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六十六章 背后陰謀此起彼伏(2)
    “大哥,你坐哩,我給你倒些茶水。”武玉玲這才想著給人家倒水喝,樂呵呵地招呼。
    “不用倒,玉玲。”梁仲國立即阻止了,“剛才從屋里過來,肚子喝的飽飽的。”
    瞅著這人進屋都半天了,而且兄弟仲啟沒在,按道理要來看娃人應該是輕松的,可眼前這個人看起來心事重重。武玉玲素來大浪慣,可金玲觀察人一看一個準,試探著說話:“哎吆,大姐,你看他大伯(bei)看娃來,似乎不簡單呀,想要跟你說些啥,估計看我在這里,不好意思說里。”
    “阿?想要說啥哩?大哥(guo),你得是還有其他事情要說嗎?難不成是學校的事情?”玉玲這才感覺有點不對勁,詫異地看著一旁的梁仲國問著話,“有啥事說哩?我妹子在這又不是外人,你說木。”
    “沒,沒,沒……倒也不是啥大事,等我好些了咋再說吧……”梁仲國有點吃驚,不曾想自己這般不會掩飾,心里頭有些虛。
    “大哥(guo),沒啥,你說吧?”
    “就是的,有啥事,你給個痛快些,看你這人叫我姐著急的,給人留個懸念又是弄啥事情哩?”武金玲遂即在一旁裝腔作勢說著話。
    “哎,能成,我有幾句話想問問曉軍娃……”
    “你問哩木,還以為有啥打事情,就是問幾句話罷了。”玉玲還以為啥嚴重的事情叫梁仲國張不開嘴,這一聽倒笑出了聲。
    “大伯(bei),你要問啥哩些?”曉軍娃接話了,追問。
    “曉軍,你前天下午是不是跟劉紅陽去曹老師辦公室了,你弄啥去啦?”梁仲國臉沉沉的,怔怔地問著話。
    “嗯,我跟劉紅陽去曹老師辦公室了,說是去拿運動服,不過我去的時候曹老師不再辦公室我兩個就走了。咋啦?”梁曉軍聽見這問題心里頭不安寧起來,不知道接下來是啥情況。
    “你后來再去過沒有呢?”梁仲國繼續追問著。
    “去過呀,本來是跟劉紅陽一起去的,他說要去趟茅房叫我先過去看曹老師在不在,然后我就先過去了,門開著里頭門人我就出來了。我在門口等了半天劉紅陽都沒見他來,所以我就回去教室去了,劉紅陽不再我就自己寫作業了。”曉軍回憶著那天的情形,念叨著說話。
    “大哥(guo),你問這事情是弄啥哩?娃可咋啦些?”念叨了半晌,還沒個重點出來,聽得一旁的玉玲跟金玲姊妹兩個著急的,插話問著。
    “哎,索性我跟你說白了,前天人家曹老師丟了一百塊錢,這不是調查來調查去就瞅見曉軍跟劉紅陽去過人家辦公室,后來還有人看見曉軍一個去了,這不是懷疑娃拿了人家的錢,找到我跟前去了。湊巧運動會娃出了這檔子事情,不是給耽擱了,你想想一百塊對于老實來說還要好幾個月哩,能不重視嗎?”梁仲國搖著頭多少有些無奈,干脆坦白了。
    “啥,錢丟了,懷疑是曉軍拿去了。不可能,我自己的娃自己清楚,我這屋里頭沒錢歸沒錢,絕對不敢外偷雞摸狗的事情。”武玉玲瞬間就上火來了,嘴巴子跟打了機關槍一樣嘟嘟嘟地說個不停。
    “就是的,他大伯(bei)咱自己的娃是傻樣子,難道你不清楚嗎?平時曉軍娃連別人給的東西都不要,更別提偷東西了。”金玲接著插話說著。
    “咱哇啥樣子我肯定心里頭有數里,可這不是人家有鼻子有眼的說這事情哩,還能咋樣子。你不知道學校里頭都說,肯定是娃干了偷雞摸狗的事情,要不然運動會也不會出了這檔子事情,說是報應。嘴在別人身上長著哩,咱能有啥辦法,你說對不對。我這不是回來趕緊問問娃啥情況,等娃好了去學校調查這事情最好有個心里準備。”梁仲國多少有些無奈,倒里說曉軍是自家娃,娃有個啥事自己臉上也沒有光,這兩天為了這個事情也是遭罪。
    “大伯(bei)、媽、二姨,我沒有拿曹老師的錢,我只是去看拿衣服的,連進連出麻利地很。”梁曉軍心里頭擰巴起來,倔頭倔腦地喊著話。
    “對,對,對……曉軍你不要激動,媽相信我娃……眼睛還憂傷,好好休息……”見著自己兒子生氣的模樣,玉玲安慰著說話。
    “曉軍,姨也相信我娃,咱屋的人就干不出外事情……”金玲在一旁安慰著說話,手給娃順著氣。
    “知道了,大哥(guo),這事情讓你為難了,不過咱娃絕對干不出這種事情。”玉玲壓著心里頭的那團火,一臉嚴肅地跟梁仲國念叨著,“要是誰親眼看見是我娃拿得外錢,我就算是砸鍋賣鐵壞給他二百元,只要他覺得對得起外良心。”
    “別,別,別……事情查清楚了再說……是這,我不再這耽擱了,好好跟娃說說,倒里說娃還病著哩……”梁仲國呆著也不知道該說些啥話,不過他打心里頭沒有方向,畢竟在他得眼睛里覺得仲啟屋里窮,沒有那百分之百的信任。與其留在這聽些氣話,倒不如回去喝點茶,剛出門的時候剛跑了一壺好茶。
    “嗯,知道啦,大哥(guo),我送送你……”見著梁仲國要出門,玉玲跟著送了出去。
    兩家人后門口挨著哩,見著人進門里頭了,武玉玲關了后門進了窯,心里頭也是唏噓。剛到要門口就聽見金玲安慰著曉軍娃:“外是那個瞎(ha)慫胡造謠,誣陷我娃,叫姨知道了,看不把他送公安局法辦。咱沒干過的事情,走到哪里都不怕,知道不。”
    “嗯,知道姨,我沒干過,我不怕。”曉軍硬氣地說著話。
    “曉軍,你想吃啥,媽給咱張羅做飯……”武玉玲不知道該咋樣子安慰娃,索性換著辦法轉移話題。
    “對,你想吃啥,叫你媽給我娃做……”金玲也幫腔說著話。
    “菜面。”
    “能成,菜面就菜面……”
    遂即,武玉玲做飯去了,金玲念著屋里頭還有事情就沒有留下吃飯,陪著曉軍娃再聊了一會天就回去啦。雖說咱身正不怕影子斜,別人背后胡念叨一通總是有些不美氣,玉玲盡量不提這個事,說說笑笑地聊著別的事,曉軍娃倒也明理,慢慢地不再糾結這事了,歡歡樂樂地鬧騰起來。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