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白水河畔草青青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怕怕處有鬼病魔怔(1)
    去山西折騰了一趟,回到屋里頭,素來干慣了一順溜的活,王建軍干起天天活很不適應,沒干幾天就沒再去啦。人就像是得了魔怔一樣,尋思著到哪里井上捉個活,都是幸運多年不見的老哥們凱彤給搭幫著介紹了個伙計,在黃陵煤井上干活。
    黃陵的礦很多,井也正規,大檢查他們倒還是在動彈,從來沒有聽過,還以為自己這次捉了個好活,信誓旦旦地給媳婦蘭萍說著,這次出去了要好好干到年底。人都說怕怕處有鬼,干啥不順的話,還真能的會上癮,走到哪里邪門到哪里。
    建軍才來黃陵的井上上了一個多月班,領到工資的時候覺得還成,養活一家子四口那是沒有問題,有多余的攢點錢給娃娃們上大學準備著,可這想法剛說有,禍患就如期而來,不得不認栽啦。
    上早八點,建軍早早吃了飯就去上班啦,下了井沒有三個鐘頭的時間,鬼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礦上給冒頂啦,一般人都被埋在了炕下面。想想都覺得害怕,要是這全部都落下來,要活命都是奢望了,還好營救的及時,沒有出人命,可倒里說在井底下憋了那么唱得時間,一個個都被抬到了醫院。
    進了醫院,肯定是要全部都檢查檢查,修養上幾天。鄉里人從來不會自覺地上醫院做檢查,更何況每每徘徊在生計邊緣的人,只要不是能撲倒的病都不會輕易上醫院的,哪怕上了醫院能吃藥的絕對不會打針,咋樣子少花錢咋樣子來,甚至有些富貴病窮人都不會看的。
    礦上出事了,王建軍才被送到醫院做了些檢查,長期在煤礦上上班,有些職業病不經意間就染上啦,肺結核躍然紙上被確診了。肺結核咋樣子都是高危病,發現了要趁早治療,才能康復,再說了作為傳染病是要被多途徑隔離的。病被查了出來,煤礦上自然叫人回家看病修養,沒有辦法王建軍就回了家。
    其實,他剛回家的時候沒敢給媳婦說自己得了病,倒是偷偷地吃藥,無意間被蘭萍發現了,再三地追問才知道咋回事。當蘭萍知道自己老漢生病了,她倒是兇了建軍一頓,怪他不吭聲,就說第二天呆著就讓去醫院。
    “建軍,你這人身體不美氣就要吭氣哩,一家子過日子你這不說是弄啥哩?咋樣子,先前你在黃陵人家外醫院咋樣子說的?”武蘭萍心里面著急地很,她雖然不知道建軍的病癥到哪種程度了,可倒也聽說過肺結核,外病厲害得很,弄不好了還要出任命,咋樣子都放不下來心。
    “沒事,發現了就再吃藥,人家說了這病走防控中心的,按時吃藥會慢慢就好起來的。”王建軍知道媳婦在擔心自己,倒是說著寬慰的話。
    “竟瞎胡說,你當我是三歲娃呀。”蘭萍才不管建軍說得啥話,整個人有些毛躁,念叨著,“明個在就去縣上看去,究竟現在是個啥情況。”
    “看,看,看……沒說不看,這不我還吃著藥哩……想著癥狀都緩了不少哩……”王建軍半笑著回應。
    “你是醫生呀,不是醫生就少說話,把藥喝了早早歇著,身體不舒服咋就在屋里頭將養著,現在屋里頭又不是接不開鍋。你身體要是垮了,掙得外前弄啥哩,對不對。”蘭萍惦念著。
    “是的,我知道,明個就去看。”
    王建軍沒有推辭,應承了媳婦,喝了藥早早就歇下啦。
    第二天天一亮,兩個人就相干著朝著縣城去啦,去大醫院做了個檢查,病情是確診的,這王建軍才喝了幾天的藥,檢查的大夫多少有些詫異。
    “王建軍,你都用了什么藥,用藥多長時間呀?”看診的大夫叫路昌明,看著影像里頭的圖像,建軍的似乎已經在結殼掉夾了,追問著更為細節的東西。
    “恩,這才吃了不到一星期的藥,藥名是……全名說不上來,反正就是醫院給的基礎藥……”一提到這,王建軍倒是有些懵圈,喝的時候也沒有太過注意,不好意思回應著。
    “奧,那你這還挺怪的,身體都在慢慢地自我恢復。對啦,結核病你應該清楚,屬于國家防疫中心的列表病,用藥都在備注的,吃藥不用花錢,到防疫站或者你們村里頭外衛生所都可以領藥的。人家會根據你的病情進行藥物的派發,服用幾個療程,根據目前你這個狀況應該會很快康復的,到時候過來了再做檢查就成……”路昌明聽見王建軍的回應,著實有些稀奇,微微得笑著說話。
    “大夫,你說我外人的病都在慢慢恢復嗎?”一旁的武蘭萍聽得一愣一愣的,她倒是沒有聽懂的就會插嘴問著。
    “是的,已經在慢慢恢復啦,我會把你們這個情況給防疫站匯報過去,很快就會有人聯系給派發藥的。畢竟具有傳染性,家里面的個人用具還是分開些好,免得給其他人傳染上。”路昌明叮囑著說話。
    “好的,謝謝大夫,那這得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呀。”
    “不好說,看身體的自身情況,有些人恢復得快,有些人就不好說……”
    “懂了,大夫,謝謝……”
    “不客氣,先前你手里頭有的藥吃著就成……”
    “恩,知道了。”
    進了一趟醫院,親耳聽到病況,蘭萍的心里頭算是落地啦,只要能治好咋樣子都成,兩口子沒有買藥就回去了。果然第二天村里頭的衛生所就來人啦,統計建軍的基本情況,拿著藥派發,叮囑著用法用量,領藥的時間地點,事無巨細地叮囑著。
    雖說現在建軍用藥了,可畢竟是個傳染病,家里面的私人用品還是分開著用,娃娃們到了假期還是要回來的。這病兩口子倒沒有想瞞著娃娃們,把事情說得明明白白,人都好接受些。
    鵬鵬跟蓓蓓知道自己爸病啦,他姊妹兩個明白自家爸都是在煤礦上呆得時間長的原因,心里頭都有了活思想。然而,兩個人的思想還沒有落地,怕怕處有鬼,不好的事又接種兒來。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