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五十四章 武家問責幻櫻出鬼(2)
    一聽徐幻櫻說得著話,楊三嫂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面嘀咕著這婆娘真是人精,半拉著臉半笑著說:“奧,你這媽當得還是地道,老大、老三都有自己的難處,難不成你老二建軍就無所不能,就該挨這錘呀。哎,幻櫻,建軍娃給你屋里沒少掙錢,瞧瞧你這一天天給娃想過啥,尋個媳婦半路上還要耍個馬舞。”
    “哪里得話?不能夠,肯定是有人胡說哩。”
    “我索性就給你把話說明白了,前兩天我從長安回來,街上碰見了蘭萍他爸(da),人家老漢講道理,沒有尋你直接給我說了,你說你做得這是啥事情。婚訂了歸訂了,說不順暢退婚的事情多得里,人家老漢說得很有道理,你這完全就是欺負人。你兩個要是不想點辦法,把這事情處理了,估摸著這婚想結不是那么順利得,要是說不下我就不當這沒人啦。”
    “別,別,別……千萬不要這般說……這事情是我沒有考慮到位,放心我肯定會把事情處理好得……再說了到時候給建軍娃張羅結婚的事情,住到這里邊方便些,不愿意讓我們住到這,我跟新生搬回去老樁子就成啦……為了這么個事情,斷了這樁婚事太不值當了……”徐幻櫻說著軟話,想先拉著楊三嫂站到自己這一邊。
    “能成,這事情你好好處理,不要叫我難做……”
    “放心吧,肯定不叫你難做……”
    “事情說完了,你這南頭遠了很多,我就不耽擱回去啦。”楊三嫂忙忙張張,朝著窯門外頭走了。倒里說,人在村中間住慣了,猛然間到這四安子都是溝的地方多少有些害怕,腳步邁得很快,麻溜地朝著自家屋的方向去了。
    見著楊三嫂回去了,徐幻櫻這才想起建軍回來不吭聲,估摸肯定是蘭萍家人說啥哩。送人回來,她直接去了西邊窯,看見建軍在炕上躺著,喊著:“建軍,你到器休得是蘭萍爸(da)媽給你說啥啦?得是人家嫌棄我跟你爸(da)住到新樁子來啦。”
    “咦,媽,剛才是三嫂嬸子來了嗎?咋啦,她給你來說著事情嗎?是的,上頭我爸(da)提念了這事情,叫我回來給你說一聲……這不是我還沒有想好該咋樣子給你說。”王建軍聽著生,坐了起來,看著徐幻櫻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緩緩地說著話。
    “嗯,三嫂剛才來說了……我跟你爸(da)搬過來這也不是沒有辦法了嗎?哎,不成想著武家人一點點理都不講,我在我兒子家住有啥不行的……”徐幻櫻坐在炕棱畔,嘆著氣,整個人表現得跟楊三嫂面前完全不一樣,跟自己兒子抱怨起來,“你說,這人還沒有進咋王家的門就這么多事情,往后真要進了咱門還有我跟你爸(da)的活路不,難怪你大妗子說抓娃娃沒用,沒用……”
    “對啦些,人家屋里頭也沒有說啥,再說了之前咱也沒有給人家說這事情……”王建軍左右為難,自己說啥好像都不對,念叨到一半就把打岔了。
    “看看,我養活一個個有啥用,娶了媳婦忘了娘,心里還瞅著你是弟兄三個里面最有出息的那一個,我跟你爸(da)住到這邊來不會受氣,這媳婦還沒有進門,你這心就被拐到一邊去了……哎,能成,嫌我跟你爸(da)礙眼了,我兩個人搬回老樁子去……”徐幻櫻心里頭就想著讓建軍娃心里頭知道自己為難,裝模做樣地數落著自己的苦,嚎啕著要東要西。
    “我也沒有說啥……”王建軍見著自己媽這要死要活的樣子,多少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些啥好,索性沉默下來。
    王新生在東窯聽見西窯里頭有動靜,心里頭明得跟鏡子一樣,隱隱約約知道自己婆娘是啥樣子,心里頭著實無奈。他沒在炕上躺,穿著鞋過來西窯,瞅了一眼喊著話:“幻櫻,你歇會,跟建軍娃說啥哩,有事情咋解決事情,難為的娃外是弄啥哩,趕緊往過走。”
    徐幻櫻沒有招識王新生,用眼睛瞪了他一眼,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那模樣簡直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對啦,有啥事咱過去說,叫建軍娃早早歇下。”王新生見著老婆子半天沒有動靜,索性朝前走了幾步,拉著徐幻櫻硬拖了過去。
    “你這是弄啥事哩?建軍娃把你咋啦些,你非要處處給娃為難呀?當初是你叫人給人家說有一院子樁子,又是你說要搬過來住,你給我考慮了啥事情?啥啥都沒有?老二上輩子是欠你的嗎?你這老婆子心里頭沒有一點點數,得是見著建軍聽話、不懟你,你這才處處難為娃。”王新生心里頭這口氣壓抑了很長時間,平日里頭不愿意跟自家婆娘對著干,可建軍娃是個什么樣的人他清楚,不知道為啥就不得幻櫻的喜歡。事情明明是他兩個老人做得不對,這節骨眼上還要想辦法尋娃的不是,就像火山終有爆發的一天。
    “王新生,你,你,你……咋啦,我自己生下的娃都不敢說兩句啦,他咋啦,才認識幾天,還沒有結婚里,心都朝著外人去啦……你是不是覺得我給你生了五個娃,現在娃娃們都長大了,不需要我了,這是要趕我走嗎?能成,能成……叫我騰地方對不對……走,走,明一大早咋就去西故民政局把手續給辦了……”徐幻櫻見著王新生發怪了,素來不吃這一套,自家老漢啥樣子早已經被拿捏的死死的,明白自己的氣勢必須要蓋過去,大聲吼著。
    “辦手續?你一天除了辦手續再會弄啥,走走走,辦就辦……”王新生正在氣頭上,這次第著實惹怒他了,見著徐幻櫻又使出這一招,索性接招看看啥情況。
    話音剛落點點,徐幻櫻直接坐到地上,拍著自己的雙腿,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著,用手指著王新生:“王新生,你不夠人,真得不叫人活啦,你個沒良心的……辦手續,明早就辦,誰不去誰是王八驢日的……”
    王新生聽著那話,心里頭挺煩的,跟幻櫻糾纏下去沒啥好的,索性鞋一脫,被子一拉,倒床上蒙頭睡覺去了。這個點徐幻櫻在地上嗚呼喊叫得,哪里睡得著,不過唯一肯定自己婆娘不會再繼續折騰了,這一陣子過去就安寧下去了。
    東窯里頭的聲音,王建軍多少能聽見,往昔這情況爸(da)都能搞定,更何況自己又能說些啥話,說不定更讓自家媽有發揮的余地,索性沒有動彈。不過,自己娶媳婦,武養貴說得話在他的腦海里頭不斷地回想,不愿意讓蘭萍受委屈他能理解,可一邊是自己的父母,一邊是要娶的媳婦,左右為難,遲遲沒有睡著。不知道啥時候東窯沒了聲,他才不知不覺地跟著睡了……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