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跨界攻略 > 第三七八章 開始的結束與結束的開始(大結局)
    在施耐德的點評之后,白君文與莫扎特也很快完成了自己的點評。毫無疑問,白君文和莫扎特都狠狠的夸獎了陳璐一番。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陳璐在這場比賽中就是白君文和莫扎特的代表,但是白君文和莫扎特也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意思。
    對白君文來說,以他今時今日在樂壇的地位,本來也不需要再跟誰客氣了。陳璐演奏的很好,白君文就實話實說。況且,白君文的確也很開心,不僅僅是因為陳璐是他在浦江音樂學院的學妹,更是因為陳璐的演奏的確將白君文剛剛創造出來的音樂表現的很好!
    在夢境世界中的時候,盡管白君文是親自上陣,演繹自己創作的音樂,可當時白君文的感覺就是:盡管自己創作的音樂的確有了那么一點“樂理突破”的跡象,但是這玩意好像還是有問題。
    在崔唯嵩的演奏會上,白君文一直覺得單純憑借演奏,似乎還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最后不得不加了伴舞,才算是勉強將白君文想要的效果展現出來。
    盡管當時包括崔唯嵩在內的一群音樂人都覺得,白君文的的確確是走出了一條嶄新的道路。但是白君文覺得,需要依靠音樂之外的東西才能讓聽眾理解的音樂,顯然是有問題的。
    然而,陳璐今天的演奏卻顛覆了白君文的觀點——陳璐今天的演奏,可沒有人給她伴舞。可是她這場演奏的效果,卻比白君文在崔唯嵩那場演奏會上的效果還要好!
    白君文這時候才尷尬的意識到,有問題的好像不是他創作的曲子,而是他的演奏。
    不過,這樣的尷尬絲毫沒有影響到白君文的心情。反正自己的演奏水平,白君文也不是不知道。他在演奏上的確已經達到了音樂家必須的水準。但是與那些真正的演奏大師比起來,卻還差了火候。
    畢竟,演奏這種東西沒有任何捷徑可走。在創作上,白君文可以憑借自己交流兩個世界文明的優勢,迅速達到歷史極大師的水準。但是演奏……就算是白君文也算是努力修煉過了,天賦也還算不錯。但是與那些真正的天才相比,他還是需要繼續磨練才行。
    但這并不重要。對白君文來說,真正讓他感到開心的是,陳璐的演奏證明了,他想要走的那條路,是沒有錯的。
    同時,這也證明了陳璐的天賦的確對得起莫扎特對她的期待。
    至于莫扎特,他從來就不知道謙虛是何物!既然陳璐的演奏的確很好,那他又有什么不敢夸的呢?
    在莫扎特之后,當話筒來到歐拉手中的時候,這位來自瑞士的音樂家倒是有點尷尬。他自然不可能昧著良心說陳璐的演奏不好,更不可能繼續嘴硬說陳璐沒有天賦。
    不過,強烈的好勝心還是讓歐拉給自己找了些理由:“我承認你的演奏非常出色,即便是在整場比賽中,也是最出色的演出之一。不過,你的演奏也是因為這支曲子而變得出色。所以,今天晚上如果你真的贏得最后的勝利,那么給你這支曲子的人,也至少有一半的功勞。”
    可歐拉沒想到的是,他一時嘴硬的表現,反倒是引起了其他音樂家們的反感。
    只因為在看過陳璐的表現之后,包括伊斯特、弗萊曼在內的其他音樂家,都已經被陳璐的演奏征服了。
    “一名演奏者的天賦,本來就是通過樂曲來表現。任何演奏者在沒有樂曲的情況下,都談不上什么天賦可言。當陳璐小姐演奏這支曲子的時候,她的表現讓我想起的是歷史上那些偉大的演奏家演奏他們所喜愛的經典名曲時的情形。所以,今晚如果是陳璐小姐獲勝的話,我認為是實至名歸。”
    “陳璐小姐的表現無懈可擊。我必須要承認,一首劃時代的作品,的確給陳璐小姐的演奏增添了光彩。但是能夠在第一次演奏這樣劃時代的作品時,就將作品的內涵表現到如此深刻的程度。陳璐小姐的天賦更是令我吃驚。我愿意為此前在浦江音樂學院發生的事情向陳璐小姐道歉。”
    ……
    一個接著一個的音樂家站起身來說話。歐拉聽著這些音樂家的發言,臉變得越來越紅。最后,當弗萊曼都站起來發言,對陳璐大加稱贊的時候,歐拉已經連坐都坐不穩了。
