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玄幻小說 > 海力布傳奇 > 第二百一十章 再遇頭狼
    莫日根將自己打探到哈沁夫人危在旦夕的消息也傳遞給了海力布,由于時間緊迫,救母心切的二王子來不及與鹿王拉克申道別,臨行前只是隨手取了一把彎刀和一張弓箭就匆匆離開了鹿族神殿。
    沒有坐騎的海力布在銀色月光的照映下,邁開大步在鹿族森林里急速狂奔,他生怕自己稍微遲緩一些就會無法挽救母親哈沁的性命。但茫茫森林距離奇源部落異常遙遠,豈是靠人的一雙腳就能夠輕易到達的,海力布心中焦急萬分。
    幸而足智多謀的莫日根法師早有預料,當海力布再次來到與他相見的河邊時,看到了那顆岸邊的大樹下站立著一匹通體黝黑的駿馬。
    “海力布,我在這兒已經恭候你多時了。”
    黑駿馬忽然開口對二王子說話,表明自己正是特意等候在這里專程帶他回奇源的。
    “那就辛苦你了,咱們趕緊出發吧。”
    海力布對莫日根法師考慮事情的細致周到十分佩服,但時間緊迫,容不得太多寒暄。他對著黑駿馬簡單拱手行禮,繼而騎跨在它身上,雙腿一夾,一人一騎便順著小河沿岸逆流而上,朝奇源部落的方向疾馳而去。
    深藍色的天幕中閃亮的繁星指引著海力布歸家的路途,黑駿馬帶著他飛馳穿梭于森林、草場、溪流、沼澤。二王子滿腦子掛念的都是許久沒有看見的母親,在伊勒德去世后,她可以說是海力布在世的唯一親人了。
    海力布不能接受失去哈沁,就像他無法容忍哥哥蒙克魚肉所有草原部落的百姓一樣。雖然他從來沒有認真考慮過繼承父親的權力,當上烏珠穆沁草原的最高統治者,但現在看來,自己只有這么一個選擇,才能力挽狂瀾,扭轉乾坤。
    而大汗蒙克一定會想盡所有辦法阻止這件事的發生,海力布唯一的優勢就在于除了莫日根,目前還沒有人知道他并未葬身懸崖的消息。突然出現在奇源必定能夠殺得蒙克和他的黨羽一個措手不及。
    披星戴月的海力布不敢有絲毫懈怠,心系家鄉人民的他在快馬加鞭中,星夜兼程地往奇源部落前進。
    當海力布和黑駿馬順著河流來到一處山腳下,周圍的環境總讓他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遲疑間二王子猛地一抬頭,發現這里正是自己身中蒙克暗箭,墜崖落水的摩天嶺。
    痛苦的經歷像舊傷疤一般不斷被揭起掀開,讓海力布渾身都覺得不自在。當他正要策馬離去時,不遠處的山頭上忽然響起了一聲孤傲的長嘯。海力布抬頭望去,發現在怪石嶙峋的山崖間,數十雙綠瑩瑩如鬼火般的眼睛正注視著自己。
    海力布不禁身體一個激靈,專心于趕路的他根本沒有發覺,在這荒山野嶺間不知何時居然聚集了數量不小的狼群。草原狼們佇立在山崖上,死死盯著山下這形單影只的一人一騎。
    若是它們成群結隊沖下山來,勢單力薄的海力布很可能又要陷入一番苦戰,甚至能不能順利突圍都是個問題。二王子輕輕拽緊韁繩,勒停黑駿馬,暗暗攥住腰間的彎刀,時刻準備應對任何突發的狀況。
    與狼群在四下無人的環境里對峙了許久,在數量上占據絕對優勢的草原狼卻沒有要發動襲擊的跡象,這讓海力布感到有些詫異。就在他不明白狼群究竟有什么目的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海力布,我們又見面了。”
    那是一個低沉渾厚的嗓音,從狼群的后方傳出。待到草原狼們慢慢撤到兩邊,讓這個聲音的主人來到了山崖最前端的位置,海力布方才看清它的真實面目。
    說話的是一只體型巨大的銀白色草原狼,在月色的映襯下,全身的被毛散發出柔亮的光澤。它立于巖石上傲然偉岸的姿態,彰顯著與生俱來的強者氣質。毋庸置疑,它正是這群草原狼的頭領。
    聽到草原狼對自己說話,海力布恍然間還有些不太習慣。獸族森林里沒有狼群的蹤影,出于某種原因,它們的身份在那里并不受到動物們的歡迎,所以這是二王子頭一回與狼這種動物產生言語上的交流。
    但定睛查看了山崖上的頭狼后,海力布很快就發現,狼群首領對自己打招呼時說的話并非信口雌黃,他們的確不是初次遇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那體形威武壯碩的銀色頭狼,正是之前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摩天嶺上與海力布狹路相逢,率領群狼為了奪回慘死的幼狼尸體,和他展開殊死搏斗的首領。
    “首領,如果你是來找我尋仇的話,現在實在不是一個好時機。我有十分緊迫的事情要去辦,如果你相信我,可不可以等我處理完畢后,再前去找你?”
