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下班歸來荒涼一地(2)
    “外爺、外婆……”一進門,碎鵬娃就喊叫著,樣子顯得極為興奮,孩子還小啥事都不懂,見著養貴跟竹葉興奮的要命。
    “你個淘氣,過來,叫外爺抱抱……”養貴見著碎鵬娃一把抱到懷里面,逗樂著。
    “爸(da)、媽,蘭萍在屋里頭,我來給送些衣服,蘭萍在上頭屋就勞煩你照看了。”王建軍從車子上解開袋子,邊朝里面走,邊打著招呼。
    “說外些話弄啥哩,吃飯了沒有。”竹葉接過衣服,搖著頭,說著話。
    “吃了,在我二姐家吃了,不用管。”王建軍回應著。
    “你放心,蘭萍在上頭屋我會好好照看的,你沒看外是咋回事,計劃生育咋突然見上門來了,今這要不是你二姐跟你書理哥,這事情想想都覺得后怕。西故外一群沒有人性的家伙,逮住了就要把娃日塌了,沒有一個能活命的。按道理說今年這事情寧靜地怕怕,你跟蘭萍都小心的怕怕,懷孕的事情都沒有幾個人知道,咋還能鬧出這一檔子事來呢?”坐到窯里頭,竹葉拿了些中午蒸的包子饃遞給建軍,叮囑著說話,“不管事情咋樣子,人還是要吃飯的,這兩年這事情見得多了,倒也不稀奇了。趕緊吃,這包子在鍋里頭放的還是熱的。”
    “不知道,都是我大意了……”王建軍緩緩地接過包子,慢慢地說這話,言語之中充滿了無奈。
    作為老人,養貴跟竹葉也不好說底下王新生跟徐幻櫻的事情,不管咋樣子說都是建軍的爸媽,要是外事情真是外兩個人做得,估計娃心里比任何人都要難過。蘭萍在炕上坐著,白天那緊張的后勁才緩了過來,見著自己老漢來了,心里面好不容易緩下來的委屈又涌了上來,“我千叮嚀萬囑咐叫你不要給東窯打招呼,你偏偏不信邪,這下子好了,計劃生育盯上了,要不是二姐,咕噥著這回娃都沒了。先前我說過,這回娃要是再因著你爸媽沒了,我跟你這日子就沒有辦法過了,出了他兩個還能有誰悄悄地干這種缺德的事情。”
    “蘭萍,對啦,這不是還沒有查清楚的事情,你跟建軍置啥氣。長本事了,不過了,你還要咋樣子,鵬娃都在跟前哩,瞧瞧你說這的話。”竹葉見著蘭萍說這話,沒忍住拍了一下自己女子的肩膀,勸導著說話,“建軍就是外樣子的人,老人是老人的事情,你兩口子過你自己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的,不要胡說知不知道。”
    “哎,我倒是想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媽叫人安寧一天了沒有,次次都想把我娃還沒了……”蘭萍壓根停不下來,繼續嘟囔著。
    “對啦,老三,不要說外些喪氣話,有爸在哩,我看誰敢從這屋里頭把你帶走……”養貴坐在旁邊半天,知道自己女子心里頭委屈,可這建軍作為中間人挺為難的,再說了夫妻本為一體,這個艱難的節骨眼上更應該一致對外,互相傷害就不對勁了。
    蘭萍見著自己爸發話了,抱著碎鵬娃沒有再吭氣,長長地嘆著氣,默默地流著眼淚。
    建軍半天都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啥話,心里頭亂糟糟的,碰到這種事情覺得挺無辜地,欲言又止了。
    “建軍,你不要有啥心理負擔,這事情不是碰上運動了,不要多想,蘭萍在咱屋里頭呆著你放心。平時你在老梁井上班,不行了就住到上頭屋哩。”養貴看著建軍為難的樣子,倒也挺為女婿擔心的,說著寬慰的話。
    “不了,爸,我還是回底下屋里頭,蘭萍被盯上了,我要再不在屋里頭冒泡不合適,實在不行了,我就住到井上去。”王建軍一口拒絕了,他考慮了很多事情,不想因著自己把媳婦很快就飽了出來。
    “行吧,自己看著辦。”養貴點著頭。
    “時間也不早了,你早早歇著,我還要下去,屋里頭一團亂,回去了稍微收拾收拾。”王建軍不知道再說些啥話,這點上說什么都沒有多大作用,站起來準備下去。
    “能成,你要下去就早早下去,路上慢些。”竹葉接話說著。
    “蘭萍,你跟娃需要啥了給我說,我送到屋里來。”建軍要出小窯門了,看著炕上的婆娘娃叮囑著,“照看好你娘倆。爸媽,我下去了。”
    “去吧,”
    王建軍摸著黑騎著自行車從器休一路上回到楊家村,進門的時候東窯的燈已經滅了,屋里頭靜得很,亂七八糟的鍋鍋灶灶,收拾了好一會。白天上班,又遇到計劃生育這糟心事,整個人都累得很,原以為自己頭枕到枕頭上就能睡著,心里頭有事情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計劃生育上門的事情又一次沖進了他的腦海,究竟是誰告得密,要是東窯的老人,按著時間都不對呀,遲了多半個月,究竟是誰干得這事情,渾渾噩噩地在一片糾結之中他睡了過去,夢里面都在做著計劃生育上門了。
    一陣恍惚第二天天亮了,沒有媳婦蘭萍早上起來給做飯,王建軍爬起來搞著熱了個饃,夾著辣子,喝了點水就要出門上班了。剛剛推車子出來,環門就有動靜了,村里頭的婦聯主任女娃一個人咣嘰咣嘰地來了,半院子就喊著:“建軍,你媳婦人呢?”
    “咋啦,嬸子?”聽見聲音,王建軍知道咋回事,可以裝著云淡風輕的樣子說著話。
    “你媳婦不是懷孕了,人家上面盯上了。”女娃笑著臉問著,打著招呼,“昨天我來,沒見上人。”
    “誰說我媳婦懷孕了,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聽誰說的嬸子。”王建軍回絕著,“你這計劃生育啥時候變成這樣子啦,嬸子我還要上班去哩,你還是回去吧。”
    “沒有呀,那就是搞錯了,你媳婦不在屋里呀。要是回來了,上去做個檢查,沒懷孕咋啥都不怕。”
    “不在,我昨天回來就沒有看見人,誰知道到阿達去了。不成了,你去問問我媽去。”王建軍一邊推著車子,一邊鎖門。
    “沒在就算了,那我還是到東窯跟你老人坐坐去。”
    “嗯,行,嬸子你先忙,我走了。”
    王建軍沒有多說話,騎著車子直接出門去了,這才第二天就有人上門,朝后的日子還不知道咋樣子,他開始尋思著要到井上住上一段時間。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