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建軍反常不理蓓娃(1)
    離開學校,王蓓蓓的心里面輕松了很多,一進家門都覺得啥事都順利,躺到靠窗的單人床上懶懶的迷瞪睡著了,樣子看起來格外的踏實。上早八點的王建軍快要下般回來啦,武蘭萍瞅著時間點張羅著做飯,飯快對啦才把蓓娃喊了起來。
    “蓓娃,趕緊起來,洗洗準備吃飯啦。”武蘭萍關切地喊著,“一會吃了飯,媽引你到梁家給你看看病去,叫你乃同學他媽瞧一瞧。”
    “嗯,起來啦,媽,我爸是不是快要回來啦,睡了一覺起來感覺身體舒服多啦。”幾天沒有在屋里面下榻,日思夜想總算回來啦,這幾個小時抵得上前面好幾天,精神頭看起來還不錯。聽著武蘭萍喊話,她乖巧地爬了起來揉著眼睛,伸了個懶腰,咕噥著說話。
    “對,馬上就回來啦。”蘭萍遠遠地回應著。
    下了炕,王蓓蓓舀了點水洗臉,剛擦好臉,聽見院子里面有動靜,自己哥王鵬鵬回來啦,掀起門簾著急嘛慌地喊著話:“哥,你弄啥去啦?”
    “咦,蓓蓓,你咋回來啦?媽呢?”外頭的天很熱,王鵬鵬穿個黑色的短褲,光著膀子,瞅見自己妹子回來了,絲毫沒有猶豫,詫異地問著,遂即尋找著武蘭萍的身影。
    “嘿嘿,我不去啦,媽在哩。”王蓓蓓微微地笑著,淡淡地說著話。
    “媽,媽,你咋把蓓蓓領回來啦?”一聽這話,王鵬鵬不淡定了,知道武蘭萍在窯門口的小做飯窯里頭,火急火燎地走了進去,大聲地問著話。
    “她不愿意呆,我有啥辦法,不吃不喝還病啦,先把娃帶回來了叫緩緩。”武蘭萍搖著頭,一臉無奈,“對啦,趕緊洗手,準備吃飯,看你這大中午熱不哇哇得朝外跑啥哩跑。”
    “知道啦。”
    見著自己媽又要念叨自己啦,王鵬鵬趕緊尋著機會朝著窯里頭跑去啦,洗了把臉,坐到炕棱畔瞅著對面的妹子,搖著頭發著牢騷:“蓓蓓,你說你哭啥哩哭的,先前大張旗鼓地嚷嚷著要去藍光上學,這都去啦又跑回來,你都不嫌棄村里人說閑話呀。你現在回來啦,準備到阿噠上學去?”
    王蓓蓓沒有吭氣,她聽著自己哥說的話,心里面也在犯嘀咕,先前只知道不愿意在藍光呆,現在自己也回來啦,究竟要去哪里上學呢,腦子里頭還是一陣蒙圈,腦子里頭毫無例外地就是西故鎮中。問題還沒有想明白,就聽見自家摩托車進院的聲音,不知為何她的心里面忽然間慌了起來。
    “咦,你啥時候回來啦?娃咋樣子?”王建軍停好摩托車,見著蘭萍在做飯窯門口站著,趕忙問著話。
    “兩點多回來的,娃我引回來啦,在學校呆著不吃不喝,說學習又跟不上,人家政策又是要考試什么……反正看著不愿意呆,感冒了我就先引回來啦。人家外老師人都好著哩,校長說叫我先帶娃回來叫娃緩緩,隨時回去都成。”武蘭萍搖著頭,緩緩地說著。
    “啥?你把娃引回來啦……”王建軍聽著蘭萍這一番話,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他心里面著實挺矛盾,也挺窩火的,見了窯沒有一點點好臉。
    “爸……”
    “爸……”
    鵬鵬跟蓓蓓見著建軍回來啦,趕忙打著招呼,可壓根沒有人回應。原本王建軍挺偏愛自己的女子蓓蓓,要是以前那別提有多歡樂,可眼下硬是撐著沒有理會,一屁股坐到沙發山上坐著閉目養神的樣子。
    “對啦,吃飯啦,鵬鵬、蓓蓓趕緊出來端飯、端菜。”窯里頭正尷尬,武蘭萍朝著屋里頭喊話。
    鵬鵬跟蓓蓓聽著這話,趕緊麻溜地到做飯窯端飯來啦,乖乖地把東西放在茶幾上,看著自己爸這嚴肅的樣子,沒敢吭氣。
    “建軍,建軍,起來吃飯啦。”武蘭萍進來了,看著形勢,心里面明白得跟鏡子一樣,緩和地說話。
    “哎……”王建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坐了起來,端著飯,用筷子挑著放了些鹽、辣椒,混在一起調好,吃了一口便把碗放在了桌子上。看著茶幾旁爬著的兩個碎慫,尤其是女子蓓蓓,心里頭很不是滋味,念叨著:“蓓蓓,你為啥不在藍光呆?在學校不吃不喝的你要弄啥些?”
    “……我想屋里……”王蓓蓓怯怯地咕噥著。
    “想屋里,想屋里的啥,沒出過門就是外樣子,習慣就好啦。瞧瞧人家外學校的老師多好,跟西故比起來要好上幾千幾萬倍,你不去啦錯過這好的機會,現在準備到阿噠上學去呢?”王建軍看著娃,聽著這話,頭簡直要爆炸,氣得就沒有說啥好話。
    “……反正我不想去外噠,一個月才回來一次……而且人家學校每次考試要在45名之內才能享受免費政策,2686元地學費,要是我哪一次考不好,咱交不起這學費的……”蓓蓓又嘟囔地說話,她不敢看自己爸地臉,剛從井上回來,王建軍雖說洗了澡,可眼睛一圈還是有很明顯的煤塵。她知道自己爸辛苦,平日里頭很少忤逆,這次從學校跑回來,見著這情形明顯惹爸不高興啦。
    “……是嗎?瞧你外一點出息……畢啦……”王建軍沒有看娃,搖著頭,嘴里面無奈地說著話。
    蓓蓓沒有回話,端著碗,用筷子不斷攪著面,壓根一口都沒有吃下去,心里面很難受。鵬鵬也不敢多說啥話,乖乖地吃著飯,建軍草草吃了一碗,如此一來,一家人的這頓飯吃得很不自然,叫人很是煎熬。
    “對啦,不要說啦,叫娃在屋里頭好好緩緩,難不成你叫我把女子丟在學校獨自回來外能成嗎?”武蘭萍見著自己老漢如此模樣,心里面自然清白他想得啥,氣娃氣自己,索性插話說著。
    “你這人我能說些啥?懶得說啦?”王建軍滿臉的憂愁,見著蘭萍說話,局促著雙眉,多少有些叫人捉摸不透。
    “行啦……”武蘭萍接著又說。
    “蓓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要不要去藍光上學,去或者不去你都給我一句硬話。”
    王建軍從沙發上拾了起來,朝著女子蓓娃看了過去,冷冷地說著話,話音剛落就出了窯門。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