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五十七章 春生和事佬掃陰霾(1)
    日頭出,日頭落,一天時間過去了,晚上王新生從南苑上甕窯回來。一天沒有吃上熱飯,這會子見著湯面在鍋里頭自己拿碗盛了些,靠著墻圍子蹲著呼嚕呼嚕地吃了起來,一口氣吃了兩大碗,徐幻櫻出來進去依然沒有招識,忙活著自己手里頭的活。
    剛剛放下碗,王新生準備到炕上趟一下,聽見院子里頭有說話的聲音,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著像自己的哥(guo)王春生,正想探個頭看看,沒有瞅準就被眼前的身影擋住啦。
    “哥(guo),你來啦,里頭坐吧。”徐幻櫻收拾窯門口,見著王春生來啦,上前熱情地打著招呼。其實,她心里頭挺明白的,肯定是魯秋菊把白天的事情給王春生念叨了,神仙掐著時間點等兄弟回來,上門肯定要說道一翻。
    進了窯,王新生立馬坐了起來,朝著門口看去,喊著話:“哥(guo),這點啦你咋過來了,有啥事叫娃娃給我說,我到屋里就成,你這跑啥哩跑。趕緊過來坐,腿在這兩天還疼嗎?”
    “不啦,惠英給買的膏藥貼了好很多,你這搬到南頭有陣子了,我過來看看一切都還好嗎?”王春生剛坐下,沒有挑明自己的來意,淡淡地跟自家兄弟聊著天。其實,早晨聽魯秋菊說道的時候,他心里頭早已經有桿秤了,徐幻櫻是什么樣得人再清楚不過,可這節骨眼上他只能說自己的兄弟,倒里說一家親。
    面子上的活徐幻櫻坐做精(),面面上跟王新生不合,這王春生來了倒水遞茶,哥(guo)叫得那叫勤快。瞅著沒有自己啥事情了,尋思著坐到西窯建軍娃那邊,好讓兄弟兩個有說話得空間,不過想要王春生好好說道說道王新生,怎么也要讓自己心里頭得那口氣消了。
    “哥(guo),你慢慢做,建軍娃衣服破了,我過去給補補。”徐幻櫻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去西窯了。
    “去吧。”
    “媽,我聽見我伯(bei)的聲音,得是在東窯跟我爸(da)說話里。”王建軍正在炕上躺著,見著窯門開了,自家媽進來了,打著招呼。
    “你睡你的,我在這邊坐坐,你伯(bei)跟你爸(da)說話里。建軍,不是媽說你哩,瞧瞧我生了三個兒子,你哥建國娶媳婦沒叫我操過心,自家張羅;早晨你見建業領回來外女子,兩人正處對象里,看形勢也不叫我操心,三兄弟里頭就數你這婚事折騰的時間長,蘭萍家里頭竟然不愿意叫我住到新樁子來,想到這我這心口一陣一陣地疼。我成天給這屋里大小事情操心,可到頭來換來你爸(da)你句啥話,日子是沒辦法過了,你一個個以后就自己照顧好各自。”徐幻櫻坐在炕棱畔,不由地念叨起來,心里頭挺不暢快得。
    “誰說的?媽,你跟我爸(da)念叨日子過不成都這么些年了,咋還不改改,沒看自己都多大歲數的人啦。你不跟我爸(da)過啦,你要去阿噠,回窯窖喝呀。”王建軍緩了一陣,慢悠悠地接著話,看著徐幻櫻嘀咕著。
    “對,回窯窖喝,你以為我沒有去處嗎?你舅你妗子還能不要我?”徐幻櫻繼續執嗆著。
    “一天兩天能成,我舅我妗子年齡大了,生活也不好過,你回去了能成嗎?嫁出去的女子潑出去的水,你不經常這么說我惠梅姐,不要再說些沒用的,你跟我爸(da)住新樁子就住吧,人家蘭萍他爸(da)也沒有說啥絕情的話,只是心里頭氣不順。”王建軍細細道來,安慰著說話,淡淡地笑著。
    “成成成,你現在心都跑到外武家去啦,看你娶了媳婦不忘了娘才怪。人人都說養兒防老,我養了你們弟兄三個,沒有一個叫我不操心的。”徐幻櫻說著說著,不由地笑了。其實,她心里頭何嘗不知道建軍娃剛才說得外些事情,自己出門幾十年了,要想再回娘家那不是做夢,不過又來慪氣過嘴癮罷了。
    白天在甕窯上下了苦,說著說著,建軍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時不時打起呼嚕來。這會子,徐幻櫻坐在炕棱畔,見著老二睡著了,知道娃辛苦,多少有些歉意。她心里頭明白,自己這么多年著實對老二的關心少,或許是覺得娃懂事就少了那份心,可娃娃終究小,很多事情還是要讓老人來出面。說來也神奇,瞬間心里頭敞亮起來,琢磨著該咋樣回復武家人。
    聽見王春生從東窯出來的聲音,徐幻櫻給建軍蓋了被子才出了西窯,打著招呼送人出去。回到東窯,她依然沒有吭聲,裝著生氣的模樣,上了炕直接蓋被子睡覺。
    “咋啦些,你這氣還要生到啥時候,還跑到村里頭給嫂子跟哥(guo)說我欺負你。老婆子,你摸摸良心是我欺負你了嗎?哥(guo)已經說了我一通了,我心里頭知道你不容易,可咋日子還是要好好過得,風風雨雨幾十年啦,為了閑事傷和氣那又是何必呢?你說我說得對不對,橫豎都是為了建軍娃的婚事,商商量量地來就成啦。楊三嫂還等著我們給話里,你這腦子轉速高有沒有啥好辦法呢?”王新生被王春生念叨了一陣,他知道硬碰硬的成不了啥事,總歸都是兩口子何必搞得這么難看,學著說軟話。
    這會子算是有了臺階下,徐幻櫻亦沒有再拽,緩緩地坐了起來,看著王新生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著:“其實外事情我也不對,估摸著建軍娃踏實,又有手藝,在我心里頭他不用操心,而建國、建業沒有個正經事我注意的就多了些,武家的人我們還是要回話的,總不能因著這就不結婚吧。再說了,我們現在想搬回老樁子也不成啦,建業早上帶了個女子回來,看形勢也要快結婚啦,至于咋樣子回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會給楊三嫂回應的,其他的你就當作不知道。”
    “啥?建業領了個女子到咋屋里來啦?啥情況?哪里得娃?”一聽這話,王新生眼睛瞪得跟豆子一般,詫異地問著話。
    “潘家的,叫潘麗麗,好像是咋外楊家坡坡上去不遠。人家第一次來,我沒敢問那么多,不過**不離十。”徐幻櫻饒有興趣地念叨著。
    “得是,感情好,建軍結了就給建業辦事,咋兩口子的任務算是完成啦。”
    “對,早早完成任務,早早享福。可這抱孫子的事情就不知道能不能稱心如意,仙鳳這一胎看著像男娃,不過不生下來都不知道是男是女。”
    “隨緣吧,生娃這事情誰能說上來,走著看著吧。”
    “睡吧,明你還要去窯上里,我明就回了楊三嫂,順道去楊三漢家一趟,叫金玲給捎話。”
    “好,家里頭的事情你拿住,我要是沒把你對付好,以后這槽子都給拉了,外就日塌了。”
    關了燈,漸漸地東窯靜了下來,王新生跟徐幻櫻兩口子置了一天的氣,臨了把話說開整個人都輕松了,呼呼地就睡著了。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