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期中獲獎娃爭氣了(1)
    孩子們都上學了,屋里頭蘭萍也能騰出手了,王建軍按時按點的去底下窯干活,照著這形勢日子很快就能翻過案。農村人不種地不干雜活就養牲畜,武蘭萍作為一個婦道人家沒有啥掙錢的門道,要呆在屋里頭做飯,還要去地里,緊緊張張地在屋里頭養了一頭豬跟幾條羊。
    東邊的豬圈早已經荒廢,不想跟東窯再有啥碰撞,順著西邊的墻蓋了巴掌大的房房養羊,豬就養在廁所里面,平日里頭做飯、下地、拾草、放羊成了蘭萍要干的活,日子忙忙碌碌地倒也充實起來了。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蓓娃學前班畢業了上了一年級,鵬娃升到三年級了,賣了一窩豬娃、一窩羊娃,王建軍的甕窯順順利利的燒了滿年紅賺了幾千元,日子眼看著就要紅紅火火起來。隔壁楊方力拿著甕窯上的分紅給自己置辦了一臺二十二的彩色電視機,別說這畫面感剛剛的,蓓娃跟鵬娃羨眼但沒有說啥,心里頭明白自己家里頭的日子緊張,還是安安穩穩地看著自己的黑白電視。
    說句實話,王建軍自然明白娃娃的心思,不過彩色電視機自己屋里頭目前還是用不上,畢竟后期甕窯的運轉手里頭還要有些資金,倒可以允準娃娃們一個小心愿,買一輛輕便自行車。屋里頭有一輛大梁加重自行車,這個年齡的碎慫就想著自己能學車子,然后拉風的在村里頭溜達顯得自己威風淋漓的模樣,應承歸應承了,不過建軍跟蘭萍自然不會這般輕易,要求姊妹兩個要取得好成績,得了獎狀才會買。
    提到學習成績,鵬娃自然沒有底氣,一年級、二年級考試從來沒有得過獎狀,瞬間心里頭都不高興,覺得這比登天還難,索性還有自己的妹子。不過看著圓乎乎憨憨的蓓娃,他還是搖頭,學前班經常被老師罰站,這丫頭上了一年級能有所成就才算出怪事,獨自長長地嘆著氣。
    “建軍,你看看你兒子外眉眼,喪氣得很……”蘭萍看著鵬娃陰沉著臉,憋著嘴,早已經看透娃心里面想得事情,給自己老漢使著眼色。
    “男子漢大丈夫,都沒有一點點干勁,鵬鵬你學的也不差,上了三年級好好學……咋啦,瞧你外眼神,你覺得蓓蓓不行嗎?”王建軍淡淡地笑著,摸著鵬娃的頭。
    “咦……哥,你咋會這樣子看我,咋就知道我不能得獎狀哩……”聽著這話,反應慢半拍的蓓娃瞪著大眼睛看著一旁的王鵬鵬,撅著嘴,沒好氣地說著話。
    “就你外笨蛋還想得獎狀,學前班不寫作業老花花,你外王老師沒罰你多少次,還得我經常在你教室門口等你……”王鵬鵬才不管這人是自己的妹子,在外面誰都別想欺負蓓娃,可回到屋里頭那就不一樣,姊妹兩個經常互掐。
    “哼,小瞧人……媽都說我越長越聰明,畫畫也畫的好,上了一年級我肯定好好念書的……你就知道小瞧人……上了這么幾年學,你就得過一個進步獎還想嘲笑我……”王蓓蓓也不示弱,雖說年齡小,看起來笨乎乎得,可要真跟誰叫陣起來說得話那絲毫不差火候。
    “能行,你要的能得獎狀了,爸買的自行車以后都歸你……”王鵬鵬腦瓜子聰明,捉弄自己的妹子一個頂兩個,眼睛滑溜溜地看著氣急敗壞的蓓娃,下意識地給娃畫著圈套。
    “好,我就得個獎狀給你好好看看,以后爸要是給我買了自行車,你可不能騎,要不然就是小豬。”
    “能成,能成……就按照你說的辦……”
    “咋兩個拉鉤……”
    “拉鉤,拉鉤……”
    看著兩個小家伙的鬧劇,王建軍跟武蘭萍也是高興得冒泡了,明顯是鵬娃迷糊蓓娃,自己的崽子自己清楚,并沒有撮破,姊妹兩個事情就由著他們自己來,心里頭就祈愿用獎勵的事情督促兩個娃好好念書,畢竟農村的孩子要走出去就必須好好念書。
    自從娃娃們心里頭有了這個念想,念書著實用功了不少,鵬娃上課認真聽講了,蓓娃亦很少做小動作,平時畫娃娃都少得多了,一放學姊妹兩個就趴在茶幾上科利馬擦地寫著作業,別提認真地要命。蘭萍平常放羊回來都到了天黑,自己也不認得幾個字,教不了娃娃,見著鵬娃跟蓓娃寫作業,自己就拿點吃得到門前轉轉。眼瞅著就要期中考試了,說起這考試重要也重要,不重要也不重要,就看是啥級別的考試。
    楊家小學的校長是器休人王建啟,跟武蘭萍上頭屋還是自家屋,不過這人以前是在器休當校長,后來被掉到楊家小學,個子高高的,人看起來狂傲不羈,對老師們抓的都比較嚴,教學質量看得比較重,沒有人敢隨意掉隊,連任校長這幾年來,不管哪個年級在鎮長的排名一直名列前茅。
    念著這一次期中考試是西故鎮統考,級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早已經召開了全校教師備考大會,動員各個班的班主任抓緊學習風氣,努力打好期中考試這一關。早早的提前一個星期,學校的老師都自己出了題目給學生練筆,不過這考試費可是收了前得,用得還是老式的油墨手動復印版,看不清楚地還要自己拿著原稿件給學生們對一對,前前后后練了兩次,總算讓剛剛進入一年級的這些小崽子們感受到考試是個什么東西,毫無疑問這兩次考試蓓娃并沒有取得什么樣的好成績,為此還哭了好長時間。
    王蓓蓓上的一年級,帶班老師是村里頭的一個年輕媳婦,名字叫王艷玲,個子不高,倒算是兢兢業業,對學生頗為嚴格,簡單題錯了那可是要挨板子,因著這兩次練兵,蓓娃沒少挨手板。
    王艷玲的屋里在村子后面,所跟那一片人比較熟,至于像王蓓蓓這樣子看起來傻乎乎的丫頭自然入不了她的法眼,見著蘭萍總會說娃愛做小動作,上課不專心聽講,反而像村里頭王木匠的姑娘王丹就很討喜,班里面凡是有福利或者干部位置都會分派到她的手里面,這些學生們都知道。
    或許人天生就具有趨利避害的本事,老師寵的小孩就連孩子們都喜歡靠近討好,從家里面拿了什么吃的來都會優先分享,就連下午在外面讀書都會圍著聚堆,平日里頭蓓娃就賴著跟南頭一排的男孩子玩的比較多,女孩子倒少了很多,自然亦有自己的樂趣,悶悶的也很開心。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