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五十章 歸家生事搬入南頭(2)
    “啥不合適?你難不成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家里頭就屬他能過得好些,人常說能者多勞,他總不可能看著兄弟找不見媳婦,爸(da)媽流落街頭,你說對不對。”
    “理是這么個理,可建軍娃在屋里勤勤懇懇,老老實實的,你這平時咱就不想著些,照我心里頭說,你這心偏得太啦。”
    “偏心?我要是偏心,當初還能有他?長這么大難不成是風吹大得……”見著王新生嘀咕自己,徐幻櫻瞬間就不高興了,聲音一下子就高啦。
    “對對對,我說錯話啦,你都是對的……你是屋里的主事人,你說了算,想咋弄咋弄,沒意見……”王新生見著自己婆娘又要尋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索性投降了。
    “事情就這么訂啦,你以后就會知道老婆子這么做的好了……行啦,你好好想想,跟娃們咋說,我過去跟嫂子坐一下,聽說這幾天身體不舒服……”徐幻櫻見事情成啦,下了炕,尋著借口出去啦。
    “能成,你把娃們叫一下……”
    “建國、建軍、建業,朝大窯走,你爸(da)有事情要跟你三個說……”
    徐幻櫻走到半院子,瞅著小窯的位置喊著話,聽見回聲,麻溜地出了門。沒過一分鐘,西邊的門咣當響了一聲,徐幻櫻進了王春生的家,見著嫂子魯秋菊在炕上躺著,上前噓寒問暖,關切地陪著說話。這會子她心里頭著實敞亮,知道自己屋里面上演著啥故事,絲毫不操心。
    王建國、王建軍、王建業三人聽見徐幻櫻喊話,沒敢含糊,急急忙忙地出了小窯,朝著大窯走了進去。揭門簾進去,見著王新生一個人坐在炕棱畔,心里面覺得有些奇怪,上了炕父子四個人圍著桌子,怔怔地坐著。
    “爸(da),咋啦些,你喊我弟兄三個有啥事里嗎?”王建國見著王新生半天沒有吭氣,手里頭的旱煙快滅了,心里頭著急,沒忍住問著。
    王新生慢悠悠地放下煙袋,喝了口水,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看著對面的三個娃,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喚了好一陣才回應:“喊你們三個過來有件事情爸(da)要說一下,原來不是計劃給老大把樁子拾掇一下,讓他們先搬出去……這幾天我跟你媽尋思著把建軍外也收拾了……”
    “能成,收拾就一塊收拾,反正都要叫人干活里,索性就是一經啦……”王建國點頭了,表示雙手贊成,臉上緊張得表情才緩和下來,“爸(da),你這半天都不吭氣,還以為有啥大事里,心都懸到嗓子眼啦……”
    “隨便,你跟我媽看著辦就成……”王建軍淡淡地回話。
    “爸(da),這種事情我更沒有意見,拉我來干啥哩?”王建業一聽是這事,覺得跟自己關系不大,心里頭多少有些不滿意。
    “著啥急里,我這不是還沒有說完哩。事情是這個樣子,爸(da)今年在南苑上甕窯干了多半年了,一分錢都沒有發,想要給建業置辦樁子也沒有這能力啦。可建業還在后頭跟著,娃又沒有個正經手藝,說個媳婦要是連個住處都沒有恐怕不好說,思來想去只能把這老樁子給空出來,這么一來我跟你媽住哪里就成問題啦。建國外樁子收拾了一個窯,瞅過來瞅過去只能去建軍外樁子了,說起來我這心里頭都過意不去。”王新生一聽這話就上火,壓著心里頭的不滿說著話,他其實不愿意到老二建軍外樁子,可執拗不過自己老婆子,算是挨著頭皮往前沖。
    話一落點,王建國、王建業都不說話了,倒是王建軍接話了,“爸(da),住過去就住過去,這哪里還要說哩,一家人搞得這么正兒八經。我總不可能看著建業尋不下媳婦,也不可能逼著我哥沒地方住……我那有地方,住過去就是了,把老樁子收拾收拾該給建業說媳婦了……”
    “哎,對,對,爸(da)知道你不會說啥,只是我跟你媽這心里頭……”
    “對啦,再不要說外些話啦……”王建軍話不多,他心里頭都明白,這擔子自己不抗下,難為的只有兩老人。
    “就是的,爸(da),我二哥都說了,你跟我媽不要有啥負擔。你跟我媽想住到阿噠都成,住到老樁子也能行,媳婦慢慢找總會有得……”見著老二發話了,自己不念叨兩句可不成,接話說著。
    “就是的,爸(da),都是我沒有本事……”王建國不好說啥,自己現在啥都沒有穩定,說得再多恐怕實現不了,低著頭。
    “對啦,對啦……這事情你知道就成啦……過幾天,我跟你媽就尋人收拾了……”
    “嗯。”
    “那行,沒有其他事情了,老大、老三,你兩個先回去,我跟老二還有話要說。”王新生心里頭始終有些不美氣,該說的話念叨到位了,催促著娃們離開。
    “好。”
    “咋啦,爸(da),你叫我留下準備說啥哩?要是還要說剛外事情就不用啦,你啥話都不要說我心里頭明白,這么多年屋里面不一樣過來啦。”王建軍見著自己爸(da)從剛才開始就不高興,知道啥原因,卻不想提。
    “不提,不提……我要說啥,你心里頭都明白……爸實在沒辦法,你媽又是外樣子人,你千萬不要往心里頭去……”王新生支支吾吾地,有些話著實不好說出來。
    “嗯,我知道,我媽心里頭還是有我哩,要不然不會跑前跑后給我說媒,過去的事情我早忘啦……要是沒有其他事,我就回去睡啦,明早上還要早早起來哩。”
    “能成,去吧……”
    王建軍下了炕,剛走出窯門就碰到徐幻櫻,兩個人打了個招呼就散開了。進了大窯門,徐幻櫻心里頭挺高興得,看著坐在炕頭上的王新生問著:“娃娃們都知道啦,啥態度呀?”
    “知道啦,同意啦,這下子你安心啦,該睡覺了。”王新生淡淡地回應著。
    “好,好,睡吧……”
    沒過幾天,王新生喊了村里頭的包工包料的,張羅著收拾樁子,沒幾天南頭兩院子都收拾好了。中間稍微緩了幾天,趁著天熱,窯早早就干了。隨后,一家子人又忙活著搬家具,熱熱鬧鬧地挪到南頭新樁子去了。住在新窯里頭,躺在那水泥磚炕上,徐幻櫻的心里頭舒暢得很,干起啥活來都順手的很,心里頭的小九九終究成真啦。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