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仙傳承系統 > 第473章 埋伏
    “所謂的偽真意,就是從其他人身上得到的真意。”
    心夢魔女解釋道:“這種技術在我們那個時代已經失傳了,你不知道很正常。”
    張云昊驚愕到了極點:“真意也能傳承的?”
    “必須修煉同種功法,同時還要滿足許多苛刻的條件,所以才會失傳。”
    心夢說道:“偽真意沒什么用,不僅威力大幅減弱,還無法突破天人,基本上來說,就是個偽劣假冒產品。”
    張云昊不屑說道:“無法突破天人?難怪會失傳,這東西有個屁用啊。”
    “雖然是假的,但對付沒領悟真意的大宗師有壓倒性的優勢。”
    心夢說道:“魔影宗十二堂主,每個都擁有偽天意,是一代代傳下來的。”
    頓了頓,心夢補充道:“你可別大意,犬堂堂主擁有偽天意,你的七罪刀影響不到他。”
    “無妨。”
    張云昊并不在意,他問道:“魔影宗這一次出動了多少人馬?”
    心夢說道:“犬堂這邊是堂主加上二十多個大宗師,除此之外,蛇堂也出動了,具體人馬我現在還不太清楚。”
    “為了對付我,居然出動了這么多人馬,我還真是榮幸啊。”
    張云昊哼了一聲,道:“盡快查清蛇堂的人馬和位置。”
    “放心,我已經在路上布置了監視之眼,很快就能獲得情報,咦,我看到了。”
    心夢眼里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說道:“蛇堂那邊總共有五十多人,離我們大約一炷香的路程,蛇堂堂主親自出動,對了,這五十多人里有不少都是其他堂的大宗師。”
    “兩個堂主都來了嗎?也就是說,你們有三把天兵?”
    張云昊瞇起眼睛:“還好我找到人幫我扛雷,否則倒是麻煩。”
    心夢嗤笑道:“是八皇子吧?他認識你還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誰讓他想算計我?”
    張云昊哼了一聲,說道:“你有沒有辦法將蛇堂的人引到八皇子那邊去?”
    “我連八皇子在哪都不知道好不好?”
    “我知道,他們此刻正埋伏在一個山谷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獨孤將軍一群人。”
    張云昊說道,他讓小魔在西門無劍身上做了記號,所以,他對八皇子的行蹤了如指掌。
    “既然知道八皇子在哪,那就好辦了。”
    心夢點了點頭,道:“這件事交給我吧,我會把蛇堂的人引到八皇子那邊去。”
    張云昊說道:“行,這件事我全權交給你,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
    “那是當然,老娘我是什么人?”
    心夢十分驕傲,她想了想,問道:“對了,張云昊,八皇子能不能殺?”
    “如果你有本事的話,隨便殺,不過,南宮無畏不能出事。”
    張云昊吩咐道:“另外,不能留下任何與我有關的破綻。”
    心夢笑道:“行,嘿,張云昊,看來你不忠于朝廷啊。”
    “我只忠于我自己。”
    張云昊搖了搖頭,問道:“還有什么要求?”
    心夢不客氣的道:“有,我要其他人的指揮權。”
    張云昊說道:“修羅圣女和張欣聽你指揮,小魔繼續留在犬堂,我還有用。”
    心夢很是失望:“不能指揮小魔嗎?”
    “心夢,適可而止,不要太過分。”
    “切,你不是樂見其成嗎?那家伙天生就是劍,不好好教訓下,它哪會聽話?天魔都這德性。”
    “那我是不是也要好好教訓你一下?”
    “當然是啊,主人,要不要來嘛?”
    “不急,我們慢慢來,心夢,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心甘情愿的臣服于我。”
    “原來你不僅要人家的身體,還要人家的心啊,主人,這可比登天還難。”
    “放心,登天對我來說算不了什么,有朝一日,我會把月亮摘下來送你!”
    “呵呵,主人,我等著那一天!”
    心夢笑的很開心,但眼神卻相當冰冷,想征服老娘?做夢,是老娘要征服你!
    張云昊與心夢的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而已。
    一旁的大師兄被心夢的笑容弄的雙眼癡迷,忍不住問道:“心夢,為何笑的這么開心?”
    “一想到能親手斬殺張云昊,我就高興的不能自制。”
    心夢巧笑嫣然的道,大師兄聞言立刻道:“心夢放心,我一定幫你殺掉張云昊。”
    心夢崇拜的道:“那就拜托大師兄了,你果然是魔影宗里最可靠的男人。”
    大師兄頓時眉開眼笑,連腰桿都直了,這時,一旁的二師兄冷哼道:“心夢小姐,你可不要被一些沒用的家伙給騙了。”
    “你說什么?”
