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建軍反常不理蓓娃(2)
    聽見自己爸說這話,王蓓蓓瞬間眼淚就流了下來,曾經的她要是受點委屈王建軍都會護著,可這一次竟然如此冷淡,她感覺很是難過。
    “蓓蓓,哭啥哩哭得,你爸心里面有事哩,他想通啦就成。不過,他也是覺得這個機會難的,要不然咋還叫你好好考慮考慮。既然如此,你就好好想想,自己要不要再回藍光,你爸外人脾氣犟,他要是發狠媽也沒辦法對付。”武蘭萍順勢在一旁搭幫地說話。
    “嗯,知道啦,媽。”蓓蓓點著頭,起身又躺倒床上去啦。
    “你看你這女子,外好的是不去,我都想去哩……”王鵬鵬這會子見著自己爸出去啦,不免說上幾句看似是風涼言語。
    “鵬鵬,這事你不要摻和,忙你的去。”武蘭萍立即打斷了鵬娃。
    “成成成……反正我管不上……”鵬鵬瞪著眼睛,灰溜溜地出去啦。
    武蘭萍挺無奈的,收拾了碗筷,洗了鍋,看著蓓娃的樣子,騎著車子帶著蓓娃朝梁家去啦。說是到梁家村給娃看病去,倒不如說帶著娃到大姐玉玲家散心去啦,車子一弓弦騎到看病的地方,拿了藥就到了大姐玉玲家。
    “姐,你弄啥哩?”武蘭萍一進前院的大門,看見大姐玉玲在院子里面彎腰弄啥,趕忙打著招呼。
    “咦,蘭萍來了,這女子不是上學去啦,咱回來啦?沒去嗎?娃咋啦?”玉玲聽著音都知道是自己三妹子來了,回頭轉身一看蓓娃也來啦,起身就問著話。
    “我今引回來的,在學校不習慣,不吃不喝光哭,老師打電話了……你看這還感冒啦,沒辦法我先引回來啦。”武蘭萍心里頭也沒辦法,自己娃又沒有啥辦法,不能來硬著,想著辦法看能不能叫娃自己相通啦,帶娃來也是想讓給娃開導開導。
    “大姨,大姨夫……”蓓蓓到大姨玉玲這頭吃得很開,一老也喜歡聽他們兩口子說話,見人趕忙打著招呼。
    “蓓蓓,我娃咋啦?得是嫌棄外學校遠呀,不習慣那是很正常的,到一個新的地方總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這一階段過去就好啦。來給你跟你媽一人一個板凳,趕緊坐下來。”武玉玲停下手里面的活,順勢端了兩個板凳遞了過來,其實她之前就聽蘭萍說了娃在學校的情況,這節骨點上不過試探地給娃好好說說罷啦。
    接過板凳,王蓓蓓乖乖地坐著,不管玉玲跟仲啟兩口子說啥,她都低著頭沒敢吭氣。從藍光回來,她發現先前偏愛自己的人這次都好像不是很支持自己。先是自己的爸不太愿意搭理自己,這會子大姨跟大姨夫想著法的稅負自己回藍光上學,為何就沒有人愿意理解支持自己呀。
    半晌的功夫過去啦,玉玲、、仲啟、蘭萍見著沒有啥效果,從小長到大,蓓娃都是挺明事理的一個娃,倒是這回的事情似乎著實害怕了,看著也挺叫人心疼的。
    其實,換個角度一想,娃長這么大從來沒有離開過屋里,都是蘭萍一手養大的,心里頭依賴自己媽那很是正常,再加上第一次出遠門,新環境不習慣想念屋里頭能理解,誰都有過這樣的體會。
    不過,要是這個時候緊著娃,順著娃,蓓娃失去了一次接受好一些教育的機會,這對哇的成長很是重要。不去藍光,去西故念書,還不知道要荒廢多少,本來娃的底子好,萬一耽擱了那可真叫不值當。于是,這一次所有人都統一了戰線,不管用啥辦法都想著讓娃打心里面愿意回藍光。
    在藍光學校呆了幾天,備受心理煎熬,蓓蓓不可能輕易就被說動,在梁家大姐家沒有啥進展,天又快黑了,娘們兩個又回去啦。
    第一天倒還好,次日,王蓓蓓從藍光回來的消息瞬間在親戚鄰里傳開了,人們眾說紛紜,有理解娃的,可都毫無例外地勸說著娃叫趕緊去回藍光。農村人自然知道私立學校比西故要好得很多,教學方面不用說,伙食也好,不想在西故還要自己背冷饃,風雨無阻都要吃,生活過得不是一般的艱辛。
    “十分抱歉,慕爺您還是請回吧,吳爺特地吩咐讓您在府上候著,他自會上門拜訪。”阿三字正腔圓地回應著,躬謙地回著話。
    “不好意思,我能問問吳爺現在在見哪位貴客嗎?”
    “無可奉告,慕爺還是回去吧。”
    慕良辰處處碰壁,既然吳爺已經猜到自己來,還特意安排阿三候著,眼下他清楚自己肯定見不到人,索性打道回府去了,一路上心里面慌慌慌的,總感覺發生了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此時吳爺正在府上跟冷肖俊見面,兩個人可以說之前藏有很深的仇怨,倒不是害怕吳爺在后面搞什么鬼,只不過想全部斷了慕良辰的后路。這件事情對于冷肖俊來說無非就是錢財救能擺平的事情,何須大動干戈,見面自然沒有什么好事情發生。
    “哎吆,這不是冷肖俊冷爺嗎?竟然也會在這身裝扮來我的府上,不知道冷爺有何貴干?”吳爺絲毫沒有客氣,依然夾槍帶棒地說著話。
    “吳爺,何必如此說話,在這地盤上混無非就是為了利益,我冷肖俊不差錢,小小見面禮還望笑納。今天我來是有件事來跟你商量,或者你理解成我來通知你也成,不過你最好想清楚該如何抉擇?我的地盤出現了叛徒,像他那樣的人我捏死簡直比一只螞蟻還要容易,為何我還要繞那么大的圈子陪著演這出戲,無非就是想看看在上海這個地界上究竟有多少人想要我冷肖俊的人頭。”冷肖俊一邊說著話,一邊接過榮祥遞過來的五百大洋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料峭地喊著話,“你我打交道了這么多年,不想讓事情太過難看,我相信你應該懂我是什么意思吧。”
    “哎吆,冷爺出手可真闊綽,上海這片地界自然是逐利而行,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朋友……”
    “是嗎?既然如此,我就不用多說什么了……等我把家里的狗屎打掃干凈了再請吳爺作客……”
    “恭候冷爺的消息……”
    “一定,一定……我還有事情就不多呆了……”
    “慢走……”
    “告辭!”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