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大俠平安 > 第六十七章 決戰叢林之有驚無險
    十只燈籠仍在空中怪異地盤旋。燈光下,僵尸俊秀的臉色卻是如此的安詳,絲毫看不到悔意和恨色。場面竟然有著讓人心動的悲壯。
    冷芙蓉和舒小紅此時也已不敵,頻頻后退。
    童菲卻是不敢上前救援。她怕黑白雙刃對妹妹突下殺手,假如到那時,她將后悔莫及。
    平安想施救卻又脫不開身,只急得暴喝一聲,狠命地一刀斬向聯手攻擊他的兩殺手。兩殺手見一道血紅的刀芒一反常態地猛襲過來,不敢怠慢,收刀向上一竄,嗖地一聲躍上身旁的一棵大樹,恍然不見蹤影。
    而這時,密林中徒然變得一片漆黑。在空中穿梭盤旋的那些燈籠已經不知去向。
    “童菲,今天算你們走運,要不是我們有急事趕回去,爾等只怕過不了今天晚上。暫且放過你們,后會有期!”
    森林的遠處,忽然傳來了黑白雙刃老大白雙刃的聲音。聲音隨著一股山風傳進來,讓人感覺不寒而粟!
    “這些人也太詭異了,像鬼魅一樣!”童曉曉失聲道。
    冷芙蓉和舒小紅已經精疲力盡,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地喘著氣。
    舒小紅道:“嚇死我了,這些天煞的,簡直比鬼魅更可怕。”
    童菲走過來說:“你們沒有受傷吧。”
    舒小紅道:“還不至于。”隨后用奇怪的眼神望著她,說道,“小姐,我實在是沒有料到,你的武功居然那么好。”
    冷芙蓉冷冷一笑道:“你到這時候才明白。我早就看出來了。”
    舒小紅一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當時小姐還手的話,你準完蛋。”
    冷芙蓉哼道:“那又怎樣?大不了一死,死有什么可怕。僵尸俊秀不也是死了么?死亡是任何人都逃避不了的現實,那是遲早的問題。死的方式各有不同而已。”
    兩人只顧說話,不料童菲姐妹已走。嚇了一跳,起身一看,卻是她們跟在平安身后朝著僵尸俊秀的遺體走去。于是兩人慌忙跟了過去。
    這時候,有一抹晨光從樹林的縫隙里透射進來,不偏不倚地照在了死去的僵尸俊秀身上。大伙將目光投注在僵尸俊秀身上的傷痕上,不知為何竟然覺得酸澀無比。
    “他應該是老佛爺派來的人。他的任務應該和我一樣在追查事件的真相。只可惜已經死了。”冷芙蓉說道。
    童菲看著她說道:“你應該是皇上派來的人。同時你也是紅燈照的人。你有著雙重身份。不過,你對我們來說并沒有威脅。因為我們是朋友。”
    冷芙蓉無語。她已經默認了童菲的說法。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歐陽惜惜兩姐妹也是紅燈照的人。舒小紅也應該知道的,童菲是她伺候過的小姐,她沒有理由不知道這些。
    平安伸手在僵尸俊秀身上摸索著,結果從他懷里摸出了一塊腰牌,借著那抹晨曦看了看那塊腰牌,的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說道:“我們都錯了,僵尸俊秀是袁世凱派來的人。”
    “啊,怎么會呢。如果他真是袁大人派來的人,應該對我們趕盡殺絕才對,可憑借他的能力,為什么要三番兩次放過我們呢。尤其這次的行為,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奸大惡之人。由此可見,他的良心尤在,怎么會是袁大人的人呢?”
    冷芙蓉在一個勁地叨叨著,話糙理不糙,句句在理。
    童菲說道:“嗯,嫂子的分析有一定道理。僵尸俊秀沒有我們之前想的那么壞。這一次他還救了我們。如果不是他,我們恐怕已經.....”