    大師兄聞言大怒:“區區手下敗將,也敢在這亂吠?”
    “哼,當年若不是你用了卑鄙手段,我豈會敗?”
    “不知所謂,勝就是勝,敗就是敗,你若不服,我們再來比過!”
    “怕你不成?”
    大師兄和二師兄越吵越激動,幾乎要打起來,心夢在旁邊看的一臉微笑,她最喜歡男人為她打架了!
    犬堂堂主終于忍不住了,轉身怒喝道:“夠了!”
    “堂主。”
    大師兄和二師兄聞言一驚,急忙低下頭聽堂主的訓斥。
    犬堂堂主罵道:“你們兩個像什么樣子,給我滾到前面去偵查。”
    “是,堂主!”
    大師兄和二師兄不敢廢話,紛紛施展輕功去前面偵查。
    “心夢小姐,是不是太過分了?”
    犬堂堂主面色不善的朝心夢責問道,大師兄和二師兄都是大宗師,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這么失態,毫無疑問,心夢用了真意。
    心夢一臉無辜的問道:“堂主,我做錯了什么嗎?”
    見心夢裝可憐,犬堂堂主面色越發難看,不過,對方是無天魔門的人,他也不好發火。
    想了想,犬堂堂主道:“心夢,你帶人去蛇堂那邊看看。”
    心夢心中一喜,表面上卻裝著不甘愿的模樣:“可是人家想呆在犬堂啊。”
    “這是我的命令,你去吧!”
    犬堂堂主不耐煩的說道,心夢無法拒絕,只能一臉‘無奈’的帶著修羅圣女和張欣離開了隊伍,
    張云昊感應到這一切,不由點頭,這心夢果然是魔女,簡單幾句話,就混入了蛇堂的隊伍,還是犬堂堂主主動要求的。
    “以心夢的能力,八皇子那邊根本不需要我再擔心,有個得力的手下就是好。”
    張云昊很是滿意,他轉頭朝一旁的戰甲將軍道:“薛將軍,這次要麻煩你了。”
    薛將軍就是上一次給張云昊令符的那位將軍,他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道:“都是殺魔門,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你小子倒是膽大,不僅搶了魔門的魔兵,還想埋伏魔門堂主。”
    張云昊笑道:“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我們萬獸門的人,素來能吃!”
    “你們萬獸門的人果然有意思。”
    薛將軍哈哈大笑,旁邊其他的朝廷大宗師也是一臉笑容,他們喜歡豪爽的人!
    這一次,薛將軍足足帶了二十個大宗師來,加上張云昊等人,人數將近三十個,相當可觀。
    薛將軍想到一件事,朝張云昊問道:“小霸王,你的七罪劍呢?我還想耍耍呢?”
    “那把劍變成陣眼了。”
    張云昊偷偷傳音道,薛將軍愕然:“小霸王,你還會陣法?”
    “略懂,略懂。”
    張云昊一臉謙虛,也就是小魔不在這,否則他肯定會猛翻白眼——張云昊這家伙太會使喚人了,簡直就是張扒皮。
    他小魔不僅要在那邊受心夢欺負,還要趕回來布置陣法,這都什么事啊?
    “既然如此,一會看你表現了,我們先藏起來。”
    薛將軍點了點頭,不再多問,帶著二十個大宗師藏到一旁的林子里。
    張云昊等人則假裝在山谷里休息,張云昊見燕菲悶悶不樂,訝然問道:“你這是受什么打擊了?該不會凌峰那個小冰臉在外面偷偷藏了個女人吧?”
    “你才在外面偷偷藏了個女人呢!”
    燕菲惡狠狠的瞪了張云昊一眼,道:“還不是怪你,現在凌峰哥哥不要我了。”
    張云昊早有所料的說道:“這很正常。”
    燕菲愕然:“正常,你什么意思?”
    “凌峰是一個專心于武道的武癡,他心中根本沒有男女之情,以前之所以肯讓你跟在身邊,是因為你在武道上有希望,有前途,像一顆充滿生機的果實。”
    張云昊解釋道:“但現在,你這顆果實腐爛了,凌峰自然不肯再讓你跟在他身邊。”
    燕菲怒道:“腐爛的果實?張云昊,你胡說什么?”
