,沒多久拋妻棄子不見蹤影。
    他們的母親雨姨把兩個孩子拉扯大,總是叫雨蘭要照顧哥哥。哥哥雖然傻,但是人不壞。
    雨姨打三份工,還要做些手工活養家,天天都是雨蘭和傻子在家。
    雨蘭照顧傻子,給他洗沾滿各種東西的衣服,給他處理被別人用石頭砸出的傷口。
    傻子一晃神就不見,雨蘭就得扯著嗓子邊叫邊找,有時候要找幾條街。
    傻子很喜歡雨蘭。他總是喜歡躲起來,等到雨蘭找過來,他就蹦出來,一邊拍手一邊叫雨蘭的名字,把他買的那些最便宜的零食往雨蘭手里塞。
    雨蘭總是把他塞過來的零食丟在地上。
    雨蘭覺得自己是囚犯,被判在傻子身邊無期徒刑,等她可以自己做主的時候,就離開了家,外出打工。
    她自己花很少的錢,其余的錢都寄回家。走了三年,卻都沒有回過一次家,總說打電話麻煩,也很少打。
    那一天,同鄉帶話來,說傻子走了,是永遠的走了。
    雨蘭趕回家,看到瘦得皮包骨的雨姨,看見她就抱著她痛哭。
    雨姨告訴雨蘭,傻子是為了救人死的。
    有個小孩子掉進水庫里,傻子從來沒下過水,卻跳進水庫。不知他是如何把孩子推上了岸,自己卻沉了下去。
    雨姨說,被救孩子的父母不承認傻子救了孩子,就算有人目睹了一切,他們依然叫囂著傻子的死和他們沒有關系。
    雨蘭去找他們理論,她告訴他們她不是想要錢,只是想還她哥哥一個公道。
    那家人嘴里亂罵著把她推了出去。
    雨蘭失魂落魄,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水庫邊,想起傻子的傻笑,想起傻子塞給她的零食。她突然聽到了傻子叫她的聲音,看到了傻子在水庫里撲騰。
    雨蘭縱身跳了進去,想救出傻子,自己卻漸漸沉了下去。
    “我真的看到我哥在水庫里。”雨蘭悠悠地說。
    馬朵朵和柳賢對視一眼,如果是藍山人和小椿在找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女人,那雨蘭看到幻境,也不足為奇。
    馬朵朵問:“你報仇,是想找那家人?”
    雨蘭點頭。
    馬朵朵說:“他們作了孽,自然有地府評定。你哥哥救了他們的孩子,你卻想傷害他的家人。更何況這么多年過去,活著的可能只剩那個孩子了,這不是和你哥哥做的事情背道而馳?”
    雨蘭壓抑著自己,如貓叫一樣的哭聲低低穿來,斷斷續續地說:“我,我就是,覺得,傻子不值。”
    馬朵朵說:“他做了好事,一定會被善待的。”
    其實馬朵朵覺得雨姨才是可憐,兩個孩子都沒了,不知道她怎么熬下去的。
    馬朵朵正在慶幸雨蘭沒提起雨姨,就聽到雨蘭說:“我還想知道,我的媽媽……”
    “嗯嗯,”馬朵朵慌忙點頭,“你去地府問吧。第一殿的秦廣王,心很好,一定會告訴你的。”
    柳賢睨了她一眼。
    雨蘭身上的黑氣淡了許多。
    小梅叫起來。“這算什么?你們根本什么事都沒做,只是勸說了幾句。”
    馬朵朵嘆氣。“冤仇,本來也是你自己的執念。你都死了,一生善惡自有定奪,是你自己扭著不放。你以為是報仇,其實也是徒增惡行。”
    小梅淡淡地笑了一下。“哦,是嗎?”
    她慢慢地踱到門口,看到院子里堆的小山一樣的雜物,回頭對柳賢說:“先干活吧,我去幫你把黃明旺叫來,把這一堆垃圾收走。”說完,化為一道黑煙,迅速飄走了。
    柳賢沒來得拉住她。余下的人怔怔地看著天空中黑煙的尾巴。
    “小梅不把仇家殺了,是不會回來的,”雨蘭輕聲說,“她和我不一樣,她死得晚,她的仇家,可能還活著。”
    柳賢沉聲問:“她的仇家是誰?”
    “不知道,只知道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男人是她前男友。”
    “小梅的名字叫什么?”
    “她從來沒提過,”雨蘭還是搖頭,“除了秋荷,我們都,都不愛提以前的事情。”
    馬朵朵還抱著小梅會回來的希望,只等來屁滾尿流的黃明旺。
    黃明旺頂著大太陽,用迅雷之勢把院中的雜物全部清理干凈,搬上了車,招呼都沒打一個,用比來時還快的速度離開了。
    雨蘭和拔山一起,化為一陣小旋風,把屋里吹了個七起八落。
    馬朵朵的意思是,能被風吹下來的都是垃圾。如果扛得住風,那就還可以用。
    雨蘭去地府前,拜托他們一定要找到小梅,不要讓她變成孤魂野鬼或者惡鬼。
    柳賢對著馬朵朵理清思路。
    “雨蘭說小梅的仇家還活著,我看她的穿著打扮,她死了不超過三十年。她看上去還很小,多半幾率在上學。可能在上高中,或者面嫩點,在上大一。”
    “這還是好查的,可是只能委托蘇樂了。”
    柳賢給蘇樂打電話,拜托他查一查本城,四十到三十年前去世的高中女生和大學女生,把小梅的長相給他描述了一番。“這不是我私人的事情,是個老案子,應該沒有危險。”
    蘇樂爽快地同意了,說查到了給他們電話。
    馬朵朵打量著終于不破敗陰暗的青柳居,很是滿意。“可以開始裝修了。”
    下午的時候,蘇樂回電話過來。“查到一個,很像你說的那個,名字里帶著個梅字,是個高中生,被她同班的一個男生殺害的。”
    他把資料發了過來。
    資料上短短的幾句話,概括了小梅心中的無盡怨恨。
    小梅那個時候上高二,與同班男生李文康因感情糾葛,在學校自行車棚處,被李文康刺殺身亡。
    李文康被逮捕歸案。
    還有另一份資料,李文康在牢中,自殺身亡。
    馬朵朵說:“小梅是不是不知道李文康已經死了?”
    “小梅說她的仇人有一男一女,”柳賢翻到證人證詞,“這上面說,案件發生之前,校園里流傳著小梅的丑聞。我們去問問當時的證人吧,從這個女的開始。”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