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出征山西尋謀生計(1)
    日子過得快得很,沒幾天的功夫就到了年上,過了幾十年了都覺得沒有啥意思,就連兩個娃都不再那般感興趣,年味少了很多,稀里糊涂地吃吃喝喝轉親戚,一溜煙就結束啦。
    過了年,娃娃們一個接著一個都回學校去了,出了正月建軍的腳慢慢恢復過來啦,陽春三月天氣轉暖,四道處都在尋活干。當地的煤井老板越來越賊了,不管是黑井還是手續井都不愛要當地人干井下的工種,一旦出了事糾纏不清,要是外地人干撒麻利地給了錢就把事情了結。可村里頭幾乎人人都往煤井上跑,一旦斷了這條路那就不好辦啦,怕怕處總是有人情的,能插上人還是愣慫的上人。
    先前煤礦上出過事,王建軍心里頭就對原先干的礦沒有啥好的期盼,索性也不干了,其他地方又沒有人很難進去。俗話說得好,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在煤礦上干了這么多年,沒吃過豬肉還沒有看過豬走,以來都是給別人打工,心里頭尋思著自己都這把年紀了,再不拼一把,一輩子就這么過啦。
    當地不好好要工人,遂即叫了個伴楊毛順,兩個人一起到隔壁省份去好好干。山西跟陜西兩個挨著,煤炭資源又很豐富,黑窟窿也很多,找出機會就好好干上一翻。落腳山西運城的時候,入了一眼正規煤礦,準備說好好趕上一年,誰承想偏偏遇上了煤礦大整頓,很多煤井都停了,還好他跟楊毛順呆地煤礦手續齊全沒有停,活路倒是挺多的。兩個人觀望著這行情,要是好好干下去,一年手里頭肯定能攢些錢。
    班次都在同一班,王建軍是放炮的老行家,楊毛順是拉煤、開車的,搭幫子倒是能干起來。住在井上的民房里頭,自己買著鍋鍋灶灶做飯,上了早八點回來,下巴掛面兩個人端著坐在床邊吃著,填飽了肚子就開始聊著天,消化消化也防變一會兒休息睡覺。
    “建軍,瞅著今年這形勢,四道處煤井都停了,可煤的需求還是很大的,沒看井上一直催著搞生產搞生產,還提高了車煤的單價,這比起以前來說一個班至少多掙幾十塊錢哩。咱好好干上一年,手里頭攢下錢了,看人家外小包干得也挺美的,咱兩個合伙弄上幾個井底外拉煤車,你沒看咋樣子呀?”
    一聽楊毛順說這話,王建軍心里頭也有此打算,可他素來比較穩妥,沒到那一步不敢說大話,畢竟他這種日子能賺的起就是賠不起。稍微思量了幾秒鐘,笑著回應:“哎,這行情不好說,你沒看見外檢查來的一波又一波,咱這井是正規經隔三岔五都會修正一兩天,到年底了才能看形勢。煤井上外利潤大的很,是個包工頭都比咱這下苦的掙得多,要是有機會咋兩個還是好好弄上一把。”
    “也是,有想法咱現在手里頭沒銅,就是不知道這井上的工資利不利,這都干了一個多月活了,聽說這個月還不發工資,下個月才發,說可以領生活費。”楊毛順聽建軍說話也有幾分倒里,應承著接話。
    “工資沒問題,我問了好幾個老工人,這正規經工資不拖欠。要是拖欠工資這活可干不成,屋里頭馬上就是兩個高中生啦,不敢段錢,娃娃的書年不成了就日塌啦。”王建軍笑著說話,“現在是五月份,再有一個多月我外女子中考哩。”
    “你女子中考,外應該沒問題,你外蓓蓓一直學習都好,你這還是有奔頭的,不像老哥我兩個后人都定數啦。”楊毛順順著建軍的話又閑聊起來。
    “好學生多啦,說不上來,學習咋給娃使不上勁,只能多掙點錢啦。昨個給屋里打電話,聽說咱外邊四道處正規井都停了,現在就是外黑煤窯偷著干,這要是煤礦不能干啦,咱這一輩人活都難活啦。”
    “誰說不是,井上在不能去啦,何談收入來源?靠地里外能有啥收入,天旱的地都冒煙,又沒水澆,農民還不都沒收入。你看咱外噠人要是離了外煤井還真得沒有啥謀生的出路,就外西故半路外礦人家正規些,進去了各種手續檢查跟審核,工資還有保障,外從來沒有拖欠過工資。”楊毛順接話說著。
    “這事咱管不上,就這一畝三分田都弄不明白,下了苦把錢拿到手就成啦……”
    兩個人正說著話,外頭進來一個人,看樣貌跟說話的內容就是他們的工友,口音不同多半是外地的。
    王建軍見這人進來了,從口帶里面摸了一根煙遞了過去,喊著:“鐵蛋,抽根煙,吃了沒有。”
    “王哥,吃啦,吃得面條,聽說明天發工資,發了工資要不要進城去呀。”鐵蛋個子低低的,臉黑黑的,接過王建軍遞過來了的煙,一屁股坐在床邊,笑著說話。
    “發工資?誰說得?”楊毛順一聽說發工資,趕緊追問著。
    “劉工說得,八九不離十。”鐵蛋回應著。
    “發工資好,發了就進城采購,這窮的都冒煙了,吃得面條都沒菜吃。”楊毛順順著鐵蛋的口音說著話,說起來還別說很有一翻風味。
    “要是發了工資,那就進城去。咋進城,誰開車呀。”王建軍聽說發工資那自然高興,井上都發的是現金,這個月還沒有給屋里打錢,要是真發工資啦進城一趟正巧匯錢,笑著說話。
    “小陳說開車去呀,要去不,到時候一塊去呀。”鐵蛋撅生撅氣地說著話。
    “中,去,一塊去,不發工資沒錢花,再不發就要喝西北風啦。”王建軍點著頭,笑著。
    “中,明天去啦,喊你們。回去啦,小陳喊我打牌去。”
    “中,去吧。”
    轉眼就是第二天,井上整修都歇班了一天,上午九點多的時候領班就開始招呼著發工資了,消息著實不假。排隊領工資,老半天才到王建軍跟楊毛順,上個月的工資拿到手里頭,跟以往比起來著實多了幾百元,簽字了就趕緊回自己房子收拾去啦,準備去城里啦。
    剛剛收拾好,鐵蛋就過來喊了,小陳開車井上的車在路口候著了,車上已經坐了好幾個人,都巴巴地想著進城給家里面匯錢去呢。沒敢耽擱,建軍跟毛順撒腿跑過來,上了車尋了個地方坐著,一伙子說著笑著朝城里去啦。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