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小說 > 女生小說 > 盛世甜婚:女人,撩我!最新章節列表

盛世甜婚:女人,撩我!

作    者:即墨聽風

動    作:加入書架, 29小說 投推薦票, 直達底部

最新章節:夜總,我還是跟你們一輛車吧

最后更新:2019-06-18 14:09:48

俊美如神祇的皇夜集團總裁,有朝一日栽在一個小女人身上。被小女人騎在頭上他認了,“其實我更喜歡你騎在我身上。”捉奸捉到了一個禁欲性感的總裁大人,小女人晉升總裁的貼身秘書,晚上貼身,白天秘書。她扶額,不對,扶腰,“腰肌勞損算是工傷嗎?”    #########    媒體采訪時問尊貴的總裁大人,“夜總,你覺得總裁夫人最大的優點是什么?”    男人邪惡地笑了,“吃硬不吃軟。”    “……”    “那夜總覺得總裁夫人最大的缺點是什么?”    總裁大人笑得更深:“五行欠睡。”

《盛世甜婚:女人,撩我!》最新章節(提示:已啟用緩存技術,最新章節可能會延時顯示,登錄書架即可實時查看。)
夜總,我還是跟你們一輛車吧
蓮小姐不介意的話,就和墨一輛車?
小酥酥是泊的女人,樂杉是灝的女人,也算是我們兄弟圈里的
蓮音看向蘇寒城,笑:可是夜總怎么帶上蘇小姐?
蓮音雙眼霎時一亮
嘖,我不跟只有一米八三的矮子打
她從頭到尾都沒看過蘇寒城一眼,沒正視過蘇寒城的存在
夜總,不介意的話,能否留我吃個早餐
只有蓮老爺子他才給兩分面子,而她完全沒有考慮!
盛世甜婚:女人,撩我!全文閱讀
職業捉奸師
墨市貴婦少女的最佳嫖選
清一色黑衣黑褲帶著墨鏡的保鏢
赫然就是剛才在酒店房間遇到的男人
男人命令道,帶我走!
嬌小的身子整個窩在男人懷里
看到你我就想報警
男人低沉的聲音冷諷地響起,看夠了?
看了眼男人的表情,果然是沒有任何表情
男人聽后,黑眸深了些
你什么時候走
她突然有種想流鼻血的沖動
身后卻傳來男人的腳步聲,每一步都殺氣騰騰
一雙幽深漆黑的眸
被男人抱了個滿懷
他的身子好冷
唐藥更奇怪,你干嘛臉紅?
蘇寒城竟無言以對
有些東西是普通人怎么都得不到的
男人面無表情,沒有答話
也只敢在外面養個狐貍精
小臉重重埋到兩塊飽滿的胸肌里
貓眼的輪廓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動粗,有很多種表現形式
蘇寒城干了壞事就跑
你有什么本事能和我一筆勾銷
她又不是他老婆,哪里知道那男人的審美
去和野男人幽會了?
貓眼石的瞳殺氣騰騰
小兩口這么晚才回家呀,你男朋友好冷酷好帥
是……他!
仿佛西方神話里俊美高貴的海神波塞冬
黑瞳很深,沒有一絲雜質
深邃得吸納世間一切星光
哪里想到泊會這么勇猛
泊對女人的冷漠接近Gay
貌比潘安,國色天香
別一臉垂涎好色,丟臉
一般這種事的確都是男人錯
單手將她按在懷里
梁紹載我妹妹,我幫他載閨蜜?
淡色薄唇狠狠一抿
一定是死冰塊的冷氣侵體
這是死冰塊的車子!!
你應該去找泊
反正無論怎樣都很欠扁
蘇寒城老臉一紅
不回家,就跟我去公司
他的手掌真的好大好大
反正已經一回生二回熟了……
皇夜的圖騰雕刻在頂端
質問你,捶打你,撕扯你的理智,勾起你的愧疚與憐惜
冷氣進一步侵體
步行街的確不配你的身份
臭豆腐
我健不健康不關你的事
蘇小姐,我時間不多,不能浪費在這里跟你瘋
別妄想引誘我,更別妄想改變我
你還是回頭是岸吧
竟然是刀片
不混亂,作風很好,并沒有感情問題
寒城,請問你的擇偶要求是什么呢
請問蘇小姐喜歡暖男還是霸道總裁?
胸肌!
報告總裁,今日面試過程中發現異常
總裁……竟然……噴……水……了……
月牙灣
幸好她戴了面具,果然機智!
石公子您好,我是您的私人侍者甘泓~
泊的床明顯比他高檔許多倍
只是那個女人不知好歹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總是擺出這樣一副清高的表情
心里的猜測越來越重
竟然看到了晨勃冰塊的臉?!
果然是連昏迷過去也不乖的女人……
唐藥在身后壞笑著
懷里的一坨又香又軟
小臉漂亮得像朵寒露沾染的玫瑰
你怎么看?我指的是蘇寒城
我不會栽進去
身上黏糊糊的……一陣汗味
昨晚是你幫我穿的衣服?
要不要去向夜晨泊道個謝
從明天開始,她就是皇夜集團的人了
蘇寒城,葉天華是我舅舅
事態繼續升級
猙獰的燙傷迅速嚴重
石墨生突然將蘇寒城打橫抱起
她當真進皇夜工作了
什么叫做背著夜晨泊,她什么時候和晨勃冰塊有關系了?
竟然是俞助理直達他傳的消息
你丫能不能先放手!!!
深暗的目光停留在她燙傷的手臂上許久
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夜晨泊勾唇,無聲地笑得風華絕代
夜晨泊睜著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定定看著她
蘇寒城幾乎又被這樣的目光看得心軟
這男人今天有邪氣!
泊的私人領地
夜晨泊自己先問起的,事情就未免好玩了許多
你跑什么?看到我很害怕?
白里透紅,與眾不同
蒙娜麗莎的眼
想必是個進來亂逛開開眼界的土包子
我早就來了,只不過你們不讓我進去而已
是你們拜金的眼光標準,還是狗眼看人低的優越感?
