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姊妹伺候娃到滿月(1)
    老三女蘭萍剛生了,器休屋里頭竹葉沒有跟著下楊家,雖說叮囑了很多事情叫建軍置盤著,可男人家伺候月婆子難上天,搬著指頭教都教不會,心里頭著實不瓷實,愣是粗催著老二女子一大清早過去看看。
    金玲一家子五口,懷里頭還抱著碎文奇,莉娃跟浩奇大些,沒有辦法叫書理在屋里頭照看三個娃,她急急忙忙地起來朝著東頭三妹子家去了。院子沒有大門,直接走到窯門口,或許第一次照看娃,蘭萍跟建軍不得竅門,覺得娃不哼哼就乖乖的,睡到熱炕上迷迷糊糊的,一家三口愣是還沒有醒來。看著窯里頭沒有動靜,金玲趕忙敲著窯門,半晌才有動靜。
    蘭萍跟建軍聽見二姐金玲的聲,麻溜得穿好衣服,直勾勾地下來開門。這節骨眼東窯的老兩口也醒來,提著尿桶準備到門上倒了,見著有人緩了一會才出來。
    金玲沒有招識東窯的外兩老人,老三蘭萍昨個生娃,建軍回來喊叫了一整,狗大一人影都見沒閃面,加上之前自己跟徐幻櫻外婆娘大大出手,處處為難自己的妹子,看見外兩人心里頭就不美氣。一進門,金玲看見蘭萍靠在后墻上,小家伙還沒有醒,著急嘛慌地坐到炕棱畔問候著:“蘭萍,娃昨個晚上還乖嗎?哭沒哭?”
    “乖著哩,喂了兩陣子紅糖水,睡得香的怕怕。姐,你一早上過來,三娃叫我姐夫看著哩。”蘭萍緩緩地說著話,瞅著還迷糊的碎家伙,臉上掛著笑。
    “不過來不行木,屋里上下都給你操心,沒老人照看你,靠建軍會做啥。”金玲一邊吧啦著碎家伙,一邊回著蘭萍的話,轉身催促著建軍:“建軍,你趕緊給咱把爐子弄旺,叫我給蘭萍趕緊坐上一口飯。”
    “能成,二姐。”建軍聞聲,顧不來洗臉,直接搖火、添煤、搭水,擺弄玩這邊的事情才洗臉弄其他的事。
    “姐,你看娃這是咋哩些,眼睛迷糊的睜不開,睡覺一動不動。”外頭的天亮了,蘭萍這會子人也緩過神來了,看著那躺在炕腳腳,臉圓蛋圓蛋的臉,安安寧寧地睡著覺地碎家伙,心里頭倒還覺得稀奇,不由地問著金玲。
    “啥?叫姐看,這碎慫臉白的怕怕,昨個剛生下來眼睛睜得黑光黑光的,今這懶下了。”金玲一聽這話遠遠地看著自己的碎外甥,數落著,順勢朝炕上走了一波,手一摸事情瞎了,滾燙滾燙的,就說這娃乖的不哼哼,趕忙催促著蘭萍:“哎,你兩個都不照看著點,碎碎個娃放到外火眼外搭,都想把人手烙下來,還說娃不爭眼睛,睡迷糊了,趕緊抱起來叫娃涼涼。”
    聽著這話,蘭萍一下子慌了,一把抱起娃換了個地方,拉著二姐就問:“姐,那這現在咋弄里嗎?”
