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女生小說 > 金牌經紀人:旗下皆是小鮮肉 > 第一百零三章 朋友
    此為防盜章節,感謝小天使理解……哪怕她做足了心理準備,可也是被嚇的心臟猛的一跳,照片里是一只小貓,幾乎無法辨認出原本的毛色,此時小貓全身的毛都被鮮血浸透了,部分毛發沾染的血跡甚至都已經干涸,看起來干硬恐怖。
    小貓死狀更是凄慘,整個身體詭異的扭曲著,全身僵硬,眼珠外翻,身上更是傷痕累累,別說是艾米了,陸滿清覺得,如果是她親手拆開這個包裹,怕是也會嚇到腿軟。
    這會兒隔著屏幕看,陸滿清都覺得心里難受的直翻騰,就別提艾米親眼看到的時候那種感覺了,陸滿清沉吟了好半晌,這才給艾米回了電話。
    “艾米,報警。”陸滿清的聲音冰冷。
    “報……報警?”艾米的聲音還有些發抖,但情緒似乎和緩了一些,這會兒對陸滿清的決定有些不可思議。
    “對,報警,公司那邊我會打招呼的,你直接報警,讓警察來處理。”陸滿清說完,又是對艾米安撫了幾句,這才又撥通了顧言的電話。
    “我們家的大忙人居然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顧言調侃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莫名的,陸滿清就覺得自己緊繃著的神經放松了兩分,她不得不承認,那只貓也讓她嚇壞了。
    “顧言……”陸滿清低低的喚了一句。
    “發生什么事了?”顧言的聲音也是猛的一緊,他自然是聽出了陸滿清的不對勁。
    “有件事。”陸滿清吸了口氣,“我可能遭到恐嚇了,我想報警,但你知道,這影響很不好,可是……”
    “報警吧,后續問題我會處理的,你這次的行程是保密的,應該沒人知道你在那邊,等孫暢演唱會結束后,這邊我會處理完的,你別擔心。”顧言輕聲說著,沒有太多的安慰,可卻讓陸滿清高高懸著的心安穩了兩分。
    “好,我知道了。”陸滿清回了一句,掛斷了電話,她這會兒心情復雜,實在沒什么聊天的心思,手指無意識的翻動著微博,陸滿清點進了平日里就滿滿當當的私信,這也是她最近養成的一個小習慣,每當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她就會來看看私信,看看這些可愛的網友和粉絲們的問候,這會讓她的心情很好。
    可這次,陸滿清隨手打開最新的一條私信后,她的手腕一抖,手機啪唧一聲就摔在了地上,還好她坐的位置距離舞臺有著一段距離,倒是沒影響到孫暢幾人的排練。
    陸滿清的手有點顫抖,她盯著地面上的手機,好半晌都沒有勇氣去撿起來,足足這樣呆坐了十幾分鐘,陸滿清才覺得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平復了下來,她快速的撿起手機,將自己的私信快速截圖,直接打包全都發給了顧言,不是她不想交給艾米,實在是她怕艾米也會跟著嚇壞了。
    隨后,陸滿清又是一個電話打給了顧言,但這一次,她的聲音明顯尖銳了兩分,“顧言,我發了郵件給你,我的微博私信收到了一個小號發來的信息,上面是一個視頻和很多張恐怖的圖片,你都交給警方,我把我的微博賬號密碼發給你,看看是不是能通過這個私信查到對方的消息。”
    “這是恐嚇,絕對是恐嚇。”陸滿清的聲音有些尖銳的輕顫,這件事的發生屬實有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那些照片也著實恐怖。
    “陸滿清,別怕。”顧言沉默了幾秒后,突然開口了,“別怕,我會處理好的,我一定找到這個人,不會讓他傷害你,別怕,別怕。”顧言一遍遍的重復著別怕,陸滿清的情緒也隨之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她好像被催眠了一樣,或許是顧言的聲音太好聽,又太溫柔,陸滿清感覺自己剛剛那無比焦躁的情緒開始漸漸的平穩了下來,“我沒事,我不怕。”她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樣,“顧言,你一定要找到那個人。”
    “我會的。”顧言輕聲回應,兩人對著電話沉默了一會,陸滿清先一步掛斷了,顧言并沒有說多少安慰的話,可不知道為什么,跟顧言說過之后,她的恐懼就開始像潮水一般退去了。
