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帶個系統玩穿越 > 第一四五章 挺好的
    即使只是初冬,但這冬日的夜來得還是及早。不過了了時分,半空中的一抹斜陽已是沒入地平線下,點點繁星映襯空中,是這漫長冬日之中,難得一見的觀星良日。
    夕陽西下,皓月當空,墨陽學院的隊員們在結束難得的一個下午的假期之后,再度回到了客棧之中,休息一晚,明日重新開始艱苦的訓練之旅。
    當然,這些隊員,是除了三個人以外的隊員們。
    …………
    “這是我第一次招待來客,若是招待不周,還請多擔待才是。”剛才,寧雁綺帶著他們在寧府里逛了一圈,直到小廝通報菜品已經上齊,寧雁綺才帶著陳青三人來到了屬于她的院子。
    她的院子不大,準確的說,是一處院中院。寧府大房、二房與三房,都有一處極大的院落,而寧雁綺的院子,便坐落在這大房院落的一個角落之中。在她一門獨院外的不遠處,便是寧澤成的院子。
    按道理,從招待外客的堂屋,到寧雁綺的這處院子,已經經過了寧雁綺父母所居住的正院。按道理,有外客到來,不論是他們上門去拜訪也好,她的父母出來招呼一聲也好,總歸是要見一見的。
    但他們在這寧府中逛了許久,甚至都見了不少二房和三房的同齡人,但卻沒有見到寧雁綺的父母。
    她的父親正值壯年,在墨州府中擔任公職,不在府中尚且可以理解,但她的母親卻只在他們夫婦兩人居住的院子之中,閉門不出。由此可見,這個婦人對陳青三人的怨念,可謂是極深了!
    但從這點也能看出,寧澤成隨了自己老爹多少不知道,但在性格脾氣方面,絕對隨了老娘許多!雖然作為一個女人,天大地大兒女最大可以理解。但這爵府大院,高門大戶,就算只是一個女人,也多少需要有所城府、有所舍得!
    子爵府對外想要保全自我需要拳頭夠硬、足夠強大,但在內部權力斗爭上,拳頭夠硬也只能夠保全自我,想要面對虎視眈眈的二房與三房,拳頭夠硬絕對不夠!
    寧府大房,本就一直是站在風口浪尖上的一房,寧府過往百年,所有家主皆是大房一脈所出,寧中劍也不例外。此時的他尚且寶刀未老,作為大房的頂梁柱能夠給大房撐起一片天,如果哪天他倒了,積怨已久的二房三房說不準真就會拿大房開刀!
    帶著陳青三人回到屋中,寧雁綺嘴上說笑,心里卻是怒氣騰飛,自己這不靠譜的大哥不著調的惹事也就算了,自己這老娘居然也一副小肚雞腸的模樣!
    還好老爺子把她叫回來了,否則陳青被二房三房那些混賬拉攏過去,大房未來的地位,可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殊不知,她的那位老娘不愿意看見陳青只是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是一想到自己兒子犯了錯,還要把自己從小看大的女兒也一起搭進去,她就越來越氣,最后氣到急怒攻心,這幾日都已經病臥在床,只是沒有讓人去告訴寧雁綺,只為了讓她安心修煉罷了……
    “不要緊不要緊,姑娘做的準備,那是相當齊全啊……哈哈哈!”只是吃個飯,陳青并沒有在意排場之類無聊的東西,正要隨口應付幾句,沒想到第一句話才剛剛出口,就感到腰部一陣疼痛,瞪大眼睛沒敢哀嚎,只得哈哈笑了起來……
    “這個小姑娘,這真的是墨州醋王啊……”陳青徹底無語了,自己到底是攤上個什么主了……還好自己是成長在一夫一妻觀念下的新一代好青年,這要是真攤給什么富貴公子哥……那可真得為那位花花公子默哀!
    “你小聲叨念什么呢?”
    “沒有啊,你聽見什么了?”陳青大汗,云仙兒這聽力也太好了,她都覺得自己這聲音跟默念沒什么區別了好吧!
    “哼,最好是如你所說!”云仙兒醋壇子已經翻得徹底,跟陳青說話都極為不客氣。也就只有陳青脾氣不錯,不然早就吵起來了……
    “各位入座吧,我這院子小,沒辦法擺那么大陣勢,只能擺個圓桌,幾位沒什么意見吧。”寧雁綺笑著說著,看向陳青之時兩只眼睛都已經瞇成了月牙一般。
    “沒有沒有,這樣挺好的!”陳青笑了笑,他也不喜歡那些正兒八經跪坐在坐墊上吃飯的場面,這樣圍著桌子吃反倒合了他的心意。
    走到桌旁,寧雁綺輕輕一笑。實際上,這么大一個院子,這么大一間飯廳,想要擺下一桌正式的宴席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那種場合太過正式,擺出來顯得疏遠,顯得膈應,不符合她現在的需要。
    “那就好,各位,不用客氣,盡管吃,我們寧府雖小,這么些食物,還是能供得上的。”
    …………
    “喲,幾位小爺,奴家看著怎么那么眼熟呢!”日落時分,是這墨河船舫開始熱鬧起來的時候,本以為將要接待的又是什么富貴人家花花公子,沒想到隔著一層面紗,卻是兩個熟悉的面孔,讓悅榕心中詫異。
    但她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這種情況,還不至于讓她失態!
    “眼熟嗎?”龍傲嘴角抹過一絲笑意,淡淡說道:“我本以為這迎卿樓的頭牌,想見一次難如登天,沒想到竟會這般容易,居然那么容易。”
    “咯咯咯,小女子可算不得什么頭牌,這又不是天上人間,都是姑娘家家的,哪有什么頭牌不頭牌的區別。”悅榕暗自警惕,嘴上卻還是一副青樓女子的調調。
    她的演技極好,若非龍傲曾經見過她,龍傲絕對不可能看穿她的真實身份。
    “哈哈,說得好,說得好。”龍傲輕拍雙手,身旁的玉可卻是十分詫異。為了見這姑娘,可是花了千兩銀票,他居然那么舍得!
    見到了,卻又還口里花花,不干正事,難不成真就是找理由騙他來,就為了……拉他下水?
    “誒,龍傲!”玉可用手肘磕了一下龍傲,龍傲卻絲毫沒有搭理他的意思,還是繼續和悅榕隨口花花,一副自由自在的模樣。
    兩人又說了一陣,悅榕便伸著小手朝著身后的幾處坐墊揮去,一邊揮著,口中一邊說道:“兩位公子入座吧,如蘭,倒茶!”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