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科幻小說 > 無限之大魔神王 > 118.你不是地仙?
    “在場那么多蒙古的文武百官,你既然皇帝都殺了,為何不把他們也一鍋端了?”
    九天之上,魔云掠空而行,楊湘綺靠在座椅上,面色卻有幾分好奇。
    “他們又沒惹我,我沒事亂殺人干嘛?”陸明聳了聳肩。
    “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真的別扭。”楊湘綺美目流轉,盯在陸明臉上,卻輕輕撇了撇小嘴。
    “在場的文武百官,雖然不見得如何聰明,但總也都是爭權奪勢拖后腿的好手,若是殺光了,元朝的皇家勢力搞不好反而可以收回所有權力,反為不美。
    現在天將大亂,留下他們妥善布局的時間也不多,彼此牽制的話,對于義軍反而是件好事。”陸明隨口道。
    “這個解釋不錯。”楊湘綺點了點頭,露出了一絲佩服。
    “雖然現在想想應該就是這樣,但我當時就是懶得殺他們罷了。”
    “好吧,果然是你的風格,還是你厲害……”楊湘綺幽幽嘆了口氣,莫名覺得自己的入隊決定,搞不好有點不靠譜。
    天魔大自在,卻是隨心所欲行事之間,便能洞悉一切因果。
    陸明此時,雖也僅僅是半只腳邁入了其中,但直覺也是敏銳之極。
    陸明看到楊湘綺的嘆氣模樣,倒是微微一笑,卻也懶得解釋出來。
    “現在去哪兒?”楊湘綺見陸明笑意頗為玩味,忍不住問道。
    “皇帝既然都殺了,那接著就去見個人吧。”陸明隨意瞟了一眼天邊的流云,笑意懶散。
    “誰?”
    “去武當山,見張三豐。”陸明淡淡道。
    ***********************
    “無忌,我這太極拳劍你已學下了九成,假以時日,當有大成。”
    武當山巔云海,一名仙風道骨的魁梧老道輕輕捋須微笑,神情欣然。
    老道甚至沒有運轉玄功,但天地風云卻隨他的話語微微動蕩,顯然已到了道法自然之境。
    當世之間,龐斑隕落之后,也只有一人有這種修為。
    武當張三豐!
    “多謝太師父傳我太極神功!”張無忌恭恭敬敬站在一般,頭頂上卻顯現出盤踞不散的氤氳紫氣。
    “我這七個弟子中,本以翠山資質最高,這套武功若是傳給他,苦練二十載,想必也能爐火純青,傳我衣缽。可惜……如今也好,傳你傳他都是一樣。”張三豐嘆了口氣,道。
    “多謝太師父不忘家父。”見張三豐談及亡父,張無忌眼圈也是微微一紅。
    “忘不了,不敢忘。雖然我們道家有太上忘情之說,但我輩人世一遭,若全都忘了,便是上天當了神仙,也不及此刻自在。”張三豐捋須道。
    “太師父武道通天,不知何時可證破碎之境?”張無忌略一猶豫,還是問道。
    “我十年前已邁出那一步,若心中無牽無掛,隨時便可以破碎而去。”張三豐目光悠然,望著天邊緩緩道。
    “啊?”張無忌驚道。
    “武道或無盡頭,但當世之間,地仙巔峰便已經沒了再進一步的道路。
    便是昔日廣成子、達摩等人,能用大毅力、大悟性硬生生斬破這瓶頸,也只能破碎虛空,突破此界之后,方能考慮再進一步。”張三豐嘆道。
    “原來太師父已經到了如此境界。”方知此等秘聞,張無忌心中自是震撼無比。
    “當世之間,前方已無路,但我心有所羈,終不得自在。現在無忌你來了,很好,我武當一脈后繼有人,或許老道也該去證道求超脫了。”張三豐笑了笑。
    “太師父,破碎之道,自古千難萬險……”張無忌眼神閃爍了下,神情有些郁郁,卻還是閉上了嘴。
    再說下去,總不能說,太師父,您別升天了吧。
    張無忌想到這里,倒是微微寒了一下。
    “破碎之道自古雖九死一生,不過于我倒也無妨。昔日文丞相寫過‘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自求丹心一片,武當傳承不絕,生死又有何妨?”張三豐望著天邊流云,豁然一笑。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張真人,好意境。”天邊一道男子聲音淡淡響起,一抹流云便如扁舟一般至空中駛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張三豐見這對聯極為工整,頗有道家神韻,不由微微一怔,繼而才笑了笑,又恢復了淡然的神情。
    至于騰云而行,卻也不能讓張三豐心境動搖半分。
    “閣下何人?”張無忌望著急速接近的云朵,臉頰卻微微抽動了起來。
    “華山掌門陸明,見過張真人、張教主。”陸明見武當山已在腳下,淡淡一笑,反掌之間,魔云已消逝在半空。
    天地震蕩,一尊仿佛白玉雕成的云橋在陸明腳下凝聚成型,瞬息間,云橋不斷往前延伸,輕輕掛在山崖之旁,比鄰云海。
    陸明笑了笑,數步邁出,身影閃動,已來到山崖之上。
    “原來是陸盟主,聽老道那幾個不成器的徒兒說過閣下種種行徑,老道本還不甚相信,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張三豐笑道。
    從陸明的騰云而行來看,張三豐對他的定位起碼也是地仙一流,自然便也平輩論交。
    學無長幼,達者為先,確實公認的道理。
    “古墓傳人楊湘綺,見過張真人、張教主。”楊湘綺身為半步人仙,御空而行自也不在話下,在云橋上也只是輕盈的幾步虛點,便來到山崖之上。
    “見過陸盟主、楊姑娘。”張無忌雖是明教教主,但身份資歷卻也不在陸明二人之上,當著張三豐面更不可失禮,急忙還禮道。
    “老道昔日承蒙令祖楊大俠相助,想不到昔日一別,轉瞬已百年。”張三豐嘆了口氣。
    “張真人千秋宗師,家祖若泉下有知,想必也自欣然。”楊湘綺淡淡一笑。
    “楊大俠豪氣干云,重情義輕生死,自非老道所及。”張三豐嘆道。
    “家主的武功便是如此,悲喜皆可入道,卻與真人的法門不同。若家祖與真人一般,卻未必能到當世巔峰之境。”楊湘綺嘆道。
    楊湘綺此言倒也非虛,郭靖心性質樸倒也罷了,楊過蕭峰等人雖是百年一遇的武道天才,但確實也不符合道家武道的無為之意。
    “張真人,見你如今修為已至地仙巔峰,隨時可以突破,不知你何時欲證破碎?”陸明笑了笑,淡淡道。
    “你……你怎么知道?”張無忌訝然,脫口問道。
    “張真人一派紫氣氤氳,獨立于天地之外,自然是到了此界武道盡頭,只能破碎證道了。”陸明淡淡道。
    “陸盟主好眼力。”張三豐也微微一怔,深深看了一眼陸明。
    “還好吧。”陸明笑了笑。
    “嗯?你不是地仙?”張三豐神色突然呆滯起來,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古井不波的心境蕩然無存。
    “我現在?自然不是。”陸明點了點頭。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