    “哈哈哈……沒事,把娃放到這邊涼一會就好了……”金玲笑著,一邊擺弄著手里頭的碎家伙,一邊笑著跟娃說著:“哎吆吆,你說要不是二姨過來,你爸跟你媽還不把碎慫燒壞了,你說對不對……”
    緩了一陣,碎家伙總算涼了下來,慢慢地醒了過來,或許是餓了喊叫地哭了。說來也好,蘭萍的奶水不錯,不用吃奶粉,抱起來把外碎嘴送到**處就是熱飯了,咕咚咕咚地吸著奶水,蜷著的小手撲棱撲棱的,可愛的很。蘭萍月子里頭的人,不能著涼,可瞧著這不戴帽子、不穿襪子,穿的衣服喂個奶晾了半個肩膀,一旁的金玲看著心疼的怕怕,拍著三妹子的肩膀把衣服給蓋上,念叨著:“好我老三里,你不敢這樣子,月子里頭不好好坐,年齡大了你就不猖狂了。媽在屋里頭下不來,這一個月說叫我跟大姐換班伺候著你,二十天一過就往器休走,你這死人屋不呆了。”
    “誰管理,我記得那時候老大媳婦生的時候,我外老兩口跑前跑后的,昨個回來愣是一聲沒有坑。算球子去,不計較外些,我娃反正是生下來了,管他去。”一聽二姐金玲說的話,長長地嘆著氣,念叨著說話。
    “對,對,姐給你說啥哩,坐月子千萬不能生氣,要不然奶沒了,娃可要餓著了。這冬里天尋羊奶都沒有的,奶粉貴的要命,你可要當心些呀。”金玲知道自己的妹子是啥人,轉著彎地惦念。
    “知道了,姐。”蘭萍點著頭。
    半晌子王建軍洗完臉,拿好做飯要用的東西,坐在沙發上聽著外姊妹兩個說得話倒沒有吭聲,著實是自家老人做的事情,絲毫沒有辯解的余地,無奈地拿了一根煙抽著。煙圈圈緩緩地朝四處冒著,灰灰慢慢地下落,一不留神掉在褲子上,中獎式地烙了個洞,回過神來他才看見爐子上搭的水壺冒著沸地咕咚咕咚的,“二姐,水沸了,你看準備弄啥?”
    “對,對,對,叫我趕緊給蘭萍把飯下到鍋里頭,回頭建軍一照看著,弄對了給蘭萍熱熱地端得吃。”金玲聽見這話,馬上下了炕,直奔案板上,切菜,下米,兩邊都不耽誤。
    坐在炕上看著自己姐做得都是家常飯,蘭萍倒笑著說:“姐,你做得外都是咋平時吃的,你給建軍說說,叫他拾掇,你要是忙就不要過來了。”
    “你這賊女子,咋啦,看見姐做得這不合你胃口呀。我給你說,別看我這簡單,月婆子不能吃調料,建軍給你能做吃啥花來,經不住你死纏爛打把調活面子倒上了那就瞎蛋了。”金玲搖著頭,倒給三妹子講究起來,“花椒面絕對不能放,娃要吃奶,不利于下奶,吃飯要吃熱飯,咋外饅頭絕對不能吃,只能吃外石子饃。你這吃鹽重,絕對不行,放都是一點點。”
    “我的天,姐,這還叫人不叫人活了,生個娃做個月子這么難纏,我要這么吃一百天嗎?”蘭萍壓根不想聽了,啥都不能吃,那吃起飯來有啥意思,憋著嘴嘟囔著。
    “那可不,你以為當媽容易,慢慢熬著吧,以后的飯就是干饃、掛面,味道清淡。對啦,你這不要老靠墻圍子,時間長了容易落下月子病,肩膀都不要晾了,知道不知道。”金玲繼續念叨著。
    “嗯,知道了姐,為了我這碎家伙,我能忍,能忍。”蘭萍搖晃著懷里頭的碎家伙,笑著說話,“娃呀,媽這一百天慢慢熬,啥都要呆在窯里面,連炕都不讓下了。”
    “哈哈哈……慢慢熬著吧,多虧建軍現在還不到甕窯上去了,開過年了你再看看……”金玲笑著,收拾著案板上的東西,啥都基本弄好了,“建軍,姐給啥都弄好了,你一會飯熬好了,趁熱端給蘭萍吃哈。我趕緊過去,屋里頭還有四張嘴哩,估計一會大姐就過來了。”
    “能行,能行,二姐。”建軍回應了,送著金玲出去了。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