蘇寒城很輕易就能捕捉到靈魂元素
皇夜集團總裁的未婚妻
很快就會傳來婚訊了
回去雨漫跟你們總裁吹吹枕邊風
那是一個俊美得令人窒息的男人
夜他什么時候有了未婚妻
影響我高冷文靜的形象
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的?
撞入夜晨泊殺傷力一萬值的幽深黑眸
夜晨泊臉色一寒,很輕微的變化
吃飯就專心吃飯,不要走神
吃飯的時候走神,現在走路也走神?
你不會是覺得我做的宵夜好吃,特意找個借口再吃一次吧?
我這里尋常沒有男人過來
不過是給我挑雙拖鞋,你就這么不耐煩?
突然生出某種異樣的靜默
將整個秀場搬到月牙灣雨花海那邊
蘇寒城張揚肆意的一面
陽臺外忽然劃過一道閃電
真的要我留下?
他明明動情了,卻在最關鍵的時刻抽身而起
一夜淅淅瀝瀝的
靠著顏值進來皇夜
這件事我給不了你說法,我想你應該去問問部長
這一巴掌,打你出言不遜
都素泥,害窩掉辣一滋門鴨!
東星大學都想挽留她在校讀碩讀博
聽不到也沒關系,我錄了音
比蘇寒城有內涵有能力得多
111層總裁辦公室
總裁,咖啡已經煮好,那我先走了
她都干了些什么,強闖總裁辦公室?
你最近,作風好像越來越猥瑣了?
Boss,希望你能看到,我是無辜的!
蘇寒城毅然撲了上去!
乖乖呆著,不要動,也不要怕
所以你后悔惹上我了?
被一張隱忍到極致的薄唇重重地吻住
敢發我脾氣,女人,你是第一個!
乖一點,我把你安全送到家再走
理性、自持、客觀
你敢跟野男人說話,說一句我就剁那男人一根手指!
一言不合只會弄臟床單
再加一個吻呢?
歡迎光臨森林餐廳
蘇寒城吃干抹凈不認賬
長那么胖,還敢出來擋道
男人天賦異稟、舉一反三
寒城也是因為畢業于東星大學才未免太過自信
看來還是要告訴大家真正的原因了
也就是說,是總裁大人的意思
皇夜總裁姓夜……夜晨泊……
水算是個很泛濫的主題
靈感都在沸騰
一定會難堪得哭出來吧
你不會是在外面找別人幫你做的吧!
原來那日在屏風后面的總裁助理
幸好她機智,不然又要被車咚了
我怎么下流了,是你自己先說動口不動手的
你要是敢招惹我們總裁的未婚妻,我就去勾引我們總裁大人!
夜總你好,我是季氏集團的季雨漫
別說話,你家里有人
夜晨泊干脆利落地上了內鎖
在打開門的一剎那
她直接用手撕開了他的襯衣
被他那個眼神撩得自燃
不是我家,是我名下的一間別墅
我長得很像鴨子?
她竟然還隨著他的話夸了石墨生!
那我就靠你了,冰塊大人?
這種深吻的姿勢太強勢
喏,他在換衣服,就快好了
唐唐小tips
夜晨泊果然是real耿直
今晚還可能直接被送到夜總的床上伺候
專門泡了花瓣牛奶浴
直直從她的身前走了過去
蘇小美人真厲害,連你都能污染
夜晨泊微微皺眉,不在臥室?
大人有大量
時裝展終于來臨
第一個模特的出現就已掀起高潮
她人呢?在你身邊?
晨勃冰塊 四個字,不斷地跳躍著
快進去開干
勞煩夜總過來一趟
爺就算是死,也不虧!
準備最后一下,留給她自己
身體被人扔入了溫熱的水里
控訴般聲音軟軟糯糯道:膝蓋最痛
如果是我呢?
像只累極的小貓兒
因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在他長出青色胡茬的唇邊親了一下
一看就知道剛被滋潤過
一聲猝不及防的嫂子
是四個女人花錢雇傭他們……迷昏毀了你
寒城你就是積極勤奮……
十萬塊的獎金
總裁的貼身秘書
原來他就是皇夜總裁!
將你調到我的身邊
總裁360度深吻
集尊貴與英俊一身的男人
難道你看不出來,某人已經違背誓言了?
原來泊那么壞,要親親才去趕蒼蠅
晚上貼身,白天秘書
夜晨泊這幾天晚上那么猛,估計是有點上火
就你這樣的女人還想攀上泊
他最近為了和我家的合作太辛苦了
怎么都六點半了,還不見人?
她是我的貼身秘書,誰說她不準進來?
那不知道季小姐又是什么身份
口是心非的女人
男人的臉色瞬間冷了
蘇寒城伸手捧著他的臉,湊過去吻了他的薄唇一下
誰都說要見經理,那我們經理不是很忙?
季雨漫身穿一襲紀梵希最新款春裝
你看中了什么盡管跟我開口
你是什么人,你憑……墨少!
讓墨少見笑了
酥酥,是這么回事嗎?
墨卡
低沉的聲音,帶著一貫的清冷
有時,飲料要加冰才更好喝
那男人其實很得瑟的
明明是痛的,為何她竟然還享受
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做了我的女人,就沒有你再選擇的權利
她上了這樣的總裁大人,是不是很厲害啊?
剛才我弄疼你了?
高冷的男人酷酷地扛著她往浴室邁動長腿
不是早上還埋怨我把你弄得散架了?
就能和夜總日夜相對,甚至在床上服侍他
我倒是想知道自己有多色、令、智、昏……
秘書小姐真是幫了夜總大忙了
帶出去體面就夠了,其他的,沒價值也不必要
男人站在落地玻璃前,頎長的身影冷冽清俊
還說連皇夜總裁都能請得動,泊,你去嗎
夜晨泊漆黑的墨眸看向蘇寒城,到時候你陪我一起去
跟我做了那么多次,你還不知道嗎?
