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〇九章 婆婆挑事娃惜乎乎(1)
    陜西這地方邪乎得很,怕怕處有鬼里,說啥來啥,怕啥來啥,你還把外沒有個球辦法。
    武蘭萍懷上娃,這一次格外的當心,不管東窯的公婆有啥動靜,她都不爭不搶不念傳,安安寧寧的在西窯忙活,實在沒有啥意思了就去器休呆幾天。頭三個月很重要,沒過三個月都不敢給東窯的老人們說,索性安安寧寧地悄悄地養著。眼瞅著三個月了,建軍跟媳婦商量著還是給東窯的老人打聲招呼,不管咋樣子都是一家人,這點上蘭萍沒有推辭應承了,怔怔地坐在西窯的沙發上等著公婆的反應。
    徐幻櫻正在后頭窯里面忙著燒水做飯,王新生從溝里面放羊才回來,剛洗了把手這會子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聽見腳步聲,看見地上有個黑影,他轉過頭來看著門口,見是老二建軍倒沒有吭氣,繼續巴拉手里面的卷煙。
    “爸(da),你才回來,我看外幾條養喂的肥得很,要留下來當奶羊還是賣肉羊呀?”王建軍見王新生沒說話,怔怔地走了進去,坐到四方桌子另一邊的椅子上,拉話說著。
    “外羊跟你沒關系,奶羊還是肉羊過段時間再說吧,咋啦,這過來又有啥事了。”王新生依然沒有停下手里頭的活,對老二建軍絲毫不客氣,句句話都要把人懟到腳腳窩,“不干甕窯,養幾條羊還是能成的,我沒外本事就吃得差些罷了。”
    “你說得外都是啥話,跟你兒子爭啥氣哩……”王建軍心里頭清白,自己爸(da)去年燒了一甕爛窯,沒掙下錢,還賠本了,這不心里頭還窩這一肚子火,倒也理解,緩緩地接著話。
    “可不是嗎?你媳婦吃香的喝辣的,你媽跟我吃啥哩,說分家你還真不管我兩個了,你個沒良心的……你媽說得對,外蘭萍娶的的瞎瞎的……”王新生還不得勁,繼續念叨著。
    “老漢,你今才說了一句人話,早跟你說老二把心壞了,咋樣……多虧我當初有眼力勁,給咱把這窯爭取下,要不然連個住的窩都沒有的……”聽見前窯父子兩個說話,徐幻櫻著急忙活地把東西一收拾就跑前來了,插話就說。
    “對啦,在不要說了……”王新生見婆娘徐幻櫻來了,他知道這把火不敢再燒旺了,連忙擋住不叫說。
    “哎,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人家在西窯吃肉喝湯,門前的人來了你吃她吃,沒見招識咱兩個誰……”徐幻櫻順勢坐在炕棱畔上嘀咕著,轉念一想見老二過來了,想著都是武蘭萍又讓說啥來了,臉拉得長長地喊著:“建軍,你過來弄啥來了,得是你媳婦又讓過來傳話來了。”
    “對呀,建軍,你過來弄啥來了。”王新生跟在屁股后面又問著。
    “好事,好事,爸(da)媽,有喜事了。”王建軍自然開心,他覺得家里面要添人了,不管先前有啥問題都過去了,換個節點重新開始也是好得,笑著回話。
    “喜事?啥喜事?哪里來的喜事?”一聽這話,徐幻櫻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建軍,詫異地問著。
    “趕緊說,啥喜事?”王新生雖說心里頭不美氣,可見著建軍這高興得樣子,想著定是啥大事,緊跟著問。
    “蘭萍有了,都三個月了,我要當爸了,今年給咱添個蛇寶寶。”王建軍見著老人都問,那自然不再隱瞞,興奮地很。
    “啥?有啦,外有啥高興的,進了門這么長時間生個娃有啥的。再說了,隨便拉個女的都能生娃,瞅你媳婦外樣子能生下來了再說,平時外缺德事情干多了,老天都會看不過眼的。”徐幻櫻聽著這話,絲毫沒有興奮地,一聽武蘭萍的名字心里頭就泛黑血,吹胡子瞪眼地喊叫著。
    “說啥話哩,你個婆娘家不要胡念傳。”王新生聽著老二給自己說的話,不由地想著去年的事情,心里面多少有些愧疚,倒里說王家添人哩,自然高興。不過,他總歸有些氣不順,想要表現得開開心心那是不可能,沒有落井下石詛咒已經難得地很,緩了一陣才念叨:“你媳婦有了,你好好照看就行,我跟你媽現在啥都幫不上,咱屋里頭的事情你自己清楚。”
    “嗯,我知道了,就想過來給你老兩口說一聲,往后我還要到南苑上,萬一蘭萍在屋里頭有個啥事,你多少搭把勁,照看照看。”王建軍點著頭,唏噓一場,期待的歡慶的場面絲毫沒有,倒有不少風涼話,可有些事情還是想跟自家老人說聲。
    “聽見了沒,你當你兒好心給你說來,叫你幫忙照看呢。”徐幻櫻立馬盛火了,拉著王新生說話,“建軍,我給你說,你外媳婦我管不了,也不能管,而且我老了也不指望她照看我。”
    “媽,你說……”王建軍嘆著氣,看著自己媽徐幻櫻很是無奈,剛想要說些啥,還被王新生給打斷了。
    “建軍,這事情我知道了,不過婆娘家生娃外事情,你兩個自己當心些,我跟你媽管不了多少。你看看我兩個年齡大了,再說跟著老大、老三過,你自己心里頭要有數哩。”
    王建軍聽著自己爸媽說的話,他明白什么意思,反正自己只是想給老人說一聲,倒底沒想要咋樣子。腦子里頭不由地想著當年大嫂楊仙鳳懷孕時候,老兩口的態度,說句實話失望的怕怕,滿臉神傷點著頭,絮叨著:“能成,看你還沒有吃飯趕緊吃吧,我先過去了。”
    “嗯,去吧。”
    回到西窯,蘭萍還巴巴地想著問問建軍東窯老兩口啥態度,一見那無辜的臉依然清白啥情況,索性沒有張嘴問,倒是笑著說話:“沒啥事,我自己知道不會有啥反應的,咱自己的娃自己照看,我這一個多月不安安寧寧地過來。只要不跟老人糾纏,安安寧寧的啥不能成。”
    “你不要胡想,爸(da)媽都高興著哩,再說是咱娃肯定要自己照看呢。”聽見媳婦說得這話,王建軍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強裝著笑臉,緩緩地說著話。
    本來好好的這事情就過去了,東窯婆婆徐幻櫻冷不丁地冒出來尋事,端了一盆盆爛菜葉子朝著雞舍去了,連扔帶罵的喊叫著:“你個哈慫,以為自己能下個蛋就胡亂喊叫,瞧瞧把這窩給我日塌的能看不,我叫你吃,吃個錘子。”
    聽見這話,建軍跟蘭萍心里頭明得跟鏡子一樣,這話說給誰聽一目了然,不想叫這閑話臟了耳朵,蘭萍順手把窯門關上。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