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〇七章 胎夢送福老三有孕(1)
    過年就是圖個熱鬧,你到他屋,他到你屋,東西提過來提過去,最后一伙子全部送到西故,短短幾天年就完事了,長天掉日頭,好好干活了。去年地都分了,各干各的強的多,不再一塊攪和沒有多余說話的機會,建軍去甕窯上干活,蘭萍在屋里頭干地理活,井井有條的,日子過得滋潤。
    平時沒事了,隔三岔五地到西頭二姐家轉轉,搭把手做做飯,或者照看照看剛生下來的老三文奇。慢慢地南頭樁子入住的人多了,東西鄰家都有了,多半都是新媳婦,你來我往熟悉起來經常會來回坐坐。
    按道理,安安分分地做自己的事情跟東窯的公婆搭不上邊,可這婆婆徐幻櫻要給你找事那可不能把你閑著了,沒有幾天功夫唾沫星子傳的滿院子飛。看著人家新媳婦手里頭抱著娃,徐幻櫻也不嫌棄事大,站到門口扯著嗓子喊話:“養個雞都能下蛋,你說這人造了孽就要遭報應,一年多了連個瓷娃都抱不上,跟外公雞有啥區別,成天就知道瞎喊叫,閑的慌。”
    蘭萍出來了進去了,話說得啥意思自然明白,不想惹事情壓根就沒有理會。不提這事情還好,一提這事情就恨的牙癢癢,要不是婆婆徐幻櫻成精,自己的娃還好好的,心里頭終歸不舒服。回到窯里頭坐在沙發上捉摸著這事情,倒也心賊起來,搬指頭算著日子,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自己這日子又超的有數數了,一種莫名地預感涌上心頭,難怪最近老做小蛇夢。
    原本想著去潘家村景民家先看看,正巧今是西故會,反正要去買菜,索性直接去西故衛生所看看。路不太好,蘭萍沒敢騎車子,走著去的,到衛生所的時候人不多,坐診的婦科大夫叫黨秋霞。填了張單子,大夫問了她一些事情,隨后就帶著做了些檢查,不偏不倚正巧五周多了,聽到那胎心的時候,武蘭萍的心里面高興地要命,慶幸著。
    懷孕不足三個月,要注意的事項比較多,大夫黨秋霞在西故這一片都是有名氣的,接生了不少娃,叮囑了蘭萍很多東西,給開了一些對胎兒好的補藥叫回去按時吃著。從衛生所出來,蘭萍心里頭高興得要命,想著早上婆婆說得外難聽的話,恨不得走到她面前炫耀一翻,轉眼惦念著去年的事情立馬沒有這個想法了,簡簡單單地買了一點菜,割了點肉,就朝村里走回去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武蘭萍剁肉拌餡,和面包餃子,一氣呵成,瞅著時間點下鍋煮餃子。老久沒有變飯了,建軍要等到晚上才能回來,原來都是跟著一起吃飯,這不是肚子里有了娃吃飯那絕對不能胡搞,就自己先吃了。剛剛從后窯出來,聽見院子里面有停車子的聲,聞聲兒來是自己的大姐武玉玲。
    “大姐,你在阿達來,趕緊洗手吃飯,我從會上回來割了點肉包餃子吃呢。”武蘭萍聽聲音知道自己大姐來了,趕忙招呼著。
    “我從上頭屋下來,媽捎了些東西給你二姐,我這從西頭過來。”武玉玲在門后面的臉盆洗了把手,坐到窗門底下的沙發上,緩緩地說著話,“順路就到你這邊坐坐,昨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夢,跟長蟲打了一夜的交道,夢著你叫外大蟲給纏住啦。”
    “哈哈哈……姐,你這夢做對啦,就是給我做下的夢。”武蘭萍一聽這話,笑著回應,順手把手里頭的餃子端給大姐。
    “啥?”武玉玲半天摸不著頭腦,老三說這夢就是給她做的,遲疑地問著。
    “先吃著飯,邊吃我邊給你說……叫我到后面再舀一碗飯去。”武蘭萍不成想這好消息第一個告訴的人是大姐,甜甜得笑著,順勢朝窯后面給自己鈴舀飯去。
    “我吃了,你給建軍做得還有嗎?”武玉玲端著飯碗,不好意思地問著話。
    “你吃你的,好我姐哩,說得啥話。多著哩,我給你說,剛才我去外西故衛生所做了個檢查,有了,人家大夫說有五周多了……”武蘭萍緩緩地坐到隔壁的沙發上,一邊吃著飯,一邊笑著說話。
    “啥?有了?一個多月了?好事,好事,難怪你說外夢給你做得……怪不得你這高興得還變飯了,這頓飯香……”武玉玲一聽這話,臉上馬上有了神色,笑得咯咯咯的,連忙叮囑著:“這一次可窯當心,不要再逞能了,不要著氣,知道嗎?”
    “嗯,知道了,姐。今早上起來,我外東窯的婆婆還稱著給我說話,跟她著氣可不早都氣死了……再不行,我就到器休呆著去……”武蘭萍倒神奇,聽大姐這般一說,滑溜溜地回應。
    “能成,能成,你二姐這估計也快去器休呆了,到時候姊妹一伙伙有夠熱鬧的。對了,這頭三個月你可要當心了,再不能吃重活了,牽頭外一次你可要長記性哩。”
    “嗯,知道,會主意的。姐,曉軍娃木匠學的咋樣子啦?我村里有好多人叫人做木活,都是請的袁家我外姐夫,娃跟著該要干了不少活了。”姊妹一伙子坐到一塊都是閑扯,蘭萍說著說著就扯到自己大外甥的身上,絮叨著問話。
    “快啦,快啦……準備叫娃學的扎實些,多學個一兩年沒有啥問題。再說了,老二峰軍、芳賢兩個不好好念書,也不花外冤枉錢了,都給找活出去給人當學徒,能管的了自己。”
    “峰軍弄啥去了?芳賢娃弄啥哩?”蘭萍一聽追問著,“先前沒見你說,這才發生的事嗎?”
    “對,就這一兩天的事,老大是木匠,老二就讓學哥泥水匠,老三女娃娃跟著人家學做飯去,餓不著。”
    “美著里,念外書也沒啥個大用處,叫娃好好學上一門手藝,不至于餓肚子。”蘭萍點著頭,看著大姐碗里的飯吃完了,麻溜地站起來說,“姐,碗給我再給你弄一碗。”
    “弄不了一碗,來上七八個就成了,我一會再喝些面湯就成啦。”玉玲到自己妹子家沒有啥拘束的,沒吃夠再來一碗就再來一碗。
    “成,我給把面湯晾到碗里頭。”蘭萍迎合著,端了兩個碗出來。
    剛準備坐下來說話,忽然間院子里面傳來婆婆徐幻櫻鬼哭狼嚎地喊叫聲,她正在院子里面數落自己的老漢王新生,怪的怕怕,著實把人嚇了一大跳。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