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九十三章 頭胎流產緣分太淺(1)
    分開吃就分開吃,日子一長,慢慢地都習慣了,徐幻櫻依然不待見兒媳婦蘭萍,連帶著大女子王惠梅來娘家都被教唆著不太跟蘭萍說話,看起來帶理不帶理的樣子,總算日子安寧下來了。
    王惠梅在這王新生的五個娃里面還算念書念得多得,聽著自己媽絮叨編排二弟妹的事,愣是忍不住恨不得牙癢癢地都想跑到西窯出拳頭,冷不丁地還要狠懟自家兄弟王建軍。不過女子來娘家最好不要多事,說多了惹人嫌,安安生生地呆幾天就回去了。
    不知道這幾天為啥,蘭萍早上就是起不來,渾身困得一點勁都沒有,半晌半晌沒有掃門前,東窯的徐幻櫻又嘟囔了。她嘴巴里面沒有一句能入耳朵的話,對著雞籠里的小雞崽喊著話:“太陽都曬到屁股上了,你咋還沒臉的睡著,小心把你上午飯耽擱了。花錢買你回來是下蛋的,你還真把自己當姥爺了,窩到外雞窩里頭不出來,小心胳膊腿憋出麻噠來。”
    徐幻櫻這人說話本來就巔彎,借著雞冷慫地編排蘭萍,聽話聽音里,蘭萍推開門就見著婆婆在喊叫,她沒有吭聲,自己該干啥就干啥。人到半院子象征性地問候了一聲,婆婆沒有答應,也就懶得再說話了。見著院子都掃了,她就張羅著做早飯了,西窯里頭啥都比較隨意,心情倒好著唱起歌。眼瞅著飯好了,自己靠在沙發上糊里糊涂地睡了過去,直到王建軍從甕窯上回來把她叫醒。
    “蘭萍,你咋睡到這里呀。”建軍剛剛進門,見著自家媳婦靠著沙發睡著了,身上啥都沒蓋,搖晃著胳膊,催促著說話。
    “啊?你都回來了,呼嚕一下子給睡了過去,最近困得很,懶毛病犯了……”武蘭萍猛地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笑著說話,“你趕緊先洗洗,我給咱端飯去。”
    “困了就好好歇著,吃了飯接著睡。”王建軍笑了,淡淡地回著話。
    “吃了飯就不睡了,我要到西頭姐家去,大姐昨個說叫我看看去,這一陣子二姐身體不美氣。”蘭萍忙回絕,絮叨著。
    “能成,你自己安排,反正屋里頭沒有啥事。”
    沒一會功夫,蘭萍把飯菜端了過來,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吃著,簡簡單單地家常飯,邊吃邊聊著實愜意。吃了飯,建軍在炕上歇會,蘭萍收拾了鍋就去西頭二姐金玲家去了。姐夫楊書理在院子里面的涼椅上躺著,蘭萍打了聲招呼就進了大窯,二姐金玲正在炕上躺著,整個人看起來蔫巴蔫巴得。瞅著自己的三妹子蘭萍來了,坐了起來,招呼著。
    “姐,你起弄啥來了,躺著躺著,我聽聽大姐說了趕緊過來看看你,感覺還好嗎?”武蘭萍連忙念叨著,叫自家姐躺下,順勢坐到炕邊邊去了。
    “來,來,來,你也趕緊躺下……”武金玲朝里頭挪了一大截子,用手拍著席子喊著話。
    “哎,姐你這咋都三個月了都見紅,得是累著了。”武蘭萍躺了下來,給兩娃蓋了蓋肚子,轉身問著二姐金玲。
    “一天天跟個阿球一樣,忙得把日子都忘了,前幾天沒深沒淺的整修院子這不是出了這茬事,還好人家一聲給打了一陣叫休息著。好了現在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屋里頭跟個狼岔一樣,換個幾天就好了。”金玲淡淡地笑著,驚恐地絮叨心里話,“我看了這娃生出來不是個欠,硬撒頭,有夠折騰的。”
