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五十五章 鳴冤大戲兒來截胡(1)
    第二天一大清早起來,王新生跟徐幻櫻兩口子誰都不招識誰,瞅鼻子瞪眼睛,來來回回各忙各的事情。
    鍋里頭沒有熱乎的饃,王新生從饃盆里面拿了兩個椽椽,急急忙忙地裝在布袋里,慢悠悠地順著南頭大路朝著南苑上甕窯去啦,心里頭尋思著趕緊離開這叫人煩躁的地方。出了門,他一路上尋思著老婆子說得話,這回頭不會真得要離婚,惴惴不安,索性到了窯上一干活便沒有了這些閑心思。
    見著王新生走啦,徐幻櫻這才坐到炕頭上停了下來,讓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老漢這一次竟然來了個硬核(hu),要是自己先服了軟那以后還有自己落腳的地沒。早晨起來憋著氣沒有做飯,冰鍋冷灶,老二王建軍瞅著自己媽這翻情景,亦沒有折騰,直接上窯上去啦。屋里人一個一個都走了,父子兩個沒有一個來問候的,徐幻櫻覺得這口氣不能咽下去,準備去村里尋王春生去。
    雖說王春生是王新生的哥(guo),可從小拉扯兄弟長大,就連自己都是他瞅著尋下的媳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自己的大阿家(a  jia),出了這檔子事情怎么說也要找個說法去。洗了把臉,換了身干凈的衣服,徐幻櫻鎖了門就朝村里頭去啦。老樁子就建業一個人住,見門上上了個鎖子她就沒進去,直勾勾地進了王春生的家。
    一進門,徐幻櫻見魯秋菊在院子里頭收拾豆子,她慢悠悠地朝里頭走,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整個人跟霜打得茄子一樣蔫巴蔫巴的,久久沒有吭聲,默默地站在魯秋菊的后面。
    “哎吆,我的媽呀?幻櫻,你啥時候來的,咋不吭聲呀。”魯秋菊把豆子撥拉好,剛準備起身,眼睛的余光發現有個人影在自己身后面,直愣愣地朝前跑了兩步,定身一看是徐幻櫻,可沒差點把心臟病嚇出來。定下神來,她看著徐幻櫻,見著不對勁,才問著話。
    “嫂子,我剛到,見著你收拾豆子,沒想打攪。這不是搬過去有一陣子,倒老想以前我們住在一起的日子,過來看看你跟我哥(guo)。”徐幻櫻倒是鎮定,淡淡地說著話,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陰沉得很。
    “坐木,咋啦?看你這得是有事里,看起來不高興,有啥難處啦?”魯秋菊素來老實疙瘩,見著徐幻櫻這上自家門來了,一臉的委屈相,估摸著多半遇到事情啦,不由地問著。
    “沒有啥事,就是過來看看你跟我哥(guo),哥(guo)不在屋里嗎?娃娃們也不見啦。”徐幻櫻依舊沒有正面回應,倒是問起王春生跟娃娃的事情。
    “奧,你哥到地里去啦,這幾個被拉著去啦,又沒有啥活,我就沒去。瞧瞧你這娃,你哥(guo)不在屋,你就不敢給我說呀,得是跟新生又為啥吵架啦。”魯秋菊獨個尋思了半天,想不出幻櫻這副模樣究竟是為了啥,試探著問話。
    “沒有吵架……我這不是害怕我在不來以后就沒有機會來啦,我跟新生要離婚啦,日子沒法過下去了。哎,嫂子,我在屋里頭沒有一點點活頭啦。”忽然之間,徐幻櫻哭了起來,那叫一個傷心欲絕,呼哧呼哧地說著話。
    “對啦些,瞧瞧這委屈的樣子,還說跟新生沒吵架……離婚這話就遠啦,你外屋里頭哪個人敢不聽你說話,沒你活路的話嫂子我不信……幻櫻,你說說究竟是咋回事來……”魯秋菊一聽著話,心里頭清楚估摸著肯定是啥事情沒有順幻櫻的心理,要不然也不會這般生氣,追問著。
    徐幻櫻緩了好長時間,添油加醋地把昨天的事情絮叨了一邊,眼淚汪汪的,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這會子,拉著魯秋菊的手念叨著:“嫂子,我現在是屋里頭的罪人,沒有活路了,趕明個我把手續一辦,就再也來不成啦。”
    “辦啥手續?胡說啥哩些?兩口子過日子好好說話,咋能動不動就提這事情,打住,別說啦……看你這樣子,咋,還準備走里。”魯秋菊聽了徐幻櫻改良版的故事,那心里頭波動著些許不滿,著實認可自己的妯娌,安慰著說話,“你就呆到我這邊,等新生回來了,叫你哥(guo)說他……”
    “走,是的,我準備走里,東西都收拾好啦,來這王家的時候沒帶多東西,走得時候也沒有啥需要整理的,幾件衣裳罷了……好歹我還有個娘家,回去好壞有個住的地方,再也不用著這窩囊子氣……”徐幻櫻長長地嘆著氣,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嘀咕著。
    “打住,打住,屁股后面還有幾個娃里,咋你不管啦。哎,你來這邊了,惠蕓人呢?”念叨到這,魯秋菊才想起了王惠蕓,著急嘛慌地問著。
    “沒在屋,前幾天去惠梅家去了。娃娃們已經都長大了,有我沒我都一個樣,我操不起這心呀……”
    “說得啥話,你自己聽聽,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你真那么狠心呀……”
    正說著話,忽然間門框框狠狠地晃蕩了幾下子,手里頭又沒在干活,這會子魯秋菊注意到有人進來啦,見著來人,她的眼睛瞪得跟豆子一般大,使勁地搖晃著徐幻櫻的腿:“幻櫻,幻櫻,你看誰來啦?快看,快看……”
    “誰來啦?我現在沒有外心思……”徐幻櫻懶懶地回應著,以為魯秋菊故意這么喊她,沒有轉身。
    “大媽……”王建業進來了,屁股后面跟了個女娃娃,個子挺高的,遠遠地看著魯秋菊喊著話,“我聽見我媽在你這邊里,是不是。”
    “建業來啦,趕緊進來。對,對,你媽在里,剛來一會……”魯秋菊站起來笑著回應,朝前走了幾步,故意跟徐幻櫻打著腔。
    “媽,你在我大媽這邊,咋不說話里些……”王建業快步走上前來,眼瞅著朝徐幻櫻呆的地方走了過來,嬉皮笑臉的。
    “再不叫我,咋啦些,尋我弄啥哩……”徐幻櫻心里頭還裝著氣,見著老三來了,裝腔說著話。
    “哎吆吆,你這是咋啦些,屋里誰又把你沒頂端呀……”王建業一見自家媽這樣子,笑著說話,“媽,我帶個朋友到咱屋,咋回去拾掇做飯呀。”
    徐幻櫻剛想要再懟回去,聽見建業說的著話,心里頭咯噔一下,哪里來的朋友,下意識地轉身看著。目光掃了一下,發現不遠處有個姑娘,人看起來還不錯,八九不離十猜到啥情況,遲疑了好一陣。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