醫生制服誘惑什么的我最喜歡了!
極致的冰冷不可近,極致的幽深不可測
秦家好大的臉面,連皇夜總裁都親自來捧場
名動天下的四少要聚首了……我腿有點軟,撐不住了……
男人冷冷道:再勾砍了
秦家人那些小打小鬧,不過是在發飚撒脾氣罷了
清雋淡遠如同水墨畫的男人
她不過是個小秘書罷了
雨漫才是夜總真正的女人
有本事你就到夜總面前跟夜總確認
泊,要不要當眾那么纏綿地盯著人家一直看
闖入了二樓陽臺上兩個男人的視線
我還以為你們夜夜激烈運動,手臂會二次受傷呢
唐藥抬起爪子捂住眼睛,哎喲喂,眼瞎了……
竟然暴露了深藏內心的痞氣
葉少夫人的兩顆珍珠頭飾不見了
葉家什么時候有少夫人了
那就讓我的人搜身吧
兩個男傭人就走了過來!
秦小姐還好意思承認自己學識不俗
楊瀅女王承包了蘇寒城
一段錄音,不,應該說是視頻
與皇夜絕交,或者,跟秦曦兒解除婚約
請季小姐不要到處亂說,影響本人的聲譽
那晚葉浮生意識昏迷得太深,秦曦兒根本沒能得手
秦家人的嘴臉
四少的聯結
夜少發話
我成了孤家寡人,你要不要開心得那么明顯?
我們做
你行動方不方便?
你和夜總,關系不淺吧?
就算不是妻子,秘書和女人,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她只是不想見到他而已
黛絲小姐這是在質疑我用人的能力?
皇夜酒店的空中花園
一半光一半暗,隱沒在巨大閃耀的背后
我不需要女伴,特別是不是我自己選的
夜晨泊眸色微暗,淡聲道:我的秘書
蘇寒城,要優雅
總裁大人,去哪里吃飯?
是今晚那些人冒犯到你了,你不爽了,嗯?
狂野極了,性感極了!
總裁大人帶小女人去吃麻辣燙
這次就只有他們兩個
交給他
因為我不能一邊吻你一邊開車
香軀的柔軟,很巧妙地化去了男性的剛冷
小手滑了進去,貼著他飽滿賁張的肌肉
小爺我可是泊最大的依靠
恨不得馬上輪到自己
一個接一個
卻被他說得勾勒出了一幅山水畫
距離黑暗的巷子口,只有幾米的距離
祈禱你自己夠松
楊瀅也微微抬頭,與他對視
沒想到你還有這么丑的一面罷了
奈何別說籌碼壓不住,我自己都壓不住
我就喜歡你這種踩人痛處一踩一個準的利落
你的臉怎么腫成包子似的?
葉浮生這男人是在干什么,笑成這樣!
哪里來的丑女,竟然敢推葉姨!
杜盈盈,你說話禮貌一點
人如其名的早晨
夜晨泊有晨練的習慣
葉公子的前未婚妻
男人低沉磁性如大提琴般的聲音,蘇寒城
她不想告訴他有關她家人的事……
到嘴邊的話變成了,可以
季雨漫簡直幸福得快暈倒
蘇寒城不在包廂里
她是自己走的
那男人找來了
Boss是自己作死自己
夜晨泊眉眼間浮動著暗色的沉,冰冷地命令
桑落山山腰的一座別墅
黑暗里凌駕眾生的王
車窗上仿佛幻化出了男人的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碧御庭
昨晚泊把我折騰得太厲害
昨晚泊做得太猛了
一道尊貴冷冽的身影在那頭大步走來
夜晨泊極冷極冷地呵了一聲,直接將她整個人扛了起來
我什么時候給你這種錯覺,她是我女朋友?
昨晚還跟我在一起?我怎么不知道?
既然你那么喜歡讓人跪,就自己跪一次
踩在他胸膛上的白嫩小腳丫
貓眼石的瞳濕潤泛紅
他的身軀像一只船
不然就算那女人不在了,你也上不了位
我想搬回清庭洞
旁邊還有一個位子,明顯是留給她的
夜晨泊,我愛你
竟然在他的側臉輪廓感受到一絲落寞
男人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牽起她的手
以免第一個晚上你不習慣一個人睡,今晚你過來我那里吧?
要談今晚回家再談
涼涼的薄唇就貼到了耳根落下一連串冰涼的吻
是你把我帶壞的,你不對我負責,我怎么辦?
壯士,求您別鬧了,進來擦頭發吧……
我們應該挑個沒人的昏暗巷子接頭的
男人驀然抬起頭,黑眸深得像海
過兩天我要出國一趟
酥酥哪里認識這樣出色的男人
她也覺得夜晨泊最帥
酥酥,我開始有點羨慕泊了
總裁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纏綿悱惻了?
你搬到泊的別墅了?
總裁的第一次就這樣給了蘇寒城
黑夜仿佛成為了襯托他的背景
竟然夢到冰塊了,看來我是太想他了……
別墅的傭人才告訴我,契兒的手鏈掉在我家了
我腿軟得走不了路,你說怎么辦吧!
今晚我回家,你回你的別墅!
凜冽的,森寒的,夾帶著某種冷諷的譏誚
那天晚上,蘇秘書跟墨少在一起
要你來告訴我這些,嗯?
你寧愿去求石墨生,也不來找我
總裁吩咐,您今天不用來上班了
總裁現在有重要的事要處理
是因為桃子是她留下的,傭人是她叫走的?
