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追到器休別想安寧(1)
    村里頭的事情哪有那么簡單,尤其是楊家村就百十來戶人,分分鐘就能把村轉個遍,不關見阿達有個風吹草動,瞬間就成了飯后茶余的閑話。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再說徐幻櫻跟女娃的關系還好得不行行,經常混在一起打牌,這計劃生育咋樣子就給盯上王建軍的媳婦蘭萍了,說出來都沒有人信。
    明明顯顯去年計劃生育的勢頭比較猛,村里面照樣生了三十幾個娃,其中二胎甚至三胎的都不少,不也一點點事情都沒有木,趕到今年來情況緩和得多,西故計劃生育的車一趟接著一趟下來,叫人不得安寧。
    聽著王建軍回應自己的媳婦沒有懷孕,女娃沒有多說什么,她心里頭都明白這節骨眼上誰會應承這事情,可上頭的任務派下來了騎虎難下沒辦法,順勢敲著東窯的門。
    “幻櫻,幻櫻,開門,都這時辰了,還不起來。”女娃在院子里面一邊敲門,一邊喊叫。
    “你這跟個叫鳴雞一樣起來這么早,咋啦些。”聽見窯門口的聲音,徐幻櫻知道是女娃,平時關系就熟,這會子開著玩笑。
    “還不都是你給跑得事,趕緊開門。”
    沒一會功夫,徐幻櫻、王新生都麻溜地下了炕,開了門叫女娃進來坐。
    “咋啦些,這一期清早的上的……”徐幻櫻笑著說話。
    “幻櫻,我說你跟新生到底是咋回事哩,就算你跟老二建軍的媳婦不對路,可外娃倒里說是你的孫子,還真下得了狠心。你先前跟我說的時候,不都跟你說了你跟我的關系幫這個忙還是沒問題,咋啦到頭來你老兩口跑到上頭告去了,這事情把我晾得圓哈哈,真不知道你這是為了啥?”女娃坐到椅子上,看著不遠處得徐幻櫻跟王新生嘟囔著,臉上的眼色越來越不好。
    王新生一聽是這事情,默默地順著窯門出去了,絲毫沒有吭聲。
    “誰說是我說的,沒有的事情。”一聽這話,徐幻櫻趕忙打斷,笑著說話,“后來我也想了想,外種事情不能做,不能做。”
    “對啦些,你跟我不要在這里打馬虎眼了,上頭都把你跟新生表揚成一朵花,你當我傻呀。你這人真不知道說些啥好,還真是跟老二建軍有仇哩,都不怕做了這種事情遭報應。”女娃聽著這話,長長地嘆著氣,執嗆著,“人家的爺跟婆要是二媳婦懷孕了,哪可拼了命的都要保護,你兩個倒好自己騎個車子隔三岔五地朝上頭跑,真是獨一份的,這要是叫村里人知道了看咋樣子說哩。”
    “村里人咋能知道哩,西故的干部又不會說,你不說那就不會有人知道了。我咋啦,誰說我啥哩,國家的政策得要維護對不對,遵紀守法倒還成了問題。”徐幻櫻繼續辯駁著。
    “那倒沒有,瞧你說的這話,現在好了我的工作來了,昨天沒有抓到你外老二媳婦,這早上來人還不在,剛我還看見建軍上班去了,他婆娘人能跑哪去了。”女娃發牢騷歸發牢騷,事情還是要辦的,咕噥著說話。
    “能跑到哪去,不去她媽家,就到她姐家,要是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再說了,你剛都說了做著事情不好,其他的我還真不知道啦。”徐幻櫻倒沒有覺得有啥不好意思,標榜著自己的大義滅親,繼續跟女娃絮叨著。
    “剛才我問你建軍,他媳婦去哪了,懷孕了么?”
    “他說不知道,沒有懷孕。”
    “懷孕了,沒看肚子都顯懷了,我咋還能坑你不成,都快就把你推成先進了。”徐幻櫻拍著女娃的肩膀,笑著說話。
    “得得得,這份事情把我干得糟心的怕怕,追根究底都是條命哩,著實有些殘忍了。”女娃嘆著氣,“得了,我不在你這呆了,屁股后面還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你外媳婦要是回來了,記得來給我吭一聲。”
    “行啦,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見著女娃出去了,徐幻櫻立馬變臉了,嘴里面嘟囔著:“這賊慫女娃還跑到我這尋事來了,干得外事情對你有好處而無害出,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這賊慫老漢,一大清早跑哪去了,自己跑出去躲清閑去了,叫我在這里遭罪。”
    王新生在溝畔呆著,老遠見著女娃出來朝村里去了,念著自己還沒有洗臉,這會子才朝屋里去了。見著老婆徐幻櫻在收拾窯里,懶懶地問著,“咋啦,女娃來有啥事情?”
    “能有啥事情,你說這西故的人說話不算數,竟然把咋兩個說了出來,真是不敢想要是村里人都知道,咋以后可要咋活人。”徐幻櫻應承著。
    “咋活人,該咋樣子活人就咋樣子活人,怕啥哩,事情既然都做了還怕啥。再說了,你不是老說咋做得這事情叫擁護國家政策,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有啥可議論的。”王新生見著自家婆娘有點打退躺鼓,用著先前徐幻櫻說服自己的那套說辭,互相寬慰著。
    “管他媽逼,事情做了怕啥……”
    “行啦,不要再想了,趕緊張羅著吃飯吧,這昨天下午沒吃好,肚子咕咕咕得餓得慌。”
    “做飯(zou),做飯(zou)……”
    一陣子熱議之后,王新生跟徐幻櫻顯得心安理得,啥事情都跟自己沒有關系,似乎從來沒有做過那件事情,而西窯的蘭萍更是陌生人,他們該怎樣生活就怎樣子生活,甚至要比之前更歡騰。
    然而,此時的武蘭萍呆在器休屋里頭,心里面兩頭操著,念叨著老漢王建軍在煤井上上班吃不好可咋弄,又擔憂著計劃生育上門來,整個人提不起精神。武養貴跟竹葉地里面還有活,害怕把老三女子跟娃放在屋里頭不行,索性竹葉在屋里頭陪著,不過黑鐵大環門始終是關著的,就是防著計劃生育的人追趕上門了。不知道西故這兩天是咋回事,一輛計劃生育的車子四道處亂竄,有得還開著喇叭轉村,搞得人心慌慌,路上的行人都上,門前串門子的也不是很多。
    坐在窯里頭,一聽見有敲門聲,竹葉都不敢支聲,除非聽到是熟人才會答應。要是有警車或者喇叭車出沒,竹葉跟蘭萍的心更是緊張得要命,除非透過門縫看這車轱轆離開了,渾渾噩噩擔驚受怕的日子著實煎熬,成天跟個神經病一樣。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