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小農民大明星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阿P精神
    《少年包青天》的余熱仍在繼續,然而《傳奇》上所刊登的故事,并不只是《少年包青天》,在雜志的后半部分,有一個叫做“故事會”的專欄,里面有好些篇幅很短的小故事。
    剛開始的時候,并沒人多少人去閱讀這些故事,大家所有的精力和興趣,都集中在《少年包青天》之上。
    另外,大家也以為這些小故事,只是雜志隨意附帶的一些內容而已。
    直到有一位書迷,無意中翻到了其中的一個小故事,發現其作者名竟然是“李凡”。
    是同名同姓,還是真是李凡大大的作品?
    書迷心中一動,接連把所有小故事的作者名看完,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李凡”。
    看來真是李凡大大的作品了,李凡大大怎么寫起這樣的小故事來了?一般的作家應該都不屑于創作這樣的小故事吧,更何況是李凡這樣的作家?
    再說,這樣的小故事又能有什么好看的?
    帶著心里的種種疑惑,書迷隨意翻到其中的一個故事,故事名叫做《阿p巧遇神醫》。
    主要說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叫做阿p的男子,有一天正在大街上行走,突然有一輛轎車停在他身邊,車上有一男子問他王神醫的住處怎么走?
    阿p自是不知道什么王神醫,便說自己不知道。
    這個時候,一個路過的女子說她知道王神醫在哪里?并且還說王神醫如何如何的厲害,治好了她媽媽的絕癥等等。
    阿p聽說真有這么一個神醫,他這幾天身體又恰好有些不舒服,便想著請神醫看一看。
    于是,阿p便跟著問路的男子,以及那個女子,一起到了王神醫的住處。
    阿p讓王神醫給他看看身體,結果王神醫告訴他,他得了一種很嚴重的病,所有的醫院都治不好,只有他的獨家秘方能治。
    阿p嚇懷了,慌忙請王神醫救治。
    其結果自然是阿p花了一筆不少的錢之后,王神醫消失無蹤。
    阿p這才知道上當,報警求助。
    阿p被騙了一筆錢,心里非常難過和后悔。
    不過,隨即又想到,既然這是一個騙局,那么王神醫說他得了很嚴重的病,自然也是假的了。
    想到這里,阿p又不禁高興起來。
    故事不長,全文也就1000多字,書迷幾分鐘時間就看完了。
    看完之后,眼睛卻是一亮,這故事很有點意思啊!
    雖然不能說非常的精彩,但也頗值得回味,故事的取材很明顯影射了,現在社會上這樣那樣的騙局。
    而阿p先是難過,后又轉為高興的心情變化,也頗有些耐人尋味。
    如果贊同這種心情轉化的話,這是一種自欺欺人的精神療法。
    但換一個角度看,無論如何錢已經被騙了,用這種方法使得自己的心情好一些,似乎也值得肯定。
    那么究竟是好是壞?見仁見智吧。
    一個故事如此,這位書迷對其它的故事也有了興趣,一口氣把所有的故事讀完,發現這樣故事風格差異頗大,有反應現實百態的,有輕松幽默搞笑的,有探險尋寶的,也有古風古韻的。
    但不管是哪種風格的故事,都有著自己的亮點,讀過之后的印象也比較深刻,這位書迷發現,他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樣的小故事。
    隨后,這位書迷又在這些小故事的最后,看到了關于征稿的相關信息。
    仔細將征稿要求看完,明白要征收的稿件,就是類似于他剛剛看到的那些小故事。
    這讓這位書迷眼睛一亮,心思瞬間活絡開了。
    讓他創作這樣那樣的長篇小說,他肯定是不行,整幾首詩歌,同樣也是不行。
    但如果只是這種幾百字,一、兩千字的小故事,這位書迷覺得,他完全可以嘗試一下。
    甚至是要寫出一篇優秀的小故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自己的故事能夠發表在《傳奇》雜志上,那絕對是一件非常美妙,又讓人羨慕的事情。
    想罷,這位書迷不禁在心里,構思起自己的小故事來。
    ……
    與此同時,與剛剛那位書迷有著相同想法的人,還有不少。
    很明顯,他們也看了“故事會”專欄里的那些故事,以及征稿的相關內容。
    也同樣認為,要創作出一篇那樣的小故事,并不會有多大的困難。
    當然,這也是事實,如果能夠稍微努力一點的話。
    由此也可見,自己的作品能夠發表在雜志上,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種誘惑。
    ……
    當然,更多的人還是純粹只喜歡看。
    看完之后,再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探討交流一番,就像現在一樣。
    “《傳奇》上‘故事會’專欄里的那些小故事,都有誰看了?我覺得非常不錯,以前可很少看到這樣有意思的小故事。”
    “嘿!那可是李凡大大的作品,自然是很不錯了。”
    “沒想到李凡大大會寫這樣的小故事,這完全就是浪費他的才華嘛。不過確實挺有意思的,尤其是那阿p,自己的錢都被騙了,最后還能心情好起來,也是不得不佩服他!”
    “這個阿p給我的印象也非常深刻,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好好討論一下這個阿p,大家是認同他的這樣精神療法,還是反對?”
    “這個啊,我反對吧,他這明顯是自欺欺人。而且,他這樣也無法給自己一個深刻的教訓,下一次很有可能還會上同樣的當。”
    “樓上的說法有道理。不過,我認為阿p這種方法是可取的。因為你就是再傷心再難過,錢也不會自己回來,既然如此,何不讓自己開心一點呢?只有開心了,身體才會好,而身體又是最重要的。”
    “不對不對,他這不是自我開心,而是自我麻痹,他這是一種病,得治!”
    “那我換一種問法,如果你的父母被人用同樣的方法,騙去了五萬塊錢。你是愿意他們時時刻刻,都生活在后悔和痛苦當中,還是愿意他們采用阿p的精神療法,過得更開心一些?”
    “不是,關鍵是阿p,又或者說我的父母,他們本來就沒病啊,本來就不應該難過啊!”
    “關鍵是他們的錢被騙了,這讓他們很難過,用阿p的精神療法,能夠過得很開心,這有什么不好?”
    “反應我就是認為不好,那是自欺欺人。”
    “我認為不是好不好的問題,關鍵是如果真發生了和阿p類似的遭遇,我估計沒幾個人學得會阿p的精神。”
    “這倒是說到點子上了,阿p的精神,可不是那么容易學的。”
    “其實吧,不只是故事中的這個案例,我們可以把這個案例當作是一種挫折,當我們遇到挫折的時候,適當的運用一下阿p的這種精神療法,其實也是不錯的。”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這個說不好。”
    “是啊!看自己吧。”
    “……”
    ……
    “”
    ( )
意甲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