可是俞子說就清晰的感覺到了,男人此時內心濃濃的不耐和戾氣
轉頭卻看到男人直接喝一瓶的
把他灌醉,才是最好的建議做法
夜晨泊還沒夠,一把揪住石墨生的衣領再度將他提了起來
石墨生,你為了一個女人背向了我
夜晨泊喝醉了,只是閉著眼,一手撫上額角
在夜色,你男人喝醉了
堅毅尊貴的頭顱微低,靠在她的肩膀上
垂著的臉頹廢而英俊,不能再帥了
Boss的身體可能不舒服,也勞煩您讓他舒服一點
恬靜的時候,又像墮入凡塵的天使
夜晨泊,我不想分手
他干脆利落地幫她脫了衣服,又干脆利落地幫她穿上
第一眼先看到坐在沙發上捧著杯子喝著什么的小女人
身后傳來聲響,蘇寒城全身一凜,即刻轉過身去
昭示著男人一貫的沉沉冷冷深嵌骨子里的強勢
整夜都是黑暗而激烈的禁忌
你到底對小小酥做了什么……
我知道他去了哪,大概……他現在在他家里
龍穴
密碼:泊的生日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一道修長的身影靜靜矗立
如果唯一有不平等,那就是她愛他多得多
她剛抬起臉,就被男人吻住了
今天是我父親的忌日
像是寺廟的鐘聲
男人吃痛一聲,眸色忽然潑墨般黑
對著夜空和皓月,深深地纏綿
唔……不要再吻了……唔……
你不是那種在家里亂搞的男人
在我眼里,只有你一個人能讓我贊美!
少爺,森斯先生已到
男人沒搭理她,淡淡對森斯說道:我的人
夜先生對自己的女人真好
原來少爺是被壓的那一個?!
你在這里晨練?男人初醒的聲音帶著一絲慵懶沙啞
夜晨泊黑眸看向她,伸出了手掌
竟然偷摸大嬸的屁股,你還是人嗎你!
這個眼鏡男,竟然摸了人家大嬸的屁股!
男的英俊女的漂亮,配了一臉
成小姐對我的評價真是高
你好,我叫夜晨泊,酥酥的……男人
低沉磁性的聲線帶著天生的清冽,再抱著,你朋友都要笑話你了
夜先生,酥酥就交給你了哈
對上一雙斑斕光影的眼睛,她驀然愣住
她她她她她……她撲倒了小助理!
她她她她她……她還強吻了小助理!
壓完親完摸完,你就想走?未免太沒有責任心了一點
夜晨泊被小女人猛地按在了書房的門上
我是你的女人,不只是你的人
既然當了他的女人,那就不要讓他失望
下周五晚上,夜總會出席一個拍賣會
樂經理竟然被一個有錢人看上了,還說兩千萬要包養她
風流俊美,邪魅無邊
樂經理,下周五晚上有點事,你陪我出席
夜晨泊黑眸看了她一眼,你很注意我的助理?
她很害怕……石墨生出事跟夜晨泊有什么關系
男人的深眸黑得像宇宙,廣邃無垠,要把人吸進去般
不好意思,我對我的弟媳不感興趣
水來,我在水中等你
天生妖孽俊美的男人,唰一下將褲鏈拉上
更何況,我也不缺女人,弟媳這樣的,我還真是連看都看不上
矜貴的男人蹙眉不解,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
夜晨泊臉色卻更冷了兩分,冷眸掃向秦云灝,說清楚
正中央垂簾遮著的神秘看臺
男人干脆道:那就拍
銀河深吻
這對指環她很喜歡,剛好以后可以和夜總一起戴
小小酥已經成了泊的管家婆了?
二十億
夜!晨!泊!你這個敗家子!
她的手指白皙細長,套著星光熠熠的指環
泊也查不到的人,是誰?應該不是墨市的人吧
要了我的人去……你是不是忘了跟我說一聲?
灰瞳男人
男人即刻霍然站起,聲音冷得結冰,蘇寒城人呢?
是他大意了,一時看這女人順眼,將她帶了過來
夜總,你是酥酥的枕邊人,難道你都分不出里面那個不是酥酥?
視頻有黑客活動的痕跡
找出到底是誰迷暈了酥酥,就能獲得很多線索
季雨漫不在季家別墅,完畢
敢劫走我的女人,季雨漫,你等著你的季氏集團一起和你付出代價
泊,我現在你的皇夜酒店,B6903,等著你來找我
泊,你真要去跟那個女人……圓房?
小小酥知道了也不會原諒你跟季雨漫做了!
快來,泊,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我堂姐跟秦少還有點親戚關系,她是秦少的弟媳
泊,泊……
你……你不可以這樣,你不要蘇寒城了?
聯系軍方要兩條軍犬
黑衣人開口道:那個人,你們有沒有對她怎么樣?
這些黑衣人,不是普通的保鏢
原來他就是2號包廂里的男人!
在下尹楓
一只額頭刻著字的狐貍,腹黑無比地叼走了一只小獅子
俞子說!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夜晨泊下顎即刻繃起,接著往下說!
夜晨泊聲音冷得結冰道:把她電話給我,我自己問
妖嬈的眸斜向黑K,淡淡的語調,黑K,立刻將通話的一切信息抹除
恭喜蘇小姐自作自受得到這下場
K,男人,真的不能對女人做到這樣,會顯得你很不是男人
等等,桑落山——石墨生的別墅在這里!
男人冰冷的黑眸,瞬間幽暗到極點
男人沒有反駁,低頭在她眉心吻了一下
男人大掌在懷里小女人的背上安慰地撫著,沒事了
哦牽緊一點,手小女人提醒
那個男人親蘇小姐了,很明顯是蘇小姐的男人
蘇寒城蹭了蹭臉蛋,貼著他柔軟的襯衫
男人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往浴室走去
蘇寒城眨眨眼,超喜歡他這種冷萌冷萌的調調
兩米的大床上,男人高大的身軀在下
穿著睡衣的女人光著腳踉蹌向他走來
其實完整的視頻我也有,你要不要看?
那可是她的地盤,季雨漫敢碰!
她捂住他的薄唇,放軟了聲音,不用說了,我猜到了
把你臟的地方都占回來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樣子,還妄想勾引我們Boss
將她毒啞,再帶她上飛機
季雨漫,就要過上真正地獄的日子!