    說到這里停了下來,轉頭去看平安。
    平安道:“沒錯,這次我們僥幸撿回一命,僵尸俊秀功不可沒。哦,天亮了,我們趕緊走吧。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
    一直沒說話的童曉曉點頭贊同。這次的遭遇真是險極,她可不想在這林子再遇上第二次了。舒小紅嗯了一聲,算是同意了平安的決定。他們這些人中就平安是男人,不聽他的還能聽誰的。
    于是幾個人往山外走去。由于昨夜沒有休息,大伙感到有些虛脫,商量后決定找個安全的地方養足了精神再說。至于那些礦石的秘密,等待明天察看不遲。在商量這件事情的時候誰也沒有提及相槨。
    相槨失蹤,最大一個可能就是已經死亡。如果相槨沒死,憑他的功力就應該沒事。南山如此之大,要想找到一個失蹤的人談何容易。
    童曉曉沉默了一會后,表示一定要找到相槨,哪怕就是尸體也要找回來。
    冷芙蓉看著她說:“妹子,你就別傻了,這里不是深山密林就是懸崖絕壁,豺狼虎豹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相槨就算不死也可能已遭遇到了毒蟲,你想想他又不是水滸傳中的武松,一個人落單遭遇到猛獸還有活下來的機會嗎?況且他已經被大猩猩打傷,此時只怕已被毒蟲啃得只剩下一副空骨架了。”
    童曉曉一臉的憤怒,晨光從密林的縫隙里穿透進來,其中一抹落在她的眼簾上,如水的眸子透出一道兇狠的光,看著冷芙蓉道:“我就不明白,你為何如此憎恨相槨,是不是你不能得到他的賞識在嫉妒我?”
    “笑話!”冷芙蓉道,“一個相槨算什么,天底下比他優秀的男人多的是,我怎么可能在乎他的生死?哼!”
    “你們別吵了好不好!昨天累了一夜還有精神吵架,真是服了。”
    忽然,走到一棵樹底下的平安怒吼起來,但是話說過后感覺不妥,走近童菲道:“不好意思,我沒有說你。”
    舒小紅上前神色極為古怪地瞪著他說道:“照你剛才說的意思,我也在那些女人之列是不是?”
    平安甚是狼狽,道:“不是,我也沒有在說你。”
    此話一出,激怒了童曉曉和冷芙蓉,她們本就在為此事感到極為不爽,如今聽罷平安一席話,立即聯手上前向他討說法。
    平安嚇了一跳,心想好男不跟女斗,轉身就走。
    不料便在此時,忽然聽到有人噗嗤一笑。笑聲自他們頭頂的樹上傳下來,竟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誰?所有人一驚。一齊抬頭朝那棵大樹望去。
    然而樹上已是一片死寂,再也沒有了聲音。
    平安提刀在手,怒喝一聲,凌空躍起,手起刀落,狠命地砍向大樹的枝葉稠密處。在那里果然潛伏著一個青衣蒙面人。蒙面人雙目晶亮,于稠密的枝葉縫隙處盯著那一輪血紅的刀芒,不知為何,突然將蒙在臉上的黑紗揭開。
    平安一眼瞥見那張臉,吃了一驚,急切間收住刀勢。蒙面青衣人趁機離開大樹逃逸。童菲懷抱栗色琵琶竄了上來,意欲將其截住。豈料蒙面青衣人忽然揚手朝她打來了一枚暗器。暗器快如電光石火,又似一枚從空中隕落的流星,劃出一道亮色徑直向她墮落下來。
    童菲一驚,閃身避讓之際,蒙面青衣人已經逃逸無蹤。而那顆流星樣的暗器卻在此時噗的一聲深深嵌進了她身后的一棵樹木,僅留下十分之一露在外面。竟是一顆白色的小石子。
    童菲沒有說話,抬頭去看走近來的平安,暗忖道:看他剛才收刀的神色,絕對認識那個蒙面人,說不定他們之間有什么淵源。只是那個蒙面人到底是誰,為何要在此地出現?難道是他——笑不敗?
    但是笑不敗傷勢非輕,才只有幾天功夫不可能恢復如初。那么那個人又會是誰?如此一想,童菲有些糊涂了。
    平安走近那棵樹木,用刀將那顆嵌在樹木中的白色石子挖出來掂量了一下道:“此人絕對是個高手,他來這里不知想干什么。說不定昨天晚上他就來了。”
    “你是說那家伙藏在樹上窺視了我們整整一宿。”
    童曉曉最終還是忍不住說話了。
    冷芙蓉卻神秘兮兮地走近平安,望著他詭秘地一笑:“沒想到你還會裝瘋賣傻,那人明明是你故意放跑的,你以為我們看不出來啊。”
    童曉曉道:“是啊,姐夫,我也好像覺得......”
    話說至此忽然打住,因為她看到了一張形容怪異的臉。那是舒小紅的臉。
    舒小紅不知何時走到了她的面前,轉過頭來看她,目光里居然掠過一抹殺氣,盡管那抹殺氣一閃即逝,但還是深深地烙進了她的腦海,讓她永世難忘。
    “現在我們最關鍵的就是找個地方休息養,說不定明天就會遇上更殘酷的事情呢。”突然,童菲走過來說道。
    她那迷人的臉上洋溢著璀璨的笑容。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