    心態平靜后,陸滿清這才緩緩的恢復了思考能力,用這樣血腥殘忍的方式恐嚇自己,可想而知,對方肯定是個心理扭曲的人,并且十分的憎恨自己,如果不是原主的問題,陸滿清來到這個世界這些日子,招惹的人屬實有限,幾乎不用多想,她就很輕易的將目標鎖在了陳浩然的身上。
    跟陳浩然斗法這件事,結束后陸滿清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對她來說,事情已經結束了,可對陳浩然來說,顯然并不是這樣,就算陸滿清沒有特別去關注事情的后續進展,可她也知道,陳浩然算是身敗名裂了,至少短時間內想要復起是絕對不可能的。
    陸滿清是這件事最初的推手沒錯,可事情后續的發展,別說是陸滿清了,就連約哥都沒想到,實際上約哥手里還有陳浩然不少的黑料呢,可還沒等他放出來,陳浩然就臭的一文不值了,畢竟對于偶像明星來說,沒什么事情的摧毀性能比得多傷害粉絲。
    粉絲是很狂熱沒錯,可同樣她們也很脆弱,即使是一些普通的黑料,都有可能讓部分粉絲脫粉,甚至轉黑,或者說爬墻,更何況是這樣致命的黑料,據說陳浩然不少大粉都紛紛脫粉了,而且更有大量的粉絲直接轉黑,根本接受不了偶像這種惡劣的行徑。
    陳浩然原本一片大好的前途盡毀,要說他憎恨自己,陸滿清是一點也不會意外的,陳浩然的為人她怎么也有個五分的了解,在原主跟謝允桁那一段的記憶里,對陳浩然可真是厭惡至極,也深知這人的品行極有問題。
    陸滿清覺得,陳浩然這般恐嚇自己,仿佛就像是情理之中一般,如果是陳浩然,她真的一點也不意外,將自己的猜想發給顧言,并將自己的微博帳號密碼也發了過去后,陸滿清關閉了微博,她已經沒有心思去看了,哪怕是恐懼已經平復了,可心情終究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這一夜,陸滿清噩夢連連,那些恐怖的畫面仿佛闖進了她的夢境,她并不是膽小的人,可這種刺激的畫面對于她這個從未接觸過這種事的人來說,難免還是有點讓人慌亂,以至于第二天醒來,陸滿清的臉色慘白一片,黑眼圈更是又深又重。
    “啊啊啊……”對著鏡子尖叫了一聲,陸滿清簡直被自己的鬼樣子嚇呆了,她足足在浴室里磨蹭了一個多小時,將臉上的妝容調整又調整,確認萬無一失后,這才走出了房門。
    任向陽和季末還不知道這件事,陸滿清也沒打算讓他們知道,畢竟后面的演唱會重要無比,陸滿清可不想自己的藝人分心。
    這邊陸滿清忙碌的很,而另一邊,顧言也是放下了手上其他的工作,將陸滿清被恐嚇這件事緊緊的盯了起來,和陸滿清猜測的一樣,顧言的第一懷疑對象也是陳浩然。
    但和陸滿清不同的是,顧言并沒有在那件事后就將陳浩然丟到腦后,而是一直安排著自己的助理默默的注意著陳浩然的情況,顧言一向很清楚這圈內的游戲規則,可兔子急了還咬人這句話不是玩笑,任何人被逼到了末路,都難免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顧言一直有盯著陳浩然的動向,可對方一直很安靜,被雪藏后,先是回了老家待了一段時間,回來京都后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乖乖的窩在自己的公寓里,連外出的次數都少的可憐。
    時間久了,盯的人難免松懈了,至少顧言一直沒有收到對方有什么異動的消息,可突然陸滿清收到了恐嚇,顧言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陳浩然。
    不過這一次,陸滿清選擇了報警,顧言自然也不好私下出手,他只是將自己的懷疑,以及陳浩然的一些信息資料,包括陸滿清收到的恐嚇信息全部提供給了警方。
    而在海皇驚動了警察,那可絕不是什么小事,幾乎在警方登門的幾分鐘后,圈內上層的一些人就都收到了海皇驚動了警察的消息,雖然他們還不知道具體的原因,可這并不妨礙他們互相傳遞著信息。
    很快的,這件事就傳到了顧老爺子的耳朵里,他雖是退下來了,可對公司的掌控卻不可小覷,海皇雖然只是顧氏旗下眾多產業之一,可因為是顧言親自在打理,老爺子自然也很在意。
    “言言,到底是因為什么居然驚動了警察?”顧老爺子語氣嚴肅的很,如果是陸滿清聽到了一定會覺得驚訝和陌生。
    “因為有人恐嚇我旗下的員工。”顧言淡淡的回了一句,隨后又背過身邊的警察低聲說道,“爺爺,是滿清受到恐嚇了,你也知道,她受不了刺激的,萬一……你說是吧。”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