三鞠躬
報個位置,明天不用你過來,我過去
不謝,只要你現在幫我買點早餐過來就好了,我忙了一夜,餓了
腿酸嗎?那里疼不疼?
夜晨泊,你變騷了
男人穿著墨藍色雙排扣海軍風衣,帥氣得仿佛貴族騎士
成小姐是不是一看到我,就想跟我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在男人耳里神魂顛倒,在女人聽來,可能就是天生厭惡
罵你一頓是教你怎么做人,回去認真學習吧!
成小姐,你的確太不像個女人,沒有必要這樣咄咄逼人
神轉折
秦云灝,你不是人啊!你這個不肖子孫,小心天打雷劈!
秦云灝,你這樣對家里人,小心絕后!
其中一個包廂里,走出了一個穿著米色職業裝的女人
樂經理不說我都不覺得自己有這么委屈
你想攀上秦少?
夜晨泊蹭她的動作僵硬了,不敢置信地重復一遍,不是給我做的早餐?
他只能吃家里傭人做的早餐,而森斯卻能吃她做的早餐?
夫人……先生他,他臉色不太好,好像是生氣了
夜晨泊……她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真的好愛你!
夜陳醋
扒在浴室門,還回頭笑盈盈地看著頓了一下站在原地的男人
森斯先生,如果解開我媽媽的心結,是不是她就會醒來?
我有一個哥哥
游樂園里,哥哥不見了
蘇眠
對我發脾氣,你還沒有資格
為什么……她要這么關心別的男人!
電梯門關上,隔絕出兩人的世界
黑色的墨水流出,弄臟了地面……
浴室沒有傳來動靜,里面的人還沒出來!
她似乎從那上面看到了不敢置信和受傷
他怎么越來越像那種街頭跟小情侶吵架的毛頭小子
莫名感覺他的樣子多了幾分看不透的幽暗
夜晨泊,你別不講道理,又會惹我說重話
它叫星沙
#杜歆深夜酒店會男子#
出院剛好,可以看娛樂新聞也可以去打架
想起某個男人那股吃醋勁兒,弧度立刻收斂了
還有臉笑?給我憋回去,哭出來!
不是這個就是那個
為了不讓她愛的男人生氣,她愿意做出選擇
該死,這女人敢動手,兄弟上,將她抓住玩殘她!
石墨生話還沒有說完,蘇寒城雙眼一閉,暈倒在他懷里
你以為穆伯看不出來你喜歡寒城?
等石墨生回過神來,他竟然已經就這么看蘇寒城看了兩個小時
哎喲,很快呀,蘇小姐就要變成少奶奶了!
我看你那么緊張你女朋友,怎么可以那么粗心呢?
她人現在就在這里,就在他的床上
那是夜晨泊的女人
夜晨泊繃起下顎,越想越惱火,黑眸溢出星點的怒氣
星沙里的定位系統
準備直升機,立刻回墨市
在石墨生別墅的床上睡醒
寒城,你可算醒了,快過來,少爺都要擔心死你了!
我還不知道,蘇寒城,你是石家的少奶奶?
蘇小姐早就跟我們少爺做過夫妻之事,成了我們少爺的人
你不是問他是誰,我告訴你,他是夜晨泊,是蘇寒城的男朋友!
我不回來,保不準我的女人,都要有別的男人的小少爺了
夜晨泊仰頭笑了一聲
一轉身動作快且迅猛地將她舉了起來,重重扔到床上
你不是說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就是急著去伺候別的男人?
桃子就在這時敲響了房門,夫人,先生回來了
你現在跟我冷戰是吧?
蘇寒城,你要冷戰是吧?好,那就冷,這是你自找的!
蘇寒城在心里嘆息一聲,沒有再說什么,提著行李走出別墅
有時候是要離開才能讓男人知道你的重要性
先生,夫人走了!
——反正,從今天開始,她也不用再回公司
別墅里燈光亮著,夜晨泊腳步一頓,站在暮色降臨的花圃間
蘇寒城抬了下眉,意外道:男人?
落地窗邊最角落的卡座,蘇寒城坐在的是背對Winter門口的這一邊
男人臉色清寒,邁著長腿,在楊瀅旁邊坐了下來
換了個位子,她就是跟夜晨泊對上了
蘇小姐,你家夜總就在這里,你怎么不跟他說句話?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徹底冷戰!
去清吧當駐唱歌手
一個女人算什么,泊,這才叫男人的夜晚……
回龍穴,聯系唐少讓他親自過來
男人將暈迷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
少爺,墨少來了,說有事要找少爺
就在這里,當天所有的監控視頻
那里離桑落山比較近,我才將酥酥帶回了別墅
泊應該……就會跟酥酥和好了吧
她那么溫順那么柔軟,他很喜歡
夜總,麻煩您放手
去吧,我在樓下等你他啞聲道,松開了蘇寒城
男人從背后一下抱住了她
身子很干凈,沒有什么吻痕啊
少爺這是要由著那位蘇小姐,自己等她下來了
夜晨泊,你以為我需要這些東西嗎?
該死,你這個蠢女人,這里又沒有別人偷看你,你洗澡鎖什么門!
蘇寒城,你就那么不想我碰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要跟我鬧脾氣嗎!
夜晨泊胸口抑制不住地發悶,煩躁不已
她浴室洗漱整理了一番,再出來時,看到那道高大冷冽的身影
蘇寒城,你不理我很久了,什么時候才能理我?
蘇寒城,我來了,別怕,別怕——
男人濕透的長褲,褲腿像下雨一般滴著水到車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水渦
男人的胸膛自背后靠過來,微涼的大掌按上她的手臂
男人像確定了什么,眼神一定,禁欲清貴的臉上就浮現出了一絲性感的笑意
我不碰你,但是不準分床睡,這是我最后的底限
這段時間我們都會住在這里,除了離開,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地下室,玻璃房,筆記本
蘇寒城心里掀起驚濤駭浪,眼眶頃刻間被淚水模糊
你敢!