    弗萊曼是歐拉在大學里的前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弗萊曼甚至還可以說是歐拉的導師。因為在歐拉進入音樂學院進修的時候,弗萊曼還給歐拉上過幾節課。
    所以,弗萊曼的發言就成了壓垮歐拉的最后一根稻草。他面紅耳赤的站起身來,想要說一些請求原諒的話。
    但莫扎特把話筒再次拿了過去。
    “感謝大家對陳璐的支持。今天真的讓我對大家都改觀了。哪怕是歐拉先生似乎還有點不服氣,但我還是替白接受歐拉先生的稱贊。至于陳璐的天賦,請歐拉先生放心,她以后會繼續證明自己給所有人看的。最后我想說的是,一次演出的失敗或者成功,決定不了一個人的天賦。今天陳璐的演出成功了。這很好。但即便她今天真的又因為緊張而失敗了,就能說明她沒有天賦嗎?我覺得不是這樣的。音樂就是音樂。它應該是一種激動人心的,振奮人心的東西。而不是攀比或者炫耀的工具。在追尋音樂的路上,我們都還只是學生而已。”
    說完這些話,莫扎特放下了話筒。好聲音的現場一片寂靜無聲。
    白君文微笑著看著莫扎特。他已經想到,當這一期節目播出的時候,或許會有很多人覺得莫扎特的這番話說的太狂妄了。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資格當著這么多音樂家的面說出這些話?
    但白君文知道,這個世界上可能最有資格說這些話的人,就是莫扎特。
    而莫扎特的這番話,也成為了整場節目導師們的最后一次發言。
    接下來的觀眾評分環節,陳璐毫無懸念的成為了全場最高分的得主。2579分的得分,整整超過了威廉32分之多。
    這一期的《華夏好聲音》特別節目,也就隨之落下了帷幕。
    “白,恭喜你。”節目結束之后,莫扎特靠在窗邊,看著外面的風景,突然對白君文說道,“在音樂的世界上,你走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現在,你是這個世界上音樂王國真正的領先者了。”
    “謝謝。”白君文接過莫扎特遞來的酒杯,笑著點了點頭。兩人碰了一下酒杯,都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你應該知道我想說什么了是吧?”將空酒杯放在一旁,莫扎特再次說道。
    “是的。你想要去歐洲了。”
    “在你的身邊固然會很好,但是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奇妙了。我想要去走走。這個世界有太多美妙的音樂。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學習它們,了解它們。”莫扎特的眼神中,透著仿佛孩子般的興奮,“好在這個世界的交通很方便。即便是歐洲和華夏,想要跑一趟也只需要十幾個小時就可以了。否則的話,我還真不一定能下定決心。”
    “去吧。你本來就是屬于整個世界的。我期待你新創作的作品。”
    “哈哈,古典樂,流行樂……我可不一定會停留在一個領域。”莫扎特看了白君文一眼,笑著說道,“雖然現在你是在前面的那個人,但是我可不會讓你等太久。你要小心哦。”
    “只管放馬過來吧。”白君文說著,就看到莫扎特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掌。
    兩人的手掌用力擊在一起,就像是立下了男人之間的約定。
    兩個月后,《華夏好聲音》第一季節目圓滿結束。《華夏好聲音》節目不但是在蛙蛙網創造了近乎爆表的點擊率記錄,更是引來了東方臺與浙省臺激烈的爭奪。
    莫扎特帶著華夏好聲音第一季冠軍的頭銜,接受了弗萊曼的邀請,飛往歐洲。
    莫扎特的離開對白君文來說,并不意味著結束,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因為白君文知道,無論是莫扎特還是他自己,他們的音樂道路都才剛剛開始。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