    方小蕓急忙安撫燕菲,同時朝張云昊嗔道:“隊長,不要胡說。”
    “我沒胡說,獅子不與野狗為伍,燕菲,現在的你,連呆在凌峰身邊的資格都沒有。”
    張云昊搖了搖頭,道:“凌峰此人,心中根本沒有絲毫感情,只有武道,所以,你不要指望他顧念什么舊情。”
    “不,不,不會這樣的,凌峰哥哥心中一定有我!”
    燕菲連連搖頭,面色卻蒼白到了極點,因為她知道,張云昊沒有說錯。
    妙雪在一旁不悅的說道:“我說,張云昊,你搞什么鬼,這些話不能等以后再說嗎?現在馬上就要開戰,你這不是動搖軍心嗎?”
    張云昊笑道:“順口就說了,沒事,這更顯得真實。”
    “真實個屁,魔門早知道是陷阱了好不好?”
    妙雪翻了個白眼,道:“行了,從現在開始你閉嘴,你這家伙嘴巴太損,又喜歡作死,再讓你說下去,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眾人紛紛點頭:“有道理,我們深表同意。”
    “行,我不說話。”
    張云昊翻了個白眼,他走到一旁,望著李霸王道:“小虎,你最近好像有點心事啊?”
    “閉嘴!”
    眾人一臉無語,剛剛才說不說話,結果轉眼又跑去惹李霸王,這小霸王還真是讓人無語!
    張云昊翻了個白眼,做了個把嘴巴拉上的動作,不再廢話。
    暫且不提張云昊這邊,八皇子等人正埋伏在數千米外的一個山谷之中。
    這一次,獨孤將軍也來了,他朝八皇子問道:“大人,這一次究竟要對付誰?”
    獨孤將軍之所以會聽從八皇子的命令,并不是因為八皇子的身份,而是因為八皇子手上有兵部的令牌——每一個皇室都有登記,八皇子不敢說自己是皇室中人。
    八皇子笑道:“獨孤將軍,一會便知,總之,是對朝廷有利之事。”
    “既然如此,末將不再多說,一切聽從大人吩咐!”
    獨孤將軍沒有二話,抱拳行禮,帶著手下十多個大宗師在一旁待命——他手下本不止這么點,但上一次損失不小,而且他只帶了大宗師來。
    “哎,如果我們那個時代的兵家有這么聽話就好了。”
    望著獨孤將軍的背影,八皇子感嘆道,西門無劍聞言恨聲罵道:“兵家就是一群叛徒,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朝廷怎會衰弱成這樣?”
    “不說這個,不說這個。”
    八皇子搖了搖頭,并沒有多說什么,西門無劍見狀不再抱怨,詢問道:“殿下,你之前不是說不能找獨孤將軍嗎?”
    “此一時彼一時也。”
    八皇子笑了笑,說道:“張云昊想殺小郭將軍他們,肯定要撇開土著,也就是說,原先的問題不存在了。”
    八皇子補充道:“即使出什么意外,我們大不了讓獨孤將軍他們在這原地待命,畢竟,我們有內應。”
    西門無劍恍然大悟,佩服無比的說道:“原來如此,殿下英明。”
    “張云昊是個妖孽,我們必須全力以赴。”
    八皇子擺了擺手,說道:“無論如何,這一次必須拿下張云昊!”
    西門無劍興奮自信的說道:“他這一次死定了!”
    “這是當然,無劍,你去看看巧巧那邊有沒有消息。”
    “嗯。”
    等西門無劍離去后,北冥鴻說道:“殿下,無畏好像有點懷疑了。”
    八皇子并不在意,搖了搖手,說道:“無妨,他對朝廷忠心耿耿,即使懷疑也不會做什么。”
    北冥鴻遲疑了一下,說道:“殿下,不如把無畏派出去吧?”
    “我信得過無畏。”
    八皇子沒有同意,北冥鴻心中佩服,殿下不僅心胸寬曠,而且體恤下屬——他怕傷了南宮無畏的心。
    這時,八皇子皺了下眉頭,朝北冥鴻道:“不知為什么,我一直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北冥鴻想了想,說道:“可能是因為最近倒霉的事情太多了吧,昨天殿下的金票還被火給燒到了呢。”
    “確實有點倒霉,我現在都有點相信江湖上那個傳言了。”
    八皇子苦笑了下,道:“不說這些,我們做好準備,將張云昊,還有天機樓的人一網打盡!”
    正躊躇滿志的八皇子并沒發現,遠處的一顆大樹上,一條毒蛇正一邊吐著芯子,一邊朝山谷里看。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