床上的女人忽然動了動眼皮,緩緩睜開眼睛
他低頭,微涼的薄唇深深在她額頭刻了一下
夜晨泊,我愛你,我好愛你
夜家本家在歐洲
他叫夜梟,是那個女人跟那個男人的兒子
男人驀然低頭將她吻住
坐著的兩具身體纏繞,像是佛前抵死纏綿的兩株樹
夜晨泊勾了下唇,勾的時候他自己都沒意識到
男人伸手扣住她的后腦勺,給了她一記綿長的深吻
徐清風,他人如其名
說了不搭理他就不搭理他,她要堅定自己的原則
望了片刻,男人收回視線,抬腳走出了西餐廳
這次沒有準備,失禮了,下次一定親自上去拜訪成夫人
成契兒一回頭就看到了并肩的兩人
看恐怖片,情侶做想做的事
腹黑俞子說上線
恐怖電影背景下的一吻
吻她的竟然是俞子說!
說完,他就沒有停頓地扣住她的后腦勺,再一次吻了下去
以后不準再跟那個男人來往
成契兒雙眼盈滿了水光,眼神迷離,開始情迷意亂了
怎么,俞子說,你這是在偷情嗎?找我偷情?
成契兒抬起頭,含著眼淚怒吼,俞——
俞子說低聲問她,哭什么?
我好像聽到了徐清風的聲音……
俞子說禽獸不如!
我不過分,我過長我還過……
選擇權在我,所以乖乖的過來,嗯?
蓮家壽宴
今天讓阿音那丫頭當你的女伴,你也不至于孤家寡人一個
一個穿著淡青色紗質仙女裙的漂亮女人,款款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
冷冽尊貴的男人,攜著清雅出塵的女人緩緩步入舞池
舞池中央的男女仿佛天造地設
我有意讓阿音嫁給夜先生
夜總跟蓮小姐真是天作之合!祝兩位甜蜜恩愛,百年好合!
石墨生將她帶到別墅外面院子的涼亭里
石墨生突兀抬頭,泊……
蘇寒城幾乎沒有說得出一個字,夜……
兩個男人相對而立
你要跟我,還是跟他走?
泊,你如果愛她,沒有人會跟你搶,她愛你
貓眼石的瞳里蒙了一層灰冷的薄霧
夜總,我是蓮音
蘇寒城的心驀然像被蟄了一下
看來有情況發生,怎么,被男人甩了?
沒有他的愛,你什么都不是
傍晚六點我派人過來接你
坐在圓桌邊的冷咧男人第一時間轉頭向他們看來
他的意思很明顯,要蘇寒城陪他睡一晚
夜總,只要您點頭,蘇秘書我就帶走了
蘇寒城,你果然不懂我的心
確認尹楓跟凌天合作
在皇夜這樣的情勢下,只要他答應,女人江山都能擁有
夜晨泊,我吃你和蓮音的醋
你什么都不說,夜晨泊,你總是什么都不說
蘇寒城將自己投進他的懷里,踮腳吻上他的薄唇
夜晨泊拿過自己的黑色襯衫幫她穿上
蘇寒城伸手將男人的頭攬住,剛好到她的腹部
夜晨泊拿起筷子,瞥了她一眼,想我喂你?
宵夜
沒想到Boss如此的……騷
夜晨泊,你不僅是直男,還是個不要臉的直男
不用擔心,夜晨泊看了她一眼,從善如流,有我在
喂,夜晨泊看了她一眼,黑眸跟著語氣放緩,奶奶
鏡里映出一張帶著邪笑的妖俊臉龐
別擔心,小JJ,你家老大不會做傻事
總裁,有位小姐要見您,她說她叫蓮音
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已經變得熟悉
現在看來倒是個有幾分本事的玩物
夜晨泊微微頷首,轉身拿起薄風衣,一手自然牽起蘇寒城的手
他下顎清俊,黑眸微微一攏,松開她的手,我坐副駕駛座,你坐后面
聽風軒
蓮音想要夜晨泊
也不知道她真實身份是什么,能讓夜總開口維護,想必是不俗
我可以允許泊結婚前養著女人
蘇小姐吃醋了?
吸血鬼的深夜歌謠
確認一下皇夜的動向,又順便撩一波脾氣然后走人
以后蓮小姐要來可以不必請示,直接放行
蓮音坐在沙發上,姿態儼然女主人一般
蘇寒城在某束強烈沉冷,鎖定她的沉沉視線下抬腳往外走去
契兒最近老是給我打電話,瘋狂的追求我,我有點招架不住
成契兒,今晚你去陪金客戶,暗夜薔薇夜來包廂
今晚來陪金客戶,是他在背后授意的!
俞子說眸光暗沉下來,異彩斑斕的瞳像蒙上了一層灰
他上前一步,伸手直接將成契兒打橫抱了起來
俞子說抬起一雙異彩斑瀾的瞳眸
然而下一秒被男人的手臂攔腰抱住
今晚這個男人出現,就是為了吃掉自己!
難道是,剛剛還在做?
他整個人的情緒都跟著down了下來,語氣也開始發沉,沒什么大不了?
他突然轉變了情緒,抬頭深深看她一眼
幾乎整個公司都在議論,蓮音才是夜晨泊的正配,蘇寒城要落勢了
她垂著頭,情緒明顯的很低落
男人深黑幽冷的雙眸一凝
女人是嫉妒的化身
蓮音唯獨沒有跟蘇寒城打招呼,儼然將她當作普通的員工
蓮音眸光一閃,輕聲了一笑,語氣很隨意,放下吧
夜晨泊頓了頓,接著補充了一句,也是我的女人
你說我是,我就是
你堂姐都被人抓去坐牢了,你還有心思在這里打工?
毫不留情的語氣,羞辱的話語
她原本淡然的臉色,一點一點的繃緊起來
女人一進來,他就瞇了下魅惑的桃花眼
秦云灝注視著站得離他遠遠的的女人,眼底的興味一點一點的變濃
如果我收了你,但不是自己要,而是送給別人呢?
