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娃不適應帶離學校(1)
    入門考試通過,王蓓蓓確定無疑地要去藍光初中念書,親戚鄰里都挺為娃高興,自然王建軍跟武蘭萍掩飾不住心里面的那股子開心。老早兩口子就尋思著給屋里換個彩色電視,買臺洗衣機,趁著這個高興的節骨點,一家人上了趟縣城置辦了這兩大件東西,25的彩色創維電視機、鴨牌大容量洗衣機,往窯里一擺顯得亮堂的很。
    很快就到了藍光初中報名的時間,走的時候蘭萍給娃置辦了幾身新衣服,念著建軍還要去井上干活,她一個人送娃去學校。上次來的時候還是蓓娃參加考試,學校里面的人少,趕上開學的日子,來學校的家長特別多,私立學校能來這里念書都多半都是有錢人,各種層次的小車都不在話下,尤其是看著人家報名手里面一交就是一沓錢,心里面唏噓一場。
    報名的事情簡簡單單,蘭萍給娃安頓好一切,給了幾十塊錢的生活費,轉眼就打道回府了。這點上蓓娃才叫十三歲,周歲是十二,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離開過屋里頭,走的時候蘭萍就不放心,想著娃沒有一個人呆過,生怕各種不習慣,終歸王蓓蓓的水土不服很快就呈現出來。
    藍光初中是全封閉的私立學校,離著鎮上都有二里多路,周圍都是果園,學生在學校里頭想要跟屋里頭聯系倒都不方便,宿舍樓里面有一臺磁卡電話,每到休息時間排隊打電話的人著實很多,能有手機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蘭萍回家去啦,王蓓蓓面對著全新的環境,感到一陣又一陣濃郁的陌生,轉眼之間委屈滿滿。
    五湖四海的學生都有,聚集在一起,因著陌生很多人都說著普通話,先不管標準不標準,生拉硬套都要說上幾句四不像的普通話,如此對比很明顯就知道誰是農村來的,誰是大城市來的,還好班級里面很多娃都是農村來的,相處起來也近乎了很多。
    白天的時候你一言我一語搭腔著說話,日子還湊活過得很快,可一到晚上就陷入了無限地孤獨與寂寞,王蓓蓓心里面唯一的念想就是想家想家,想念屋里面地親人。她默默地說服著自己,來這里是上學的,自己一定要好好念書,等著明日正式上課了一切都會妥善起來。
    迷迷糊糊地一夜總算是熬了過去,集體宿舍大伙們同吃同睡,有宿管老師叫起床,一堆堆人聽見指揮都麻利地起來洗漱,一道朝著初一一班的教室去啦。小學教室一直都是磚瓦房,這會子坐在敞亮的平房里面心里面高興地很,電棒就有好幾個,風扇也有好幾個,旁邊就是鍋樓房燒水的地方,中間嗝個路就是小賣部,整個學校里頭唯一能買東西的地方,沖著這環境王蓓蓓的心里面挺高興的,仿佛自己進入了榮譽天堂,暫時打斷了想家的念頭。
    第一堂課就是語文課,見到班主任李彩英老師,和藹可親,形象氣質俱佳的一位女老師,開班熟絡氛圍,倒沒有講多少內容,小學到初中著實讓人感覺到學些內容質的飛躍。數學一直是王蓓蓓的強項,她素來不懼怕這一門課,授課的是位名叫弓漢齡的男老師,從相貌上看就是博學而又智慧的人,授課的風格很是有趣,很是討人喜歡。
    輪到英語課的時候,原本保有一腔熱血很興奮勁,王蓓蓓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頸與困窘。同一個班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地方的學生,因著教育水平的不同,每一個人接觸英語的水平跟層次不一樣,而她從來沒有接觸過英語。湊巧碰上教育制度的改革,英語教材因著教材選例的不同,初一的英語教材還沒有回來,教授的是一位叫劉湘淋得男老師,一上來就教授英文歌。
    其實,他教授的是一首名為《小星星》歌曲,按道理是一首很簡單的歌,領讀了幾遍單詞,又用磁帶放了幾遍歌曲,很多人已經會哼唱啦。可王蓓蓓依然一個單詞都沒有聽懂,更何況五音不全的她壓根跟不上曲調,素來好強不曾想開門就碰壁,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與打擊用上了心頭。
    孩子在外面了受了委屈,毫無例外地就會想著自己親人,念想著家,一節課下來她幾乎都是眼含淚水度過的,一整天下來絲毫沒有一丁點的興奮感。她心里面記著要爭氣,含淚渾渾噩噩地過了兩天,越來越多的心理負擔壓迫著她那弱小的心靈,除了哭她幾乎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其實,對于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她的忍耐力幾乎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憑著心里面的念想一直支撐著。可在學校呆得時間越長,了解精英班的事情越發的多,不知道班級里面的消息從嘴里面傳出來,說是精英班的這45名學生的免費政策不是永久的,而是每一個學期期末考試都要排在前45名,否則不能享受這種優惠政策,要在藍光上學就得自己叫學費啦。
    聽著這個消息,王蓓蓓瞅著眼前自己的形勢,英語課堂的直線打擊她覺得自己不可能達到這般水平,要是跑到了45名之外,那學費就要自己承擔了,她清楚家里面哪有這種能力,無非是增添屋里的負擔,那顆憂思的心越發的沉重,混著秋季連綿的雨整個人陷入了無窮無盡地低氣壓,本身體質不好的她又病啦。
    作為精英班的班主任李彩英老師密切關注著每一個同學的一舉一動,知道學生的這種思鄉之情,也看到很多娃都哭過,她自然看到了王蓓蓓的這種情形,找娃談了談心,念著娃病啦只能聯系家里面的人,希望能給予娃些許鼓勵。
    給家里面打電話,聽到自己媽的說話聲,王蓓蓓的心里面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拿起了電話出了哭她似乎不知道能說些什么話。
    十幾分鐘的電話壓根沒有沒有聽到娃完整了說幾句話,知道娃病啦,一通電話徹底擾亂了蘭萍跟建軍的心。娃本身就小,身體也不好,萬一再有個好歹那可咋弄,于是兩口子決定叫蘭萍去學校看看娃。說走就走,第二天就搭車朝著學校去啦。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