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高武世界的漫畫家 > 004.嚴寒考驗,經驗值!
    “這不可能!”
    白人大漢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有少年叫起來:“在這種鬼地方徒步行走三天,我們會死的!”
    不少少年跟著發出附和的聲音。
    確實,零下超過四五十度的冰天雪地,多呆一段時間都可能會凍傷,更別說是在凍土地上徒步行走三天了。
    對于少年們的抗議,白人大漢只是猙獰一笑,然后舉起手里的槍支對準天空扣動了板機。
    “砰砰砰..”
    巨大的槍聲在開闊空曠的雪原上空快速擴散開去,引得少年少女們發出一陣陣驚慌失措的尖叫。
    “在這里徒步走三天,你可能不會死,但若是不走,你現在就要死!”
    白人大漢對少年們大聲咆哮著,就像一頭發怒的北極熊。
    少年們頓時老實下來。
    白人大漢和他的手下們開始拿著槍催促少年們動身。
    少年們哀嘆聲連天,但沒有一個敢不挪動腳步,全都朝白人大漢之前所指的那個方向一步步走去。
    這個場景讓白州想起一群被驅趕的鴨子。
    很不幸,他現在就在鴨子群當中。
    持槍的大漢們坐上越野車,慢慢跟在少年們的旁邊身后,監督著他們的前行。
    隊伍里的哀怨聲很快就徹底消泯。
    并不是因為少年們心中不再有怨懟,而是每個人都不得不匯聚全身的力量去抵御四面八方侵襲而來的寒冷,根本沒力氣再抱怨了。
    白州原以為邁開雙腿走起來以后身子會慢慢變熱,但他很快發覺這是錯誤的。
    人體所產生的熱量最多只能抵御一般的寒冷,對于這種零下四五十度的酷寒,根本毫無作用。
    只會越走越冷,越走越僵硬。
    才不過行走了幾分鐘,對于白州來說卻好像已經捱過幾年那么漫長。
    而且,在這期間他的生命值還在不斷地減少。
    這種一步步臨近死亡的感覺比酷寒更可怕。
    漫畫中修行有成的圣戰士們可是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穿著單衣揮拳的,那應該至少有武師的實力了吧..
    白州試圖讓自己的大腦去思考關于如何完成兩個任務的問題,從而忽略嚴寒,但在不斷吸入如同冰塊一般的冷空氣之后,大腦的運轉仿佛也遲鈍了。
    于是他一門心思專心對抗嚴寒,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走路這件事上來。
    他看到有少年接下身后的背包,從背包中拿出餅干和巧克力來大口吞咽。
    及時補充熱量保持體能是個不錯的辦法。
    但白州想到,之前的白人大漢曾說過這是他們三天的口糧。
    目的地是既定的,以少年們現在慢如龜爬的速度,三天不一定可以走到,必須節省為數不多的食物。
    于是他便將吃東西的沖動給遏制住了。
    “你在嚴寒的環境下行走十分鐘,獲得10點經驗值。”
    嗯?!
    白州打個激靈。
    竟然能獲得經驗值?!
    他查看自己的個人屬性面板。
    生命值已經降低到(),等級那一欄原本的/400)卻變成了/400)。
    十分鐘可以獲得10點經驗值,一小時就是60點。
    也就是說只要自己不間斷行走6個小時,就可以升級了。
    白州頓時振奮起來。
    玩過無數網絡升級游戲的經驗告訴他,人物升級帶來的往往會是補血補藍。
    只要他能在生命值掉光之前升上一級,那死亡危機就不復存在。
    白州感覺自己一下子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曾有蟬聯數屆世界馬拉松比賽的冠軍選手分享過一個小技巧:如果把漫長的征途分成一段一段的小目標來完成的話,艱難的過程或許會變得不那么難熬。
    白州現在就是把六個小時分成了三十六個十分鐘,堅持下一個十分鐘,他就成功了一次。
    “你在嚴寒的環境下行走十分鐘,獲得10點經驗值的獎勵。”
    “你在嚴寒的環境下行走十分鐘,獲得10點經驗值的獎勵。”
    ...
