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〇八章 胎夢送福老三有孕(2)
    外面吵得鬧哄哄,蘭萍跟自己大姐在窯里頭該吃飯吃飯,該諞閑傳諞閑傳,平日里玉玲都是聽妹子說徐幻櫻的厲害,倒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外婆娘的嘴臉,心里面一陣一陣地驚恐,不由地念叨著。
    “哎吆,你外婆婆沒看出,眉眼怪得很,收拾你公公一抓一個準,咱這姊妹一伙伙咋碰見的老人都不是個東西。以前覺得大姐我的命不好,你二姐的老人也變成外眉眼,你這還沒幾天就翻臉不認人,真不敢想老四能找到個什么樣的人家,想想都覺得爸媽頭大。”
    “老四如萍外沒事,誰敢欺負咱老四,老四定會讓人吃不了兜著走,不用操心。上一次去器休,聽媽說有人來說媒了,估摸著也快了。”蘭萍倒沒有大姐這般悲觀,自己的四妹子的脾性絕對不是那種受人欺負的命,笑著跟回應。
    “哎呀呀,你把咱老四想的太厲害了,在咱屋稱王稱霸,出了門給人家當媳婦她還能外樣子,倒里說不一樣啦。你這不是也結了婚,瞧瞧個中滋味能一樣嗎?”玉玲聽老三說話就覺得娃還小,不免念叨了兩句。
    “是的,尤其是人這臉說翻就翻,跟我外婆婆有一筆。”蘭萍點著頭,思量了一會,“姐,我看我還是過兩天到器休呆一段日子,在這屋里頭害怕不由地控制不住生氣了,這不是頭三個月重要嗎?”
    “能成,不想去器休,到姐外邊也成。”
    “不拉,你一天還要干活,哪有功夫陪我,我到上頭屋,反正媽現在要管大侄子,人多熱鬧。”蘭萍搖著頭,撅著嘴說話。
    “長不大,長不大……你自己樂意就成……哎吆,瞧瞧這一碗飯吃成涼水了,都四點多了,不呆了我要趕緊過去,人家到屋里還牛來,你姐夫不再屋。”武玉玲看著自己的妹子嘻嘻哈哈的樣子笑著,一不留神瞅到桌子上的表,瞬間著急起來了。
    “沒事,還早著呢,騎車子過去十來分鐘就到屋里,姐你不要著急,路上慢些。”蘭萍一聽大姐說有事哩,擔心路上玉玲太心急,耳朵不好再有點事就不好了,趕忙叮囑著。
    “你呆著,不用出來了,我騎車子就走了。”
    蘭萍沒有站在窯門口,看著大家玉玲騎車子出去了,回來收拾碗筷,瞅著時間點燒水,準備給自己老漢建軍下餃子。左等右等,都過了點也不見人回來,心里面不由地慌慌起來,平日里都是走溝路,不好的想法在腦子一閃而過害怕起來,她在窯里面走來走去,索性到了八點鐘建軍回來了,啥事都沒有。
    王建軍一進門看著自家媳婦坐著,茶幾上沒有擺碗筷,不由地問著:“媳婦,你還沒有吃飯嗎?一直在等我嗎?”
    “咱啦些,今咱回來這么遲呢?路上遇到啥事情啦?”蘭萍見著人回來了,心里面放松了,趕忙問著。
    “今早走的時候不是給你說了回來晚點,要裝窯嗎?你沒有聽到嗎?”一聽這話,王建軍滿臉蒙圈,眼睛瞪得黑光黑光的,詫異地問著話。
    “你說了嗎?我咋沒印象。”蘭萍搖著頭,壓根沒有這段記憶。
    “算啦,估計那會子你在收拾鍋,沒聽見。趕緊吃法,都這點了,還餓著呢?”王建軍笑了,催促著媳婦。
    “哈哈哈……我已經吃了,這不是等著給你下飯,今可是好飯……猜猜……”
    “餃子?”
    “對,就是餃子,而且是肉餃子。”
    “哎吆,有啥好事了,你這還變飯哩,平時不是最不喜歡包餃子嗎?”王建軍見事餃子,看著媳婦滿臉喜慶的樣子,試探地問著話。
    “你猜?”