    海力布認為頭狼帶著部下此時攔截他,是要完成上次未竟的戰斗,為自己在情急下殺死的同胞復仇。他連忙向草原狼解釋道,期望它能換個時間再來對之前的事情做個了結。
    不過頭狼的回答很是出乎海力布的意料,這只氣質看上去兇狠中不乏睿智的野獸似乎已經通過自己的方式,弄清了當初慘劇發生的來龍去脈。
    “我無意與你搏斗,也知道之前害死狼群幼崽的兇手另有其人。”
    “你相信不是我害死了那些可憐的狼崽?”
    海力布不免驚嘆于草原狼的神通廣大,脫口反問道。
    “從一個人的眼睛里能讀出他的內心到底是善是惡,在我的部下與你廝殺時,我就能看出你迫于無奈被逼出手,也不過只是為了生存而已。”
    頭狼緩緩地對海力布說道,這讓二王子又記起了當日慘烈無比的場面,那些血漿四濺、戾氣橫生的片段縈繞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在獲得通曉獸語的能力之后,海力布逐漸明白了動物們跟人類無異,也會有喜怒哀樂,心地善良的他不禁為先前殺死的那幾只草原狼感到愧疚和自責。
    “難道你不記恨我殺死了你的同胞嗎?”
    他大聲問向山崖上的狼群首領,語氣誠懇而真切。
    “它們是在光明正大的交鋒中戰死的,這只不過是每一只草原狼都將面對的宿命,長生天會指引它們去往極樂世界,我不會把仇恨的怒火降于無罪之人。”
    頭狼用平靜的聲音回答著海力布的疑問,言語間頗有些與他惺惺相惜的感覺。
    “既然首領無意為難我,那我們可否就此別過,讓我繼續趕路。”
    不知道為什么,海力布的心里竟也浮現出些許感動,但時間迫在眉睫,不允許他此時再多做耽擱,但頭狼的回答又一次語出驚人。
    “海力布,你是個值得尊敬的勇士,但現在回去卻只是自尋死路,何必白白浪費了性命。”
    它似乎知道海力布想趕回家鄉,但對他的前景十分的悲觀。
    “首領何出此言?!”
    “如今的草原已不再是適合任何物種居住的地方,單靠你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改變即將發生的事情的。”
    頭狼的言語有些隱晦,但態度卻十分肯定,不希望海力布再做徒勞無用的嘗試。
    “哈沁額吉需要我,部落民眾需要我,就算是前面有千難萬險等待著我,我也必須回去救他們。”
    海力布卻有完全不同的觀點,他堅定地認為事在人為,蒙克固然暴戾猖狂,但只要有足夠的信念,就一定能力挽狂瀾。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便不再多言。還望你自己保重,但愿我們后會有期。”
    “多謝首領。”
    頭狼從海力布的眼神中知道自己不會改變他的想法,只好放棄了說服他的念頭。他們互道珍重后,頭狼便帶著狼群朝著遠離奇源部落的方向默默離開。臨走前站在高處的它還依依不舍地回望了一眼曾經生活過的故土,眼神中流露出對這片草原的無限眷戀。
    海力布其實不明白草原狼們為何執意要離開生活的家園,頭狼說的話語也令他有些費解。但在此停留了許久的海力布已經不能再浪費一分一毫的時間,來不及細想的二王子只能策馬繼續心急火燎地朝奇源趕去。
    在奔波了一整晚后,隨著晨曦逐漸灑遍大地,遠處地平線上隱隱約約冒出了奇源新落成的祭臺上高聳入云的蘇魯德大旗。
    在歷經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遭遇后,海力布終于就快重返家園了。
    海力布傳奇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