    雖然生命值依舊在持續減少,但看到屬性面板上的經驗值不斷增加,白州心里還是升起一股莫大的希望和成就感。
    他有種每時每刻都在進步,還有為自己生命為之奮斗的感覺…
    不知不覺,白州身邊的同伴已經很少了。
    一百多人的少年少女隊伍被東西伯利亞凍土的嚴寒給割裂成一塊一塊。
    白州處于隊伍的中前段。
    這個位置,不算靠前也不算落后,算是跟上了大部隊。
    白州的體質是比這些少年要強上一些的,如果不是為了保存體力,他絕對有能力當這支隊伍當領頭羊。
    不過他并不想。
    馬拉松比賽可不是一開始就發力的。
    而且,那些走在他前面的人絕大多數都已經進食過不止一次。
    而白州到目前為止連背包都沒有打開過。
    “一小時三十分鐘了..”
    白州心中默念。
    有獲取經驗值的提示聲音提醒,他對時間把控的很清楚。
    “也差不多可以給身體補充一點能量,休息一會兒了。”
    白州已經感覺到疲憊,畢竟身上厚厚的羽絨大衣在幫助身體抵御嚴寒的時候同樣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他在原地停下來,艱難地解下身后的背包。
    “巧克力、壓縮餅干、牛肉干...”
    背包里的東西比白州想象中的要多一些,確實足夠一名十五六歲少年三天的口糧,如果不是要一直走,五天都夠了。
    白州拿出一包巧克力,撕開包裝袋,掰下一塊塞進嘴巴里。
    臉早就被凍得沒有知覺了,連張嘴這個動作都費勁。
    感覺就像含了一塊冰塊。
    因為嘴巴太干,花了幾十秒的時間才將巧克力在嘴里化開。
    柔滑甜膩的液體順著喉嚨流進胃里,身體漸漸又有力氣了。
    而血條也悄悄往前爬了一小截。
    “你吃下巧克力*1,回復生命值10點。”
    白州的眼睛頓時亮起來。
    原來進食還能補充生命值?!
    背包里的食物一下子變得無比珍貴。
    相當于白州的血瓶了!
    白州只吃了三塊巧克力就將剩下的小心翼翼放回背包里。
    而他的生命值也從600重新爬回了630。
    補充完狀態,白州的眼神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繼續,前行!
    “你在嚴寒的環境下行走十分鐘,獲得10點經驗值的獎勵。”
    “你在嚴寒的環境下行走十分鐘,獲得10點經驗值的獎勵。”
    ...
    當白州看到自己的經驗值達到)的時候,身邊突然響起巨大的馬達轟鳴聲。
    一輛雪地越野從他身邊疾馳而過。
    “停下!小崽子們!如果不想晚上被凍死的話,現在最好停下,滾到前面的帳篷里去!…”
    北極熊白人大漢站在車上大聲咆哮。
    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了啊..
    白州神情恍惚地低喃。
    在與嚴寒環境的對抗中,他幾乎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只知道自己戰勝了多少個十分鐘。
    白州的大腦漸漸恢復運轉。
    他抬頭望天,發現天空似乎確實變得昏暗了許多。
    才過了四個小時啊,天就要黑了嗎..
    靠近北極圈的東西伯利亞凍土平原,受到極夜的影響,每天白晝的時間只有不到六個小時,而且這個時間接下來還會不斷減少。
    白州甩甩腦袋,朝雪地越野車的方向挪步而去。
    他轉頭查看四周,許多少年和他一樣也朝著這個方向走來。
    一個個表情木然而疲憊。
    事實證明白州的決策并沒有錯。
    那些走到前頭的人還不得不折返回來,這場試煉比的確實不是速度啊。
    或者說,第一天比的并不是速度。
    呃,人好像也變少了許多呢...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