    “哎呀呀,我怕怕了,媳婦,你今這個咋啦,啥都叫我猜,不玩了行不行,你直接給我說了算了。瞧瞧,我這肚子還咕嚕咕嚕的響哩,能賞口飯吃不。”媳婦成天在屋里,要說有啥喜事還真說不上來,立馬換個方式求饒。
    “行,行,行,給你下飯,煮餃子,趕緊洗洗去。”蘭萍沒有為難那,老漢想不到外地方正常,自己糊里糊涂地不也才知道,索性賣個關子,先去煮飯。
    見著媳婦蘭萍到后窯下餃子去了,建軍在前面舀水洗洗,洗完剛坐到沙發上沒一會功夫,熱騰騰的餃子就來了。蘭萍端著飯就是不給王建軍,繼續賣著關系:“你想吃餃子嗎?你覺得餃子好吃嗎?”
    “媳婦,你這唱哪出戲,肚子餓的前心貼后背,能不想吃嗎?餃子還是肉餡能不想吃嗎?再說是媳婦給包的,那更想吃了,聞者味更香。”王建軍看起來老老實實的,哄起媳婦來倒還是一套一套的,想著這下子該有飯吃了。
    聽著這話,武蘭萍笑了,繼續裝著樣子,依然沒有端給王建軍,眼睛盯著死死地看著:“既然你覺得好吃,要不要吃得更香一些呢?”
    這話說出來,王建軍著實不知道該說些啥話了,媳婦看起來有些不對勁,難不成腦子有問你了,他下意識地拿手貼著蘭萍得額頭,嘟囔著:“媳婦,你還好嗎?沒有發燒呀。”
    “呸,呸,呸……誰發燒呀……”
    “媳婦,你饒了我吧,有啥事情你說就事了,我腦子笨。”王建軍餓的不行行了,裝可憐跟蘭萍說話。
    “算了,你這腦子笨,我看你都猜不到的。老漢,你要當爸爸了。”武蘭萍見自家老漢猜不出來,索性把飯遞給他,淺淺地說著話。
    “啥?我要當爸啦!真得嗎,媳婦?”王建軍一聽著話,餃子碗都放到桌子上了,拉著媳婦蘭萍的手,詫異地問著。
    “是的,你要當爸了,進去西故衛生所做得檢查,一個多月了。”蘭萍緩緩地說著話。
    “好,好,好……這個消息著實好吃,餃子好吃地怕怕……難怪媳婦給我賣關子了,瞧瞧我這笨的……”王建軍高興得很,喊叫著。
    “小聲些,東窯老人知道了,我害怕你媽……”蘭萍見建軍聲大,馬上制止著,“你忘了去年那事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你以后就不要干重活了,稍微吃力的都叫我干……”建軍瞬間聲音變小了,“那成,咱先不告訴老人。”
    “人家大夫說了頭三個月很終要,今你媽還在院子里頭跟我稱著說話,下午又跟公公吵得熱火朝天……我看了,實在不行,我到上頭屋呆一段時間,你回來就要自己做飯啦……”蘭萍不由地跟建軍嘮叨起來。
    “能成,咋樣子都成,你受累了,媳婦,吃個餃子。”王建軍傻傻地笑著,端著碗,拿著筷子,挑了個餃子給媳婦喂。
    “得了,你自己吃吧,都餓這么長時間了,再說我都吃了,現在不餓。”
    “行,我吃了,媳婦,以后我給咱好好掙錢,你自己在屋里頭照看好自個哈。”王建軍邊吃邊說話。
    “知道啦。”
    兩口子一驚一乍的,有說有笑的,睡覺的時候都快十點了。東窯的徐幻櫻跟自家老漢王新生打氣憋,這點上睡不著,隱隱約約聽見西窯老二跟媳婦有說有笑,不知道有啥好事,心里面不知道咒罵了多少次兒媳婦是個狐貍精,不知道啥時候才入眠。
    夜越來越深了,西窯黑燈瞎火,建軍兩口子早已經入夢了,夢里面都在笑。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