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 第2127章 你是我的驕陽似火(227)
    傅曙站在原地看著顧思菡離去的俏影,這時青萱臉色發白的顫聲道,“傅…傅少主,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這是什么場合,在這些大佬面前,我還不會主動去找死,但是剛才我腦袋暈暈的,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傅曙側身,清寒的黑眸沒有絲毫波動,像是平靜的湖面下面藏著洶涌而可怕的漩渦,他抿了一下薄唇,“你有沒有亂吃什么東西?”
    傅曙眸底閃過冷銳的寒光,他自然知道青萱是什么樣的人,她還不至于在這種場合來糾纏他,除非…她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青萱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沒有啊,我從進來就沒有碰過東西,也沒有喝過什么,在大廳里時間很短,中途就是被顧思菡給撞了一下。”
    說到這個,青萱還很是委屈的看了傅曙一眼。
    傅曙沒有再多說話,他已經明白了,什么話都沒有跟青萱說,他丟下她一個人離開了。
    ……
    傅曙上了樓,來到了顧思菡的房間門口,然后抬手“叩叩”的敲了門。
    “進。”
    里面傳來了顧思菡的聲音。
    傅曙打開房門走了進去,房間里并沒有開燈,陽臺開著,顧思菡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并沒有換,亮片長裙逶迤在地,外面披著黑色大衣,一頭保養良好的波浪卷秀發慵懶的散落在后,外面清冷的寒風拂動著她的裙擺,明艷不可方物的顧思菡在此刻透出一股靜謐的清冷感。
    “站在這里不冷么?”傅曙走到她的身邊,伸手去抱她。
    但是顧思菡避開了,沒有讓他碰到,忽明忽暗的光線里,顧思菡一雙瀲滟奪目的水眸清冷的望著他,“傅曙,我們解除婚約吧,這一次不是問你意見,而是通知你。”
    傅曙頎長如玉的佇立著,單手抄褲兜里,他勾了一下薄唇,“為了跟我解除婚約,你不惜給青萱下藥?”
    顧思菡沒有否認,“是。”
    青萱沒有亂吃東西,中途就被顧思菡給撞了一下,很明顯顧思菡給青萱下了迷失神智的藥。
    “傅曙,我們兩家是世交,我很愛詩詩媽咪,并不想傷了她們的感情,我們好聚好散,可以么?”
    傅曙搖頭,“不行。”
    顧思菡抬手,“啪”一聲就給了傅曙一巴掌,“你真是厚顏無恥!飛機失事,我被易容,篡改人生,這哪件事不是你傅曙做出來的,難道要我將這件事告訴我們的家人么?”
    傅曙被打偏了半張俊臉,幾秒后他將俊臉轉了回來,上前一步,他伸手扣住了她瑩玉的香肩,“鬧夠了沒,也該消消氣了,我不同意解除婚約,這事以后不用再提。”
    顧思菡特別特別討厭他這副模樣,他將政權上的掌控欲拿到感情上,從來不跟她溝通,不要說精神交流,他們的話都談不上三句,當然他很會作秀,多忙都會讓秘書定位抽空陪她,各種大牌相送,總給人金童玉女的浪漫感覺。
    假的!
    全都是假的!
    “傅曙,你為什么執意要娶我,你愛我么?”顧思菡看著他問。
    傅曙面如冠玉的俊顏上并沒有多少情緒波瀾,他只是溫柔而有耐心的低聲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我的傅太太,婚后我會寵你疼你的。”
    “思菡,你要明白,你是顧家的千金大小姐,你不嫁給我嫁給誰,那些沒有背景的窮小子雖然不用負擔你一身的大牌,但貧富懸殊的婚姻永遠不會走遠的,就說你選了一個跟我條件差不多的,這世上的男人有多少可以受得住繁華誘惑的,所以乖,你只能嫁給我。”
    顧思菡都要笑了,他不去做傳銷真是太可惜了,不談愛的婚約,他竟然能說的如此理直氣壯,還猶如對她的恩賜。
    顧思菡勾了一下紅唇,然后攤開了自己的小手,她的手心里靜靜的放著一把鑰匙,“你看,這是什么?”
    看到這把鑰匙,傅曙清寒的黑眸里終于有了波動,他輕抿薄唇,透出幾分冷鶩不悅,“誰讓你動我的東西的?”
    “緊張了?傅曙,能讓你一直珍藏的這把鑰匙一定很有故事吧,說吧,這個女人是誰?”
    “有些事情,不該你多問的,你最好不要問。”傅曙伸手去拿鑰匙。
    顧思菡抬手,直接將鑰匙丟了出去。
    傅曙一張俊臉“刷”一下全冷了下來,森然凜冽,他目光如刀鋒的刮了顧思菡一眼,然后轉身就走。
    他要去撿鑰匙。
    剛走了幾步,房間門打開了,顧夜霖走了進來。
    傅曙停下了腳步。
    顧夜霖看著傅曙,抬手扯了一下襯衫的紐扣,二話沒說,一個結實的拳頭就砸在了傅曙的俊臉上。
    ……
    唐沫兒和林詩妤在外面就聽到了房間里傳來的響聲,兩個人推門而入,顧夜霖已經松開傅曙出來了,后面的傅曙掛了
    全文免費閱讀就在我的書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
    彩,正抬手擦拭著唇角的血跡。
    顧夜霖一身的戾氣,帶著剛打斗過的激烈喘。
    “夜霖,你這是怎么了?”
    好端端的一個百日宴弄成這個樣子,唐沫兒擰起了秀眉。
    “媽咪,”這時顧思菡走了過來,“媽咪,詩詩媽咪,我要跟傅曙解除婚約,這件事我意已決,不需要再提。”
    ……
    顧夜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小柚柚剛洗過澡了,被阿嫂抱放在了床上,小柚柚奶白的小手里抓著一個紅繩編織的鈴鐺手鐲。
    小柚柚小手一動,鈴鐺就發出了“叮鈴鈴”清脆的響聲,輕鈴悅耳。
    小柚柚很喜歡這個鈴鐺手鐲,小手搖晃晃的,咯咯笑。
    “少爺,你回來了?”阿嫂開口。
    顧夜霖點頭,他看著這個鈴鐺手鐲,“這個手鐲哪里來的?”
    “回少爺,這個鈴鐺手鐲是一個叫文靜的秘書送來的,這位文靜秘書說這個手鐲是她boss懷孕時親手編織的,是給自己的孩子準備的,現在將這個手鐲轉贈給小小姐。”
    是夏小蝶的秘書文靜。
    夏小蝶的葬禮已經過去三個多月了,她生前所創辦的夏氏并沒有因為她的離開而波動,她的秘書,她那些高層管理的小伙伴們一條心擰成一股氣,替她守著夏氏。
    更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意甲球队