所以,秦少看得上我么?
俞子說和鐘越越去酒店開房
整個人不知道為什么,當即陷入了一種巨大的慌亂之中
我想讓你男朋友幫我查一下,俞子說今晚在皇夜酒店哪個房間里
誰讓你來這里的,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來這里干什么?
我說話不文雅,但我不會 半夜跟男人去開房
成契兒的眼神沒有離開過俞子說,直直地盯著他的雙眼
你都不說話,還是說,只是你不想直視自己的內心?
他深幽斑斕的瞳,專注地看過來時,成契兒猝不及防地心一顫
鐘越越以為俞子說會幫她,剛想慣性地說出口好,驀然僵硬了
他的小獅子只會咬人,不會陰人
下一秒,斯文的男人徑直越過她,走吧
忽然一個天旋地轉,她就被壓在了榻榻米上
你是想……讓我追你?
成契兒風卷殘云般吃起來
俞子說起身,很自然就向癱坐在榻榻米上的女人伸出了手
被混蛋抱著,難道你很榮幸?
首先一眼當然是男人深邃斑斕的瞳,但隨即她扭頭看到肩頭的駝色衣領
我是個男人,在晚上可沒有什么講禮儀講風度的習慣
那女人,竟然在這里睡著了
她能被秦少寵幸這一晚,已經很幸運
清晨七點鐘,被訓話足足一個小時
夜晨泊沉吟片刻,覺得原因是:你是不是怕趁著你走開蓮音會來?
酥酥,公司里已經傳開了!
總裁也有那么男友力MAX的一天!
通告整個公司的人,你就是他身邊的女人
超薄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公司里的場景
夜晨泊驀然站起來就大步往外走
在眾目睽睽之下,冰冷攝人的男人從電梯里大步走出,徑直走向蘇寒城
蘇寒城本能地縮了縮,疼……
說,怎么不繼續說?夜晨泊冷冷翹起薄唇,說不下去了?
夜晨泊……夜總,總裁,夜晨泊~~~~~
乖乖呆著,有事就叫夏霽
俞子說跟契兒發生了關系?
她的身體給了那男人,她竟然不覺得傷心難過
夜晨泊低頭仔細觀察著她神色問:你怎么了?
他表現出來的對你的興趣,是不是因為……他喜歡你?
眼前的男人看蘇寒城的目光,也令人遐想的灼熱而露骨
她代表皇夜,尹楓代表凌天,他們就是對立的
男人臉色一寒,尹楓?
總裁對我的私事感興趣,實在讓我有些意外
更何況,他還處于寄人籬下的狀態
在異國餐廳見,不來就別來了
他就躺在眼前,滿頭滿臉都是……血
別閉眼,俞子說,別睡……
成契兒心臟一停,眼淚就涌了出來
她害怕,她很害怕
成契兒眼淚像傾盆大雨般連綿不斷地掉
嗚嗚酥酥我想他好好的……
誒,泊,你這么一直盯著小小酥看,不累么?
十幾分鐘后,手術室的燈光一換
俞狐貍命不好,可憐攤上這么個總裁
唉,真是奇人也,吃個飯,能吃進醫院……
小獅子,你可別想襯著我受傷了就打算不負責任
總裁,我這算是工傷嗎?
要你負責,自然就是——你要照顧我,到痊愈
當晚,成契兒就親身上陣,要幫某人從頭到尾擦一遍
蘇寒城頓了頓,沉默
夜晨泊挽著她,沿著鵝卵石的道路往別墅里面走
分明就是尊貴的男人同時帶著兩個女伴出席派對
1
2
3
坐在對面的蓮老爺子,目光驟然落到她的臉上
九曲長廊上的撕逼
很好,那我就拭目以待,蘇小姐能走多遠
沒什么事,就想驗證一些東西,好讓蘇小姐看清自己的身份罷了
有人落水了!快來人,有人被推進了池塘里!——
蘇寒城抬起眼,對上蓮音帶笑的視線
她以為做了皇夜總裁的一次女伴,就能跟蓮老爺子叫囂了?
夜晨泊的眼神落在她的臉上,明顯帶著詢問
你屢次斥罵我的女人,我不接受也不允許
蘇寒城勾起了嘴角,誰說的?
那蓮小姐豈不是承認了,蓮小姐對夜總有意?
有的人回過神來,看蘇寒城的眼神突然變得意味深長
我的女人,還需要羨慕別人?
既然他相信她,那她就不需要再有所保留
我的意思,就按她的意思
夜先生現在有多少個女人,這些蓮家和阿音都不會介意
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感覺現在很放松
從未見過冷淡孤傲的男人這般雷霆大怒
你再這樣嚇我,我要吻你了
下一秒,她被一張微涼的薄唇吻住
夜晨泊的眸一度深得吞噬人
森斯先生來了
蘇小姐的哥哥,后來自己從人販子的手中逃了出去
他竟然摔到男性功能都喪失了——
你不是開玩笑吧,你……你……不行了?
男人躺在那里,修長的身軀纏著一身的繃帶,脆弱而禁欲的氣息
小獅子,它沒壞,你看,就一下而已,它起來了……
是你害子說哥變成這樣的!
你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貨色嗎,你就是個不要臉的賤人!
小獅子,你先回去
樂杉很有經驗地走到床頭柜,撕了一張支票拿了過來
驀然撞入了一個赤-裸精壯的懷抱!
十三星宿
樂杉配合著他的動作,竟然出奇的很有默契
女人矮身坐進了男人的懷里,仰起脖子吻上男人的薄唇
樂夢黛滿臉的惱怒憤恨地質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樂杉站在那里,生生受了樂夢黛一巴掌
男人瞇起眼,俊美的五官散發出驚心動魄的氣息,你吃飯還撞到了臉?
你是蠢還是有受虐傾向,就站在那里任人扇巴掌?