    “哈哈哈……不管是啥,娃跟你的身體沒問題就對啦。天氣人了,能少折騰就少折騰,實在忙不過來就帶著娃們到上頭屋去,好歹屋里頭還有老人照看。我看村里三漢叔、巧花嬸子都很少過來吧,整天在門墩上抱著書明家的娃。”蘭萍見著二姐受難過,不免嘮叨了幾句。
    “管他去,從外老樁子搬出來人家老兩口有意見哩,這不是有好幾個月不過來了,上一次在你屋外見了回來的時候都沒有咋說話。你哥現在都不去鐵廠了,他在屋里頭照看沒事的,搞著把地理的果園收拾收拾。”金玲見蘭萍提念自己的公婆,搖著頭,可謂一言難盡,不過大小下苦慣了倒也不覺得啥,緩緩地回應。
    “那就好,我一天天說著要過來轉轉,最近困得要命,愣是提不起精神,感覺跟中了邪一樣,靠哪都能睡著。”躺在炕上,蘭萍看著跟二姐聊天,可眼睛就是不爭氣上下打著架,哈欠連連,她使勁的搖著頭,無奈地牢騷幾句。
    “困啦?那就睡吧,給你枕頭、毛巾被睡吧。哎吆,我的媽呀,你這說睡就睡還真不是個欠呀。”金玲遞著枕頭、毛巾被,笑著說話。
    “我歇會,不行啦。”武蘭萍接過東西,整修好,一股腦就睡了過去,愣是讓一旁的二姐吃了一驚。
    剛開始,金玲想著會不會娃在屋里頭收了啥委屈,晚上休息不好,不過看著這起色倒也不像,更何況這一段時間也沒有聽說王家有啥事情。忽然間看著腳對頭的大女子,猛然間想到自己當初懷老大的時候渾身沒勁,提不起精神,這老三妹子不會是有了,娃沒經過不太懂呀,這會子看著蘭萍睡了過去,也沒有叫醒。估摸著一個多鐘頭都過去了,武蘭萍才迷迷糊糊地起來了,腳頭的兩個碎慫都在地上成妖了,看著下了炕的二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坐了起來說話。
    “姐,你瞧瞧我這真是懶蟲上身,簡直要命了,走哪都能睡著,困呀,所以才不敢出門。”武蘭萍下了炕,洗了一把臉,坐到沙發上,咕噥地說話。
    “彩莉、浩奇,你兩個到外頭尋你爸去……”金玲聽著這話,催促著兩個碎慫尋陰涼處的楊書理,她想跟蘭萍問些事情,顯得神秘兮兮的。
    “咋啦,姐,還把兩碎慫給趕出去了……”蘭萍笑了,淡淡地問著。
    “你這瓜女子,姐問你個事?”
    “咋啦?你說木。”蘭萍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要問啥事情,神神叨叨的。
    “你外身上都按時來著木?”金玲坐到沙發上,小聲地問著。
    “身上?哎,姐你不問我都沒在意,叫我算算日子……”一聽這話,武蘭萍心里頭咯噔了一下,她明白自己二姐問話的意思,倒也正兒八經地算起日子來。
    “趕緊算算,我記得當初姐懷彩莉的時候,渾身沒勁,動彈都不想動彈。”金玲找補著說話。
    “上一個月13號,我天都超了有半個多月了,以前也有過這現象,沒有多想。”蘭萍搬指頭算著,順口說著話,眼神之中迷糊的要命。
    “不著急,去買個測試紙測測,有動靜了趕緊到西故作個檢查,瞧瞧這迷糊樣子。我看你這情況,估計八九不離十。”武金玲笑著說話。
    “得是有了,知道了姐,那我不耽擱了,到潘家買一個去。”
    武蘭萍一聽這話,沒再呆,撒腿就朝潘家去了,買了東西就趕緊回家,急急忙忙地喝了些水,憋了一泡尿,取了些拿出測試紙沾了些,忐忑的等著結果。第一次弄這事,她小心翼翼地看著說明書,一步一步地操作等待,看到兩個杠杠對上的時候,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懷上娃了,眼瞅著要當媽了,頓時覺得高興得很。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