所以就……直接做秦少的床伴吧
這份屈辱,不是她爸爸來受,就是她來受
看你這張苦瓜臉,別說上,連看的欲望都沒有了
樂杉的嘴角第一次隱隱閃爍著笑意
慈善晚會,四少風云聚
慈善晚會開始,四個男人都起身去欄桿那邊露臉
你爸爸以前在江南水鄉打過工?
她似乎看清了什么,做了什么預定
蘇州河碼頭,不大不小的一個碼頭
樂杉朝俊美慵懶的男人看去
男人抿了口紅酒潤喉,清冷的黑眸瞥向她
兩道身影突然出現,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夜總家里一家三代人,可都是在女人方面有艷福的啊
凌先生,請你選擇
蘇寒城挺身站在夜晨泊的面前,目光如炬
她算是什么東西,竟然敢這么當眾下他的面子!
再來一個葉家公子
尹楓吸血鬼一般俊美的面容上,滿是引人失神的笑意
豬圈守則
深喉之吻
蘇寒城仰起頭,像是落地的天鵝
女人深深沉睡嬌嫩欲滴的臉映入眼簾
怪不得……像被揍了一頓一樣……
夜晨泊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后直起身子
蘇寒城趕緊在餐桌下面握了一下他的手
今天的男人莫名的帶著一股邪性
俞子說沒有回答蘇寒城的問,直言道:問問她現在心情怎么樣
我和徐清風一起去了即國旅游
他周身,卻縈繞著某種深而極具張力的氣息
這個女人在他懷里醒來,他昨晚還沒有睡她!
昨晚沒有上到床,那就今晚
薄涼的聲音帶著猜不透的漫不經心,辨不清喜怒
樂夢黛
樂杉
秦云灝
樂杉抬眼,剛想說話,撲面向她嘴鼻的是一塊白色的布
農民工那說不清青澀稚嫩而滄桑的臉出現在車窗外面
轉頭看了眼還在跟別的女人親密調情的秦少
男人正在床尾支起三腳架,擺弄好攝影機的角度
秦少的人多了去了,我沒事就行
我的私人司機一轉頭就不見了人,進了醫院,還真是令人吃驚
讓人在那里等著,男人不緊不慢地說道:我現在過來
身材修長的男人停在小劉和樂杉的面前
我沒事,秦少想多了
樂杉叫住走在前頭的男人
樂杉吃面的動作一頓,扭頭朝餐廳門口看過去
秦云灝穿著一襲酒紅色絨面睡袍,雙臂環胸倚在門框上
今晚,她就要……
下一秒男人就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男人的薄唇很軟,因為吹風,微涼,但呆著紅酒的味道,醇厚醉人
——即國那邊大概就要入夜
成契兒冷笑一聲,將手機扔到床上
成契兒突兀坐起身,雙眼直直看向站在床尾的身影
成契兒定定看著男人,反應了好幾秒
成契兒想也不想,陌生人
眼前的人影卻忽然轉身了
一夜之間,她的家人全部遭遇不測
俞子說,你TM真無恥!
我說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沒做
說清楚
狐貍的那個樣子,真讓人恨得牙癢癢又沒有辦法
俞子說幾不可察地挑眉,嘴角浮起一抹笑,不然?
你寧愿接受徐清風的幫助,也不接受我的幫助?
女人,有閨蜜不靠,靠男人?!
蘇寒城臉色一冷,身上突然散發出從未有過的冷厲壓迫
我這幾天跟夜晨泊吵架了
夜晨泊默了兩秒,將她往更深的懷里抱了抱,
總裁,凌天董事長與現任執行總裁,剛剛向您送來了晚宴的邀請
夜晨泊黑色的深眸看她,拽我干什么?
成契兒不由得低下了聲音,我會答謝你,你想要什么報酬?
3
4
妖俊的男人笑容邪佞,知道了,舅舅
他現在不僅沒有危險,還美人在側
夜晨泊和其他女人糾纏纏綿的畫面閃過腦海——
妖嬈,火辣,灼熱,曖昧,香艷刺激……
蘇寒城靜止住動作,十秒之后含淚一笑,嘶啞厲聲出口,強闖上去!
書房里裸身交纏的軀體
男人是自己拉開了書柜,將自己卡了進去
一雙深得隱隱泛出血紅的危險黑眸
他用近乎自虐的姿態將自己卡在不能再深的地方
直到她來了,抱住他,他才猛然有了一絲清醒
你到底怎么回事!是腦子壞了還是傻了!
你沒有資格過問我做了什么
蘇寒城根本不用思考,含著淚就點頭
5
此刻淡色的薄唇微微抿著,有種生人莫近的肅穆之氣
忽然感覺手掌里一暖一軟
黑S
夜先生這是怎么了這位小姐?
身份連阿音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還敢勾引阿音的男人,給阿音臉色看
如果要說身份,我夜晨泊的女人,不夠尊貴?
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女人,你口中低賤的人,你會有什么下場!
被窩里的女人驀然伸出手環住他的脖子,頭一仰,吻上他微涼的薄唇
總裁,我也不知道!
他知道,他現在對于總裁而言是個危險
為什么不是俞子說自己打電話告訴她……
蓮音目光望著夜晨泊,笑盈盈地向他走了一步,冒昧登門,打擾夜總了
蓮音適時抬起頭,一雙璀璨如同蓄滿了星光的眸子,熠熠地看著夜晨泊
夜晨泊的臉色,倏然冷了下去,連聲音也跟著像裹了冰
這簡直就是活生生一個耳光啪啪打臉——
只有蓮老爺子他才給兩分面子,而她完全沒有考慮!
夜總,不介意的話,能否留我吃個早餐
她從頭到尾都沒看過蘇寒城一眼,沒正視過蘇寒城的存在
嘖,我不跟只有一米八三的矮子打
蓮音雙眼霎時一亮
蓮音看向蘇寒城,笑:可是夜總怎么帶上蘇小姐?
小酥酥是泊的女人,樂杉是灝的女人,也算是我們兄弟圈里的
蓮小姐不介意的話,就和墨一輛車?
夜總,我還